刚刚更新: 〔平凡不平凡的世界〕〔残魄御天〕〔清泉剑神〕〔女总裁的男邻居〕〔魔天剑狂〕〔混沌灭世录〕〔开局超天赋〕〔从今天开始捡属性〕〔乡村小神农〕〔万古武帝〕〔异世腾龙〕〔时灵纪〕〔龙血荣耀〕〔无限气运主宰〕〔通天鸿徒〕〔我的学姐会魔法〕〔未来交易〕〔美食猎人之我有忍〕〔全职国医〕〔逆成长巨星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神他师傅 第二十五章 (忘掉黑历史)接下第一次委托
    “你的身上怎么好像有血腥味啊?”

    觉得自己长刀用的已经比较顺手,打算开始接委托的罗特今天才刚到公会就被一个人来了这么一句。

    罗特不认识眼前这个人,这不是因为他沉迷练刀导致和他人缺乏交流,而是因为现在的奥斯卡城公会里真的就全是生面孔。

    老手和实力派都已经随着前线营地往北推进了很远,大概有半个王族自治领的距离,现在出现在奥斯卡城的都是后赶来的,等级较低的冒险者们。

    说到等级,罗特和利斯塔的情况其实比较尴尬,罗特不用说,就只作为没牌子出过一次任务,结果还是个大灾难,实力评级和信用评级都是待定状态;利斯塔实力评级还是很高的,不过靠着走关系转正的他信用评级近乎灾难,公会的人就算是给杜赫姆面子那也是有极限的,不先接几个低级的委托证明一下自己改过自新的决心人家也不敢放他走。

    因此二人才有闲心休息了大半个月,就是在等前线推出去,奥斯卡城只剩低级委托的时候,利斯塔同时也是为了避开熟人免得尴尬。

    虽然闲了这么久,但多亏了有利斯塔分享自己的冒险经历,罗特写给约尔的故事总不至于断档。

    忘掉那场爆炸性收尾的黑历史,今天是罗特走出崭新冒险生涯的第一步!

    而为了对他表示欢迎,这个世界赏给他的第一句话如上所示。

    罗特看着这个毫不体面地抽着鼻子靠过来的少年,一时都不知道说啥好。

    利斯塔在罗特身后奇怪道:“这两天你也没受过伤啊?还是说我昨天不小心把你打出内伤了?”

    “你想得美,不动用内力和斗气的话我现在只是稍占下风而已!”罗特捍卫着自己的名誉。

    利斯塔暗自苦笑,从用不顺手到稍占下风,这个罗特就用了大半个月,还是在几乎自学的情况下,虽然他总说什么道理相通,但那只是理论罢了,实际上哪有那么快的?

    一位满脸尴尬的少女用力把少年从罗特身边拉开,对罗特低头道歉:“真是非常对不起先生,他这个人总是这样……”

    少年不开心了:“什么总是这样,说得我是个没事就凑到别人身上闻味道的变态一样!”

    “原来你对自己刚才的举动有自知之明的嘛!”少女小声尖叫着。

    罗特摆脱了被人贴着闻的窘境后,总算有机会好好观察一下这个怪人了。

    这个少年虽然行为怪异,但只看装备还是相当合理的,应该是把有限的预算都花在刀刃上的那种人。

    腰间除了长剑,还挂着一根经过简单处理的木制棒槌作为备用武器,长剑和棒槌的柄部都系有一个绳套,只要套在手腕上即使战斗中武器因冲击而脱手也不会被打飞,可以快速拉回。

    头部是皮质头盔,胸甲也是皮甲,却只有下半身穿了铁甲——低级委托的战斗目标基本都是低级秽兽,其中以野兽为原型的秽兽,如老虎一类会瞄准咽喉,但毕竟只是野兽威胁很低;而魔兽据记载其实力往往与体型相关,以弱小魔兽为原型的低级秽兽亦都很矮小,速度极快,往往会伤人下盘,在没钱买全套铁甲的情况下这已经算是最好的搭配。

    少女则相对有些寒酸,右手拄着一根近一人长的法杖,法杖上没有任何搭配,是仅仅靠杖本身的材质充当施法媒介的低级货色,所以才要做得这么长,腰间也挂着一个备用武器,是一个,呃,钉头锤?咦?

    少女的身上则只有一身灰色的长袍,看衣角隐约有魔力的微光闪烁,应该也是有些魔法效果的,但很明显毫无防御能力,她应该是把保护自己的责任全部交给了少年,可见互相之间的信任……这样的话钉头锤又是什么意思。

    少女的目光有些紧张地在罗特的长刀和利斯塔的双剑上游走着,这两把武器所代表的东西让少女担心到有些胃疼。

    “你还没回答为什么你身上有血腥味呢。”少年这一句话令少女发出了小动物一般的尖叫声,可少年要是不愿意被拉走少女又拉不动他。

    利斯塔走上前笑道:“怎么了小弟弟,冒险者身上有血腥味是那么的奇怪的事情么?”

    “那是人血的味道!”少年毫不退让,“秽兽身上只有臭味,新生的野兽或者魔兽的血液的味道也和人血完全不同!而且你们两个竟然用得还是低级冒险者的牌子,可疑也要有个限度!”

    公会中的众人的注意力也渐渐被这里的争吵吸引了过来,但由于大家基本都是低级冒险者,在看到利斯塔的瞬间基本就都会下意识地拉开距离,最后还是公会的人硬着头皮过来解围。

    “喂喂喂,都不要吵了!哦!是罗特先生和利斯塔先生啊,不好意思失礼了。二位终于休息好了啊,太好了,我们一直都在期待着你们再次活跃起来的那天。这边的是……绿花石等级的冒险者张栾和妮娜,对吧?哎呀,不知道两位是产生了什么样的误会呢?”

    原本在思考些什么的罗特这时多看了那少年一眼,看着不是威肯人就是西洛人,结果起了一个秦汉族的名字么?唔,没准是被收养的吧。

    张栾却还是坚持道:“我的鼻子很灵的,他身上绝对是有人血的味道!”

    利斯塔看着公会的接待道:“这小子……”

    接待连忙强行把张栾拉走了,这次他倒是没敢随便抵抗,少女妮娜也顾不上道歉,快步跟着一起走掉了。

    利斯塔忍不住也闻了闻罗特,奇怪道:“这分明就没有什么味道,那个少年是怎么回事……话说我才发现你体味几乎没有啊,挺适合负责敲闷棍啊。”

    “把你那套没牌子时期的fan社会思考都收起来!”罗特道,“那个少年……也许是搞错了,但他的判断本身还是没问题的。”

    利斯塔闻言眯了眯眼睛,点头道:“也是,武器好的离谱的低级冒险者,身上有人血味,这样的人万一是专挑低级冒险者下手的坏人那确实挺危险的。在这闹上一闹,虽然没有证据,正常来说也会使公会提高警惕,万一正好最近有什么犯罪行为,咱们俩又没有不在场证明,也许就进入监视流程了。不过咱们这大半个月一直都住在协会麾下的旅馆里,一举一动都有迹可循,他在这闹那就只是胡闹了。”

    想到这里利斯塔有些不舒服道:“咱们还是尽快摆脱低级冒险者的身份吧,我总觉得那小子得跟咱俩杠上。”

    罗特点了点头,心里却是在想另一件事。

    在之前的一次幻觉中,自己确实是被一个面目不清的人甩了一身血的……

    只不过幻觉过后,自己身上并没有任何血迹,这样都过了快一个月了,哪怕那时真的被浇了血现在也应该没有味道了才对。

    那个张栾到底是闻到了什么呢?

    罗特有些头疼,在经历过那个村庄的幻境后,不知为何他渐渐开始能够思考与灰衣人有关的事情了,虽然他并不愿意这么做……

    实在毫无头绪,他暂且把这个问题抛在脑后:“你说过公会这里会给咱们准备合适的委托对吧?”

    利斯塔说道:“准确来说是给我准备的,不过也要看情况,毕竟也不一定有合适的委托。就我还不值得公会去专门给我安排,只能是看有没有合适用来检验我的,有的话就留着给我,没有那我就得先做些低级任务了。”

    罗特觉得这样也正好,不然自己的冒险故事也就不适合给约尔讲了,毕竟约尔对于被人安排这种事好像有点心理阴影了,从他几次回信看来最近好像和队友之间也有些问题,只是他不肯明说。

    罗特有心帮他解忧,可毕竟约尔不管是实力还是地位都不是他这个师傅现在比得了的,他也没什么办法,只能希望能靠多和他交流来减轻他的压力了。

    “等一下,你们认真的?”利斯塔的声音把罗特的注意力拉了回来,“你让我们和他们一起去出任务?”

    公会的一位女接待保持着营业用微笑说道:“我们这些地方公会没有权利干涉冒险者之间的个人关系,但和谐共赢总是大家的愿望,我们希望通过这次的短暂合作可以化解你们四位之间的不愉快。”

    利斯塔不满道:“你确定那个叫张栾的小子不会借着找我家老大的麻烦?这感觉可不会是多愉快的经历啊!”

    “正因如此。”女接待道,“若是能在这种情况下顺利完成任务,我们认为可以算作利斯塔先生的一次信任考验。以利斯塔先生的实力评级,只要信用评级不再是负数,立刻就能得到蓝晶石等级的冒险者名牌,到时就可以接到中级的任务,对于罗特先生的升级也十分有帮助的。”

    罗特惊讶道:“利斯塔你现在信用还是负的啊?”

    “求别问……”利斯塔咳了一声。

    “是的,即使不看他以往的表现,他最近的一次信用记录是借机猥亵了发起私人委托的女性,而且还没有进行过将功补过,如果没有罗特先生你的担保他绝对不可能转正的。”女接待突然毫不留情地揭起了短。

    罗特感觉自己仿佛在她完美的笑容中看出了一丝怒气。

    “你干过这事?”罗特有些鄙视地看向了利斯塔。

    利斯塔连忙解释道:“老大你别误会,我就是那个,过于热情了一点导致了一些误解……”

    “明明都被算进信用记录了?”

    利斯塔:“她说的好像多严重,但就,就是那个,点到为止,就像咱们训练时一样……”

    罗特受不了了:“你拿这个作比方是想恶心我了呗。”

    “哎呀我要是做的真有多过分这女的对我还能是这个态度么?”利斯塔一拍桌子,“她还能笑那就说明不是多大的事么真是的……”

    女接待一边保持微笑一边爆了个青筋,莫名地让人觉得有些厉害。

    “罗特先生,相信你也意识到了,他就是那种完全放弃太可惜,但却从来又都改不干净的人。现在他的转正靠的是罗特先生的担保,为了你自己的信用评级考虑,也希望你可以多注意一下他。”

    罗特也无视了利斯塔的辩解,答应道:“我知道了,为了我自己我也会看住他的。能让我看看这次委托的情报么?”

    女接待的笑容里总算多了几分真诚,将一张纸递给了罗特道:“如果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地方,请不要犹豫尽管询问我吧。现在奥斯卡城北方的各种委托都比较特殊,有些情报我们公会也是刚刚才从协会的情报部门得到的。”

    罗特仔细地起了纸上的介绍。

    第一行大字是委托的名字,一般来说都是“到哪”,“干什么”这样的格式,尽量简洁同时又要有一定介绍作用。

    “这个绿石森林是哪啊?”第一眼就看不明白了还行。

    女接待手里也拿着一个本:“是北边新生出来的一片森林。以往驱逐污秽的进程都是缓慢的,通过人口迁移逐渐净化土地,并接管与驯化有幸被真神的恩惠复生的生物。但这次因为原理不明的爆炸大片的土地突然从污秽的控制中解放,许多过去的遗迹以失控的方式复活了。它们之中有些不但没能成为王国的助力,反而成为了阻碍,实在是令人感到痛心。绿石森林曾经是保护精灵王国的一道屏障,整个森林都可以看做是一个巨大的生命,拥有整体的意识。现在这个意识经历了又一次的毁灭与重生被突然解放了出来,彻底陷入了混乱和疯狂,无奈之下我们只好把它认作是我们的敌人了。”

    利斯塔也放弃了狡辩,回到了委托上来:“那这个树精呢?难道说这次我们的敌人不再是秽兽了?”

    “是的。”女接待也忍不住叹气道,“它们是在真神的恩惠下重生的,属于这个世界的生灵。然而在它们已经陷入疯狂的情况下,我们不得不清除它们才可以继续前进。”

    “不是说最前线已经走出半个王族领了么?”利斯塔问道。

    女接待翻了翻手中小本,点头道:“在精灵王族的努力下,似乎找到了暂时让部分绿石森林停止攻击行为的办法,为了探查曾经的精灵王国现在的情况,先头部队确实已经突破了绿石森林,但似乎是遇到了新的问题。但我们的目的当然不只是要突破这片森林,而是将之彻底收复,所以大部队其实还留在外围缓慢推进中。”

    利斯塔发现原本以为会很无聊的低级委托竟然变得有趣起来了,不由得十分开心:“树精啊……我之前还听一个人吹牛说自己深入污染区遇到了长得像树的秽兽,没想到现在要打在真货了啊?”

    罗特此时已经往下读了不少,三号营地离奥斯卡城不远,之所以在那里停留是发现了那里的地下仍有污秽的力量残留,如果不及时清理可能又会重新污染整片土地,这样的情况似乎还不少,果然那种暴力清除污秽的方法治标不治本,遗患无穷。

    但现在营地普遍遇到的问题就是,在清除顽固的污秽的同时还会受到复活的绿石森林的攻击,已经陷入疯狂的意识无法交流,肆意攻击着所有生灵。

    最棘手的一点在于,一旦绿石森林的力量和污秽的力量同时出现,营地的人反而要去保护那些发疯的树精,不然即便只有一只遭到污染的疯狂树精逃走了,接下来可能就会出现一个新的小污染区。

    先头部队冲得那么快,万一后路遭到污秽力量的反扑,就会成为一只孤军,考虑到精灵王族都参与进来了,实在是不能有失。

    因此现在的低级委托基本都是针对那些树精的,只要低级冒险者们能让这些树人不来捣乱,军队和高级冒险者们就能专心对付潜藏在地下的污秽力量了。

    罗特觉得很开心,他希望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是有意义的,这个委托很满足他的需求。

    “好的,这个委托我们接了!”

    ——

    在绿石森林的对面,先头部队面对的是曾经的精灵王国的第二道防线,神箭手之森。

    只可惜现在森林中早已没有了神箭手,只剩下失控的森林魔像与残余的污秽力量进行着斗争。

    那场诡异的爆炸终究只是发生在地表之上的,虽然不知为何地下的污秽力量仿佛被抽走了一般变得很薄弱了,但这并不意味它们会因此变得容易应对。

    绿石森林至少表面上还是彻底复活了的,而神箭手之森就没这么好运了,仅仅过去了大半个月,就已经有一小部分森林重新成为了污染区,这还是周围不存在地下残留以外的其他污染源的情况下。

    “情况没有想象的那么乐观啊。”被紧急调动过来的中央守卫军团的军团长李光复看着手下的报告,忧心道,“现在我们的兵力已经有些不足了,在我们中央守卫军被调来北边的情况下,万一另外三个方向出现污秽的反扑,他们就只能靠自己了。”

    “那将军你的意思,是要把好不容易摆脱了污秽的土地再拱手让出去么?”一位独眼的精灵剑士冷冷地问道。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夫人是个小哭包〕〔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仙王的日常生活〕〔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诸界末日在线〕〔抢救大明朝〕〔第一序列〕〔山海意难平〕〔万古天帝〕〔平平无奇大师兄〕〔薄先生今天又秀恩〕〔诡秘之主〕〔穆延霆许念安全文〕〔快穿:反派洗白攻〕〔萌宝成双:霍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