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柯南之我只是路过〕〔先婚后爱:冷少的〕〔带着攻略去穿越〕〔重生八零我养大了〕〔从港综位面开始〕〔柯学世界写推理小〕〔我拍戏不在乎票房〕〔穿成八零福运小萌〕〔这个游戏不一般〕〔开局要被唐太宗五〕〔农门婆婆她养崽有〕〔炮灰女妖在西游〕〔重生八零团宠小神〕〔打穿西游的唐僧〕〔我被大佬氪金养成〕〔从野怪开始进化升〕〔史上最强小神医〕〔东洲仙侣记〕〔渡劫失败后我被影〕〔大魔王娇养指南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神他师傅 第三十七章 言不随心
    四个人下了洞,只有两个人活着出来。

    五营长颇为意外地发现两个最菜的人竟然成为了幸存者。

    在指挥部里,听完侦察兵的报告之后,五营长真心好奇地问利斯塔道:“精灵牧师和那个小丑两败俱伤我还能理解,但最后竟然是你把那个牧师干掉了?这有你什么事啊?”

    利斯塔力辩道:“我们就在这营地里面,若他来路正大光明,与营长大人您合作抓捕罗特便是,我们还敢反抗不成?刻意在洞穴的里面动手,如此行事鬼祟,我当然要以保护同伴为先……”

    “行了行了!”五营长摆手道,“这话你说着累,我听着也烦,就别想糊弄我了。他确实没有资格要我帮他抓人,但你也别忘了,让你们一起下那洞穴的可就是我。”

    利斯塔闭口不言,眼神偷偷扫过包围住自己的士兵们,双手因为内心的纠结与激动微微颤抖。

    如果罗特没有耽误他那一段时间,是不是就能及时把麦锡金的尸体处理掉呢?

    罗特此时则是因为营地周围的战斗痕迹而感到有些胃痛,看那个巨大的怪物残骸!

    自己真是灾星?营地真的因为自己被袭击了?

    “营长大人,请问营地的伤亡……很严重么?”

    五营长听罗特这么说,阴着一张脸对罗特说道:“是啊,伤亡很严重,差不多……一个人没死吧!”

    “诶?”

    “噗哈哈哈哈!”五营长忍不住大笑道,“怎么?你还真觉得自己是个灾星啦?真是绝了,这种情势下第一件事竟然是问这个!”

    “营长你不相信灾星的说法?那为什么……”罗特搞不明白了。

    “因为我也没理由护着你们。”五营长收住了笑声,“他们确实算不上正大光明,无论是在教会还是在王族议会,这个自称的组织都没有得到正式承认。不过虽说没有被承认,但他们非法囚禁王国公民的行为还是得到了默许,就是这样一个算是灰色的组织。要我这个步兵营长去配合他们那是不可能,不过只是给一些方便的话我也不介意。”

    消灾化煞,化煞人,无论是灾星的说法还是这个组织名,都是满满的秦汉风,明明出手的是一位精灵牧师……怎么,自己对这个世界是一种煞不成?罗特心情糟糕透顶。

    利斯塔眼睛一亮,问道:“大人,那么现在我们……”

    “我又不是他们的手下,没有替他们抓人的想法,他自己本事不济怪得了谁呢。但我也不会替你们隐瞒什么,相信很快你们就会被那个组织里的其他人追杀吧!”五营长说道,“现在我要知道的,是在那洞穴的里面都发生了什么,这里是我的营地,在这里发生的事情都必须对我报告。”

    他是第五步兵营的营长,无需摆出任何上位者的架子,他说出的话一样无可置疑。

    利斯塔抢先开口道:“既然如此请交给我吧,罗特一直在战斗,对很多事肯定没有我这个旁观者看得清楚……”

    “急什么?你们两个都要说,谁也不例外。既然侦察兵发现你们的时候,你们连尸体都没有处理完,我就姑且认为你们可能还没有串供吧!”虽然五营长也没有那么在意,但现在貌似拖时间的任务已经完成,法师营和机兵营已经进场开始扫荡了,他也没别的事情干。

    话音刚落,五营长的法术顾问便布下了一道简易结界术,明明罗特和利斯塔几乎就是站在一起,此时却被精准地隔离在了外侧,听不见里面半点声音。

    利斯塔的故事似乎讲得挺长的,五营长的亲兵们自然不会有所松懈,罗特也沉得住气,反而是那位看起来是西洛人的法术顾问无聊起来了。

    “说起来现在王国里的两大灰色组织都和你们秦汉人的文化有关啊。”他突然开口道。

    没人回话。

    罗特左右看了看,指了指自己:“呃,你是在和我说话么?”

    “啧,这除了你还有别的秦汉人么?”法术顾问不耐烦道。

    罗特这才惊觉,这个营地里的高级军官貌似都不是秦汉人。

    秦汉族的伍长仍旧占据了多数,不看等级只看总数的话这个第五营地仍旧是秦汉族军官居多,但此刻罗特却发现从亲兵到法术顾问再到五营长本人,这是一个罕见的没有秦汉族高级军官的步兵营!

    ……等下,罗特本身也不全是秦汉人……

    法术顾问发现自己摊上个闷葫芦,干脆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不都是你们秦汉族的文化里出来的?虽然化煞人里面有一半是精灵,嘿,反正在行事逻辑莫名其妙的这一点上你们两族都挺像的就是了。”

    ……这个营是不是有些危险?在各种意义上这好像都不太妙。

    罗特斟酌着开口道:“这什么化煞人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准确来说我是他们的受害者。至于侠客,我原本是商人,现在当了冒险者,和他们也一样没什么接触。”

    “你这人就非得把话聊死。”法术顾问恼火道,“那你作为一个秦汉人至少该知道他们行动的理由是什么吧?那什么灾星的说法,我怎么听都和历史上的魔女狩猎是差不多的东西,真的有依据么?”

    罗特本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只是现在保持沉默对方也不会就这样罢休的样子,只好回答道:“你的感觉没错,那确实就是差不多的东西。所谓的灾星,本来是星象上的说法,是预言灾祸的星辰,但套用到人的身上就只不过是丑陋无聊的迁怒栽赃而已。”

    “你原来是不信这套的?但我看你之前好像有点被那个精灵说服了的样子啊?”法术顾问好奇问道。

    “……因为在战斗中确实出现了许多无法解释的情况,不然的话他不可能会死,我也早就应该被他抓住了才对!”

    罗特对那个麦锡金的感觉是十分微妙的,虽然对方之所以一直没有主动出手是有自己的理由的,但一位拥有碾压级的战斗力的人以折服他为目的和他战斗了那么久,罗特的心境其实已经受到了相当的刺激。

    意外发生之时,罗特其实已经开始心服了,那时的他哪怕约尔突然出现助拳,可能也会选择不再抵抗。

    因为他觉得一位拥有如此实力却还能这般行事的人,背后一定有着足以令他信服的理由。

    哪怕那精灵牧师要将灾星这个令他深恶痛绝的名词按在他身上,他也不能不尊重对方的力量。

    但事态就那样突然急转直下,甚至都不是因为那小丑,而是麦锡金自己选择的战场背叛了他!

    这种程度,真的能用罗特自己的好运来解释么?

    如果不是五营长说了没有人员因为这里遭到的袭击而伤亡,罗特现在思考的可能就是怎么去找那个组织自首了……

    但既然没有死人,那是不是……

    “我说你啊,还记不记得营长给你们发临时委托时的说辞是什么?”法术顾问打断了罗特那自顾自的过度思考,“借口是我们这里的法师都因为构思迷宫术而累倒了,不过实际上我们就是为了给他一个面子,放松了对那洞穴内的控制节点的压制。这种情况下营地会遭到攻击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跟那什么灾星之类的鬼话才没有什么关系!”

    正因为是法师,才更加不愿意相信那种找不到任何根据的虚无缥缈的说法。

    “哦,营长他问完了啊。”法术顾问说着用法杖敲了敲地面,简易结界迅速变形,将罗特包进去的同时放出了利斯塔,连交换眼神的机会都没有给利斯塔留下。

    “请问营长大人,我该从哪里开始讲起?”罗特看到五营长后主动开口道。

    营长却并没有像罗特预料的那样审问他,而是饶有兴趣地问道:“比起那些,你当时是怎么想的?照那利斯塔的说法,那个麦锡金其实是一个在某些方面不逊于传奇的家伙,你是怎么在明知反抗都是徒劳的情况下坚持战斗的?”

    士兵可以不惧生死,但那是为了执行命令,是相信自己的牺牲并非全无意义,而陷入了绝境的哀兵则是因为别无选择。

    五营长没经历过真正的人与人的战争,他只与污秽具现出的过去军队的影子战斗过,虽说赢多输少,但面对历史上的各个强军,也不能说全无失手的时候。

    可对污秽投降结果又不会有什么改变,所以他作为一个从军多年的高级将领,还只在历史书和军事书上见过投降这种说法。

    哪怕是那些历史上的强军,似乎也少有在完全败北后拒不投降,战斗至死的例子,除非战争双方的矛盾不可调和到恨不得互相饮血啖肉的地步。

    五营长的个人看法是,能在绝境之下支撑人们战斗的唯有最强烈的情感,绝望,忠诚,仇恨,荣誉,等等。

    若是没有这样的支柱支撑人的心灵,人往往会在肉体败北之前心灵先被折服。

    但罗特的举动就很奇怪,他有那样坚持战斗的理由么?

    罗特尴尬地回答了五营长的问题:“大人,其实我在最后已经打算要放弃了,没有你说得那么了不起。”

    “那是在你内力彻底耗尽后不是么?为什么你能坚持到那个时候?”

    “……不是什么高尚的理由,我其实早就接受了最后一定会被他抓走的结果,死撑到底只是……只是为了证明自己吧。”罗特反思道。

    “证明什么?你的荣誉?你的武功?这两样你都没有吧!”五营长不客气地说道。

    罗特没想到这人会否定他到这个地步。

    看罗特那说不出话,想气又不敢气的样子,五营长失去了兴趣,拍了拍手后简易结界随之解除。

    五营长对罗特和利斯塔说道:“你们两个可以走了,临时委托的档案就在离门口最近的桌子上,你们自己拿一下。对了那两个小孩子你们也一起带走吧。”

    利斯塔急道:“大人,您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么?”

    “我不需要你的效力,你自己想办法对付化煞人的报复吧。”五营长笑道,“要是那个小丑还在我没准会考虑一下,但是你们俩就算了。对了,别担心公会那边会有人因为这件事找你们麻烦,他们对待化煞人的态度也和我们这边差不多。不过你们领了这次的报酬之后最好尽快逃走,因为公会肯定会把你们的情报卖给化煞人的。”

    罗特皱眉道:“可我是正规冒险者啊!”

    五营长笑了一下,摆手送客。

    利斯塔和罗特一起走出了第五营地的指挥部,互相看了一眼,竟是差不多的心情。

    利斯塔在发现五营长打算分开审问之时,认为不可能把自己得到了神威之轮的事情瞒住了,于是主动坦白了部分事实,只是把自己获得神威之轮的过程进行了极度的夸大,希望五营长可以相信现在神威之轮只有利斯塔才可以使用。

    他认为这是有可能成功的,因为罗特只看到了神威之轮认主后的样子,至于这神器是怎么认主的罗特根本就不知道,五营长再怎么核对也只能采信他的说法才对。

    既然尸体没能处理掉,那么可以庇护自己的最好人选就是这位五营长了。

    但五营长在问询罗特之前就直接了当地告诉了利斯塔,他没兴趣。

    “照你的说法,那个麦锡金也不过是一个禁魔区就能解决的家伙,对你们来说可能确实和真正的传奇没什么区别,但在军队面前这样的货色想要捏死实在太简单了。要是化煞人每个成员都有这种能力的话自然要另当别论,但你一个战士得了那轮子又有什么用?我又为什么要为了你这样的货色去得罪整个化煞人组织?”

    利斯塔原本因为获得了神器的力量而有些膨胀的心头之火被当头泼了一瓢冷水。

    “他特么的好瞧不起人啊!”罗特也不在乎自己现在就在指挥部门前,开口说道。

    利斯塔被吓了一跳,但指挥部里面除了零星的笑声以外什么都没有出来。

    于是利斯塔也被这股愤怒的情绪所感染了。

    而当少年张栾和少女妮娜赶来时,看到的就是两个积了一肚子火的可怕大人。

    “噫!”本来就心中充满不安的妮娜更加害怕了。

    张栾鼓起勇气对罗特问道:“罗特先生,那个,小丑先生他……”

    面对孩子,罗特总算是还能挤出个笑容来:“别担心,小丑先生只是回去他原本的世界那里了。虽然以后可能再见不到了,但他并没有死。”

    “可我还有话想要跟他问清楚的。”张栾十分的沮丧。

    妮娜小声道:“去了另外一个世界不就是死了的委婉说法么……唔,但我也确实觉得他不会那么容易就死……”

    她被张栾看了一眼后立刻改口了。

    罗特心烦意乱,虽然多少有些好奇张栾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在意小丑以及到底想问小丑什么,但觉得对方也不会简单告诉自己,就没了问的心思。

    “我们回奥斯卡城的公会交任务吧,抱歉这次耽误了你们两个这么长时间。”罗特说道。

    在树精讨伐的委托完成后,这两小只完全就是被连累的状态,被一路牵着走,罗特多少心里有些歉意。

    “罗特先生不需要道歉!这次我,我也不是完全一无所获。”张栾回答道。

    罗特只当他是客气了,为了不一直想着负面的东西,他多问了一句道:“那么你们两个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么?”

    张栾神色沉重地说道:“我要回家乡一趟,有些事我要向家里人问清楚,虽然,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的有答案。”

    罗特点了点头,没多放心思。

    他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反正都问到这个问题了,罗特顺便问利斯塔道:“你呢利斯塔?你完成这个任务后打算干什么?要分开跑路么?”

    不知道公会那边对于利斯塔杀了麦锡金会是一个怎样的看法,抛开化煞人组织这件事,这看起来倒像是一个为了保护同伴对抗实力强大的敌人的举动,没准反而是要上调信用评级的。

    但罗特自己没办法简单地这样去想,不仅仅因为利斯塔那明显的杀人夺宝的真实目的,更是因为他对麦锡金这个强者的感情中其实根本就没有憎恨。

    利斯塔杀了麦锡金,这确实暂时延后了罗特给约尔添麻烦的时间,但罗特同时也认为此时会成为自己和利斯塔之间的一个隔阂而非羁绊。

    利斯塔本想说“那就分头行动吧”,毕竟从结果上来说自己算是救了罗特一次才对,帮自己转正的人情也算是还了,现在出了这档事虽说自己不至于反过来怪罪罗特,却也没有继续一同行动的理由了。

    他原本是这样想的。

    “还是一起行动吧,彼此之间还能有个照应,我觉得我们哪个独自行动都不太可能从那些人手里逃掉。”

    可他最后却是这样说的。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我有无敌升级系统〕〔万族之劫〕〔裙下之臣〕〔大奉打更人〕〔快穿之系统要我拯〕〔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当维修工的日子〕〔正身法道〕〔占锋〕〔异世的逆袭〕〔突然成仙了怎么办〕〔第一序列〕〔我的徒弟都是大反〕〔饲养全人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