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全能网红〕〔穿越异世武神〕〔天机运算器〕〔余烛赋〕〔无敌天帝〕〔长生榜之凡人纪〕〔巫妖之城〕〔医品毒妃:邪王宠〕〔安之若素叶澜成〕〔灵元灭世〕〔古神的自我修养〕〔全能狂少〕〔地球穿越时代〕〔超勇的我随身带着〕〔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宠妻100式:女人,〕〔都市狂尊〕〔夜先生和亦小姐〕〔武神血脉〕〔纯情直男俏东家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神他师傅 第四十九章 四条路线
    对于只从故事和传说中听说过法师的威名的洁丽来说,会忍不住担心莉洁莉特的安危也是难免之事。

    罗特就没有这份担心,不仅仅是因为他知道这里本质上只是重现过去的幻境,即便过程可以多些波折但结局总是会收束,更是因为利斯塔的幻影中他那边的莉洁莉特已经一脸轻松地抓着一个法师从矿洞中走出来了。

    也因为如此当他看到自己这边的莉洁莉特嘴里叼着个半死的法师走出来的时候才受到了更大的冲击。

    “你,这,怎么……”

    莉洁莉特一张嘴那个就剩一口气的法师就摔在了地上,“还不是你之前说了什么,我一时兴起就决定这些法师我都要用牙来打了。对了地上这个是死灵法师,太恶心了我吸不下去了,你帮我补一刀,有一个跑了我得去追一下。”

    话音才落她就化为一个黑色的圆球破空飞走了,罗特很努力地去辨认才认出那应该是一个有点肥的蝙蝠。

    罗特看着在地上挣扎的死灵法师,对洁丽说道:“这里还是你用圣光来方便一点吧?”

    之前面对莉洁莉特和科谢时毫不犹豫的洁丽此时却不知为何有些迟疑,最后才鼓起勇气将光之神的神徽对准了那个不知道是死是活的死灵法师。

    微妙地有些摇曳的圣光从神徽中被激发出来,死灵法师的身体在发出几声虚弱的惨叫后逐渐被净化,身体不知为何逐渐变白,最后竟是彻底消散了。

    在做完这件事后洁丽显得十分疲惫,但脸上却带有一份释然的笑容。

    哪怕对真神心中也更多的是尊重而非信仰的罗特很难以理解洁丽这是怎么了。

    就在罗特打算关心一下她的时候,伴随着突然出现的魔力波动,一个形状不稳定的传送门突然打开,一个男性的声音从传送门后传来:“别,别再咬着我了!我会开传送门的,不需要咬着我飞回去的!你看!”

    莉洁莉特嘴里叼着一个不断嚎叫的法师从传送门里走了过来,这个传送门法术显然并没有得到很好的释放,使得吸血鬼在通过它的时候被那不定型的边缘从衣服上切下来许多边角,被她叼着脖子硬提起来的法师为了避免自己在这个过程中失去几个肢体,只能蜷缩了起来,而双脚离地的后果就是全身的重量都只能靠着他自己的脖子和莉洁莉特的牙来支撑了。

    吸血鬼的牙看起来没什么事,他的脖子倒是开始发出不太秒的声音了。

    伴随着这离谱的画面,罗特发现自己看不到利斯塔的幻影了,就和利斯塔当初与刚醒来的莉洁莉特战斗时一样。

    罗特明白了一点,这一定是因为自己所处的幻境与利斯塔那边出现了某种可能改变整段过去的发展的分歧,最初的分歧点在于是否与刚醒来的莉洁莉特敌对,不过利斯塔那边后来不知怎么就修正了回来。

    那么此处的分歧在哪里?

    罗特仔细观察着被莉洁莉特叼起来的法师的脸,暗自庆幸自己因为要熟练使用那快怀表所以对人的面部特征会习惯性地关注,不然还真不一定看得出这个因为惧怕,羞耻和疼痛而扭曲的面孔原来长什么样子。

    没错,这个法师就是在利斯塔那边的莉洁莉特正常抓出来的那个法师。

    也就是说分歧点不是他,罗特看了看又又又被莉洁莉特吓呆了的洁丽,心里暗喜——自己赌对了。

    ——

    “现在高兴可太早了,唉。”

    ——

    “喙(喂)!尼哆噗嗦耶森某的么?(你都不说些什么的么?)”莉洁莉特嘴里含着一个法师的脖子说道。

    罗特心里不是很有底的问道:“你是指这件事?”

    莉洁莉特松了口,“对啊,我都用实际行动……”

    终于得到解放的法师从怀里摸出了一个戒指,来不及戴上就用它指着莉洁莉特大喊道:“去星界为你的无礼忏悔吧!”

    戒指中的恶意传送术瞬间被激活,成为目标的吸血鬼本应被强行传送到世界之外,即便她没有传送过程中被撕碎,也迟早会在没有任何物质与能量的虚无之中扩散成粒子。

    然而莉洁莉特只是“哦哦哦!”地叫了几声,就又……重新站稳了。

    “莉洁,你怎么了!”罗特被吓到了,他这边已经看不到利斯塔的幻影了,在虚假的未来视不再存在的情况下他无法预料之后的发展,功亏一篑这种事他可没法接受。

    “没事没事,就是这小子短顿揍……你叫我什么?”莉洁莉特重新稳住了自己的时空坐标,刚想给这个不老实的法师一个教训,却反应过来刚才罗特的叫法不太对。

    罗特有些窘地说道:“啊不是,就刚才情况很紧急所以我就省略地叫了……”

    莉洁莉特伸手去拿住那个法师,顺便说道:“我真的用牙解决了这些法师这件事我是想要你给点反应的,但没想到竟然是一个昵称啊,不觉得和洁丽的名字容易弄混么?”

    洁丽“啊”了一声道:“我不在意的!”

    “关键不在这啦……你怎么又变老实了?”莉洁莉特看着手下的法师问道。

    那位擅长传送法术的法师已经歪着脖子跪在地上了。

    如果是法术遭到了干扰或者破解他可能还有什么别的念想,哪怕是被豁免了也行,但方才恶意传送术分明是释放成功了,但这个吸血鬼却强行把她自己留在了这个世界里,这已经不是实力上的差距这么简单的事了,法师现在只恨自己不知道更能表示谦卑的方法。

    “刚刚就是我唯一的后手了,我投降!您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他把尊严全都抛弃,大声说道。

    其实那不是最后的手段,但他不觉得有必要试别的了。

    “一个不在意尊严的聪明人,那就好说话了。但你还是短顿揍。”莉洁莉特十分感动,然而还是揍了他一顿。

    “啊啊啊啊啊!”不知道有几成是装的,总之这个法师叫的够惨。

    确保对方的脸已经彻底肿起来了之后,莉洁莉特满意地停了手,把法师拽着领子提了起来说道:“自我介绍一下!”

    “系!窝,咳咳,我是西洛族的法师斯肯,住在兰坦国……”斯肯歪着脖子肿着脸说道。

    莉洁莉特这时又打断了他:“知道名字就够了,多余的用不着!”

    “是!”

    罗特不知道怎么评价这人,对莉洁莉特问道:“莉洁莉特,为什么要留下这个人?”

    “他好像很擅长传送的法术,我觉得应该帮得上忙。斯肯,我们接下来要去救人,只要你愿意帮忙,那事后我就放了你,你觉得怎么样?”莉洁莉特掐着斯肯问道。

    “没问题!上刀山下火海我也去!”斯肯点头道。

    莉洁莉特也点头道:“说得好!不过我也不会让你去什么刀山火海啦,就是去那个黑城堡救一下人,你知道的吧?那个黑城堡!你是法师不是乡下旅行者,肯定知道对不对?”

    “那,那个黑城堡……难道是原本属于吸血鬼,后来不知为何被恶魔占据的那个么?”斯肯开始思考怎么想办法跑路了。

    莉洁莉特身上的黑色贵妇装上爬出了一条线,绕在了她的手指上,“我知道你肯定不想去,所以我再给你一点动力!”

    那条黑线,或者说黑虫慢慢伸向了斯肯,法师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却又不敢反抗,眼睁睁看着那黑虫接近了自己的脸,又钻进了皮肤之中。

    不知为何,他被打肿的脸又消肿了。

    “不好意思这样对你,作为补偿我治好了你的脸!”莉洁莉特笑着说道。

    罗特忍不住说道:“你的性格到底是怎样的啊……”

    洁丽又在一边握着光之神的神徽不知祈祷起了什么,在原本的过去中这姑娘一个人和这个性格飘忽的吸血鬼同行,难怪信仰会受到挑战。

    “我的性格?没什么难懂的吧,我就是最在乎自己开不开心而已。”莉洁莉特满不在乎。

    罗特暂时放弃追究这一点,问道:“那还用不用去找其他冒险者帮忙了?”

    “不用去找了,因为我已经找完了。”莉洁莉特伸出了三根手指,“等弄到钱才开始找人多浪费时间?当然是一边凑钱一边找人啦!你们好像没注意到,不过我一直都在魅惑和控制一些路人,分头寻找实力足够又能被钱劝动的冒险者,现在早就物色好三个人选了,只差定金。”

    “喂斯肯!”莉洁莉特对倒霉的法师说道,“那三个坐标我已经送进你脑子里了,自己回矿洞把元素石传送过去!”

    “是……”法师的回应没有之前那么爽快了,满是无奈与悔恨,却多了一份真诚。

    “哎呀~这样就省得我自己分身去搬了,魔法真是便利啊!”莉洁莉特伸了个懒腰,“那三个冒险者会从我提供给他们的三个不同的路线去尝试救人,罗特,你和那个法师一起走第四条……你应该不会到这一步又说不想去吧?虽然你不去也没差……”

    罗特恼火道:“什么叫我不去也没差啊!?”

    洁丽犹豫地开口道:“我,我帮不上忙么?我也想去救村里的人们……”

    莉洁莉特挠了挠头道:“洁丽你不行啦,现在我的城堡里除了恶魔就是吸血鬼,作为光之神的牧师的你一靠近就会被发现。而且你的力量也很难起到太大的作用,除非……嗯不,还是不说了吧。”

    “除非怎么样?我什么都会做的!”洁丽没想到自己真的有可能派上用场,激动地问道。

    “除非我把你变成吸血鬼,我可以直接分一部分力量给你,这样你就可以走第五条路进城堡。”莉洁莉特用有些为难的表情说道。

    “绝对不可以!”罗特立刻说道,“洁丽,你真正的愿望是回到原本的生活才对吧?如果成为了吸血鬼不但要背弃信仰,还要永远离开村子不是么?”

    莉洁莉特却又说道:“我虽然也认为不合适,但也没到绝对不可以的地步吧?我看洁丽在村子里的家也挺寒酸的,干的又是每天一个人到山上守墓的工作,回不回得去也没那么重要吧?不过信仰嘛,这确实是个问题,所以我才不想主动说的。”

    “我,我……”洁丽陷入了犹豫。

    ——

    “能走到这一步很不错,如果之前没有照顾到洁丽的精神状态,已经信仰崩溃的她是不会犹豫的。但走到这一步的人也不只有你,后面才是问题所在啊……实力太强的人进不来,实力不够的人做不到,什么,根本就是废物神术嘛!”

    ——

    “救出村民们有这四路就已经够了吧?对了,莉洁莉特你既然吸了这么多法师的血,实力难道不应该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才对么?”罗特说道。

    莉洁莉特不开心了,“你也太小看我了,怎么可能这就恢复的差不多啊?也就是魔力确实恢复到不错的水准了,毕竟这些法师都是差一步传奇的那种,但是血气完全不够啊!不到传奇那么生命的性质就不会有根本的改变,这些法师的生命本源也顶不了几个普通人的,往好了虽说我的实力也就是恢复了一半多一点!帮你们创造机会是没问题,但是更多的我也不保证能做到。”

    不是还有那个范海辛交给你的光球么?罗特差点把这说出口,但他及时发现这样不妥,把话憋了回去。

    那个范海辛很可能也就是洁丽的教父,说得不清楚起不到作用,说的清楚了又会有多余的麻烦。

    莉洁莉特看着纠结的两人,叹了口气,在右手上凝出了一个血球,血球随后变成了一只蝙蝠。

    她将这个红色的蝙蝠交给了洁丽道:“在救村民这件事上我保证会尽力,但是我确实也只会在不把自己搭进去的层次上努力就是了。将要潜入城堡的四路人里面三路是为了钱,一路是被我胁迫……嗯再加上一个莫名奇妙的人,其中一个可以不惜代价救人的都没有,你想亲自去的感情是很正常的。但你也不用立刻做出决定,带着它吧,到时要是潜入的四组全都栽了,我会通过它告诉你,你要是决定不惜变成吸血鬼也要救村民,那就让它咬你就可以了。”

    洁丽伸出了双手,看到了自己手中的光之神神徽,又连忙将其收起,随后颤抖着接下了那个圆滚滚的红色蝙蝠。

    罗特理解了状况。

    在原本的过去中,洁丽一定是变成了吸血鬼的,而自己想要改变过去,光是在这里阻止了她还不够!

    过程可以有所改变,但结果不允许更改,这就是这重现过去的的关键。

    只有得到真身垂青的神术才能真的改变过去,否则一切都不过是。

    凡人的思念无论如何强烈,终究敌不过时光。

    在真神陷入沉睡的现在,改变过去便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那些在叛逃后就再无消息的过去派牧师们,想必此刻正在被污秽污染的区域中的某处不断地重复着与真神有关的每一段过去,试图找出让真神不必陷入沉睡的方法吧。

    虽然和他们那解救真神的崇高愿望相比,这里想要改变的只是一个小姑娘的命运,但在过去面前这些或许完全没有区别吧。

    在前路清晰的瞬间,罗特感觉到的不是希望,而是无比沉重的压力。

    为了让洁丽变成吸血鬼在这件事发生,潜入城堡的四组人一定要失败才行,换而言之罗特必须成功救出村民才可以改变过去。

    罗特不认为这个幻境真的有能力影响到真正的过去,但即便如此过去也是不可冒犯的,想必自己一定会遭到这个世界的全力阻挠。

    ……现在要说放弃还太早了,至少要尽力而为!

    尽力而为的话……

    为了什么呢?

    只为了解决这个黑城堡么?

    解决了这里,自己可以获得声望和金钱,但这不重要,他不是很需要约尔的师傅之外的荣誉,至少不到要拼上性命的地步;

    解决了这里,自己可以摆脱的嫌疑,可以不被那些纠缠,但这样不是必须的,只要自己在这种敏感的地带不引起任何的灾难,的嫌疑就已经不攻自破了;

    解决了这里,这次冒险讲给约尔的时候就会成为一个更好的故事,但比起这个约尔肯定更在乎自己的安危;

    解决了这里,那个待在血与暗的深处的,真正的莉洁莉特也许就可以解放了……

    该死的,但那又关他什么事?他认识的就只是幻境里的莉洁莉特而已!那个莉洁莉特也许性格和外貌都是一样的,但是可以算是一个人么?

    不如说哪怕是幻境里的莉洁莉特和他之间的关系也远远没有达到能让他拼上性命的地步吧?

    啊啊啊,自己到底是想做什么……

    罗特陷入了极度的迷茫之中。

    ——

    “啊?这人认真的么!?”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夫人是个小哭包〕〔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仙王的日常生活〕〔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诸界末日在线〕〔抢救大明朝〕〔第一序列〕〔山海意难平〕〔万古天帝〕〔平平无奇大师兄〕〔薄先生今天又秀恩〕〔诡秘之主〕〔穆延霆许念安全文〕〔快穿:反派洗白攻〕〔萌宝成双:霍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