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平凡不平凡的世界〕〔残魄御天〕〔清泉剑神〕〔女总裁的男邻居〕〔魔天剑狂〕〔混沌灭世录〕〔开局超天赋〕〔从今天开始捡属性〕〔乡村小神农〕〔万古武帝〕〔异世腾龙〕〔时灵纪〕〔龙血荣耀〕〔无限气运主宰〕〔通天鸿徒〕〔我的学姐会魔法〕〔未来交易〕〔美食猎人之我有忍〕〔全职国医〕〔逆成长巨星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神他师傅 第五十二章 拦路魅魔
    在血与暗的漩涡中,莉洁莉特产生了一个念头。

    这是罗特第二次表现出近似未来视的举动,但这是她第一次完整地看到他行动的全过程,在村庄前与科谢的第一战,她是感应到有趣的反应后才把注意力转移到这个幻境来的,而当时她真正在意的东西也不是一个几百年里总会出那么一个到两个的未来视,而是在罗特身上寄生的古怪血肉。

    她并不打算完全推翻自己之前作出的“基于过去的未来视”这个结论,但她这次认识到了另一件事。

    她本认为罗特是因为某种奇遇得到了属于他人的大量经验,但无法或不愿完全掌握才会有这样半吊子的表现,但现在看来,他更像是缺少了什么。

    不是因为缺少了什么而无法完全获得未来视,而是因为缺少了什么才会使他在战斗中做出甚至出乎他自己预料的,如同未来视一般的行动,就如同有些头部受到重创的人类会在自己完全没有恢复意识的情况下对周围的事物做出反应,甚至与人交流一样。

    那么他是受到了什么创伤呢?

    那么他是缺少了什么呢?

    就只是想到了这一点而已,只是产生了这样的念头而已。

    便已招来了数道浮于世界之上的目光。

    所幸大部分的目光都因为此地的污秽气息而厌恶地将视线收了回去。

    只是除了两道。

    ——

    对于科谢那一句威胁,罗特在感到压力的同时却也有些因此而放心了。

    斯肯已经抛下他单走了,虽说因为那法师已经被莉洁莉特种下了那种黑虫,总不可能摸鱼,甚至反而可能是因为他把罗特当成了累赘才会趁罗特缠住科谢时自己行动,但罗特知道他不可能靠自己获得成功。

    为了让这段过去回到正轨,为了让洁丽不得不主动变成吸血鬼,这黑城堡中的局势势必会朝着最糟的方向发展。

    不过科谢的那句话证明了这幻境还有找罗特麻烦的意图,这也反而证明了罗特还有可能对局势产生影响。

    自己不是无能为力的,仅这一点就足以支持着他去面对一切困难了。

    “莉洁莉特!”罗特用手指点了点哪怕在自己强穿火焰之时也毫发无伤,安然端坐于自己肩上的小蝙蝠的头,“斯肯他抛下我独自行动了,替我再指一条能就出村民的路来!”

    小蝙蝠没有反应。

    斯肯这条路线预定是要靠着他的传送法术来行动的,罗特可不觉得自己靠着两条腿在这里无头苍蝇似地乱转能起到任何积极作用,于是他不停地点着小蝙蝠的脑袋。

    于是忍无可忍的小蝙蝠伸展翅膀给了他一巴掌。

    “别烦我了啊!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在和什么东西对峙么?那个恶魔现在手里正抓着从一小时前到半小时前的所有的我!我可不知道哪里的恶魔领主能这么轻描淡写地做出这种事来,干他娘的,总不能是地狱之主亲自跑来抓我了吧?”莉洁莉特虽然口吐芬芳,但罗特却没听出她真的有生气,更多的是着急。

    与此同时对于莉洁莉特所描述的战况罗特也是有听没有懂……

    “呃,那你现在怎么样了?”

    “啊?我现在还好,就算那一小时都被抓走了我也能再挣扎一会儿,但赢我是没法赢了,你也别指望我能帮你太多。对了你是要路是吧?”

    罗特又尝试思考了一下莉洁莉特那边的战况,然后放弃了,应该是自己境界不够吧。

    至少小蝙蝠伸到他眼前的翅膀上已经浮现出了一个地图,这就足够了。

    不过地狱之主么……那其实也是这个世界唯一的真神的化身之一,在这个世界的西方文化中充斥着地狱之主和光之神这两个人的相爱相杀所带来的影响,但考虑到这二者其实都是真神的化身,整件事情现在就变得十分的尴尬了。

    现在教会对所谓的后联合帝国时代真神崇拜的新教义的编纂之所以一直都没有特别大的进展,跟真神以前的种种无法令凡人理解的行为有着直接的关联。

    虽说地狱之主是真神的化身,但其作为化身的特性应该使得祂不可能随意在地狱之外的地方施展自己的力量才对,莉洁莉特可能只是说得夸张了吧。

    小蝙蝠翅膀上由血珠组成的地图的左侧很贴心地有着两个标识,一个是稍大的血珠,旁边写着,另一个是一个方形的血块,旁边写着。

    地图上亦有一个稍大的血珠,一条红色的细线从这个血珠延伸出去,在地图上蜿蜒延伸。

    罗特前行了一段距离,整个血液地图都随着他的移动而改变,只有那个稍大的血珠一直没有移动,而那个方形的血块因为小蝙蝠翅膀太小,此时并没有出现在地图上,但红色细线的另一端一直都连接着它。

    跟随着地图的指引,身处地下通道的罗特没有朝上移动,反而找到了一个阶梯并进一步向下,走到了一个已经因为恶魔的力量而遍布岩浆的地方。

    虽然有些好奇莉洁莉特给自己的城堡弄出这么多层地下设施是想干嘛,但总不能因为这种小事再去打扰她,只得作罢。

    ……而且她要是说出自己就是为了好玩罗特也不会意外。

    在罗特进入这一层的瞬间,小蝙蝠翅膀上的地图变得残缺了起来,罗恩对照了眼前的景象发现,所有地图上残缺的部分都已经被岩浆所覆盖,想来是已经被恶魔之力占据不再受莉洁莉特控制了吧。

    倒也正好,这也就是说地图能显示出来的地方就是安全的。

    在小心翼翼地前进了一段距离后,罗特遇到了难题。

    指引方向的红色细线通过了一片无法血之地图上显示的区域。

    虽然那片区域没有被岩浆覆盖,看起来一片坦途,但这样反而更加可疑了。

    罗特稍加犹豫,随即意识到自己没有选择,在这个陌生的城堡中绕路的选项是根本不存在的,他必须跟着指引走。

    看来科谢的威胁要在这里应验了啊。

    罗特试探性地走进了那片区域一步。

    一股恶寒窜上了他的后背,。

    “嗯哼~本来只是来凑热闹的,没想到会有意外的收获呐~”一个甜腻到近乎令人恶心的声音回荡在整片区域之内,某种粉红色的液体如喷泉般在区域的中心喷涌,最终形成了一个双足为蹄,头生双角,长着粉红色的长尾,尾巴末端为心形的衣着暴露的雌性恶魔。

    ——

    “那个时候有这家伙在么?”

    应该是有吧,不会凭空创造不存在的人物,但莉洁莉特可不记得这个魅魔的存在。

    或许就像她自己说得,她就是来看热闹的,因为罗特闯进了她所在的区域,或者说因为罗特想要改变幻境的进程,她才会出现作为他前行道路上的阻碍吧。

    “诶……这样犯规了吧,魅魔对上男人那不就像触手对上女人一样么,要秒杀了啊秒杀!”

    ——

    罗特没见过这样的敌人,哪怕在书本上也没有。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魅魔实际的战斗力在同等级的恶魔里是最差的,而魅惑男性的本领在她们成为污秽的影子之后也无法派上用场,没有哪个男人会对着一团黑泥变成的魅魔发qing,是以虽然在前威肯王国的土地上不是没有出现过魅魔,但污秽也不会浪费时间与力量去具现她们。

    触手就不一样了,就算不看它们对雌性的催yin能力,它们自身的战斗能力也并不弱,是以在与污秽的战斗中它们还是被具现出来过的,冒险者协会下的印书馆发行的图鉴中还是有它们的一篇的,也就是在那篇中,或许是因为作者夹带私货,魅魔的存在才勉强被提了一嘴。

    只可惜那对罗特的现状实在没有什么帮助。

    看着如临大敌的罗特,魅魔嘻嘻一笑,“上面可是发生着相当罕见的战斗呐,我不是很有心情分心和你玩啊。如果你可以老实离开这里我也不是不能当作没看到过你哦?”

    罗特深吸了一口气,又向前迈进了一步道:“你也没难看到要让我调头就跑的地步嘛。”

    “啊呀,还有心开玩笑呐~”魅魔惊讶道,“真可惜,你不该深呼吸的哦。”

    罗特突然感觉血脉贲张,满面通红,头脑中仿佛有一颗炸弹炸开,嗡嗡作响,全身血液朝着不该集中的地方集中了起来。

    “啊~啊~无趣的家伙。”魅魔嘲笑道。

    ——

    “啊恰,完球。男人碰上魅魔那还怎么打嘛。算了,看在给我带来了这些奇怪的肉块的份上,真要出事的时候我拉他一把吧……嗯?他怎么挺过来了?”

    ——

    “喝啊!”

    因为不知不觉中吸入的毒气而短暂失控的罗特以超乎魅魔想象的速度恢复了正常,紊乱的内力与血流也迅速被压制了下去。

    魅魔有些感兴趣了,“精神层面的影响不知为何失效了呐……你的斗气也真奇怪,运行起来之后竟然能够自行平息紊乱。”

    “这叫内力,说了你也不可能懂就是了。”罗特扯了一下嘴角。

    天界与地狱这两个由真神创造的依附于这个世界的特殊空间一直都只和大荒漠西侧的世界绑定着,东方世界和它们之间毫无接触,这个千年前的魅魔当然不可能了解内力这种东西。

    “人界新兴的斗气流派么?那又怎样,无法让我知道只能说明你们这个流派名气太差吧?有什么好得意的。”魅魔因为罗特的态度感到很不高兴,“而且就算你这人精神上有些特殊性使得我的毒不能直接在精神层面奏效,但你至少也应该会因为对色欲的共感而多少受到一点影响才对呐,为什么这么快就回复了?”

    “就算你对完全没体验过的人说什么共感……”罗特耸了耸肩。

    魅魔有些无奈,“从刚才起你就一直在因为完全不值得骄傲的事情而得意呐,真是怪人,快点滚啦!”

    魅魔说着放出了一个粉红色的水球,随后就再次把注意力放在了城堡外的战斗之上。

    水球浮于空中,并不断地向外分类出小型的水弹飞向了罗特,罗特虽然试图躲避,但这些粉红的弹丸却死死地追踪着他,逼得他只能将之击散。

    可击破那水弹的瞬间,一股异香就会瞬间包围罗特,让他刚才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身体异样再次出现,只能不停运转内力来夺回身体的控制权。

    罗特心知不妙,他最大的短板就是内力的量较少,可现在的情况却要求他不停消耗内力来抵抗魅魔的奇毒。

    现在别说打败那个魅魔,他连那个不断分裂的水球都接近不了!

    幻境给自己找的对手还真够针对性的啊……罗特心中暗恨。

    自主跟踪类的飞行道具基本上有两种原理,或是通过感应某种特定气息,或是通过类似诅咒的方式追踪特定的人或物。

    罗特划破手掌,以内力包裹血液向外甩出,随后压制了自身血气运行,然而那些水弹对这种小把戏理都不理,仍是只顾追击着他。

    ——

    “是精气啦,她的法术是靠追踪精气来定位的。唉在这说了他也听不见,现在我要是想插手告诉他就得再多往那个幻境输送力量,值不值得呢……不,就算说了他自己也没有解决办法吧?”

    ——

    罗特被水弹的攻击逼得不得不退出了那片区域,而水弹的攻击也随着他的后退而停止了。

    魅魔干脆再次隐去了身形,只剩下那个水球还悬浮在空中。

    正如她所说的,她此刻对于罗特这个凡人毫无兴趣。

    为了平息因为反复失控而无法平稳运转的内力,罗特身体微微颤抖,大口喘息,汗如雨下。

    在这个距离他可以靠着解放储存在长刀中的两节内力爆发刀风来强行破坏那个水球,但这样有什么意义么?那只是对方随手释放的一个法术而已!

    要想出奇制胜,那么他就至少要找到只靠自身的力量接近那魅魔的方法。

    罗特看着手中长刀,发现自己面临着一个两难的选择。

    在这里放弃的话,那就远远算不上尽力,在这个幻境里经历过的一切都会成为泡影,他或许连记忆都留不下。

    但以他所有的力量与知识,有机会成功的战术只有一个,那就是顶着自我厌恶利用好他这半途而废的内力。

    在数百年前,联合王国成立前夕的东西方的战技与武艺的大交流时期,人们总结出了内力的四个基本属性:、、(一说黏)、。

    既渗透,或渗透劲,这个属性的内力可以透过表层的防御,直接从内部破坏敌人,虽然也有反制的方法,但属于那种只要不知道抵抗的办法就完全无法防御的杀招,除了习练音波功的人以外很少有人的内力直接就具有渗的属性,但可以造成渗的效果的武艺却十分的多,在东方武林中是否拥有这样的武艺和是否有能力反制这样的武艺是划分庸手与高手的一种分界线。

    西方的战技中几乎没有具有这种能力的,这也使得西方的战士在初遇东方武术时的全面溃败,无论是魔法的结界还是钢铁与斗气的装甲,在渗透劲面前都几乎没有抵抗能力,在那短暂的冲突时期不知多少法师和战士被活活震死在坚固的防御之中,即便日后在真神的调解或者说命令下,两个文明迅速地和好并合作,最后甚至迎来了一场大交流,但那时留下的伤疤却在某些群体中一代代传了下来。

    既冲击,是最常见的属性,或扩散或收束,总之大部分的武艺、战技乃至战斗用的魔法的本质都是以某种手段造成某种冲击力来伤害敌人,同时几乎所有的斗气也都属于这一类别。

    这种属性的内力可以较为容易地通过武艺和战技施展效果近似其他类别内力的招式,这也为斗气带来了极大的提升空间,在大交流时代迅速地缓和了西方的战士与东方武林的关系。

    既附着,比起追求纯粹的冲击力,一些特殊的内力或者武艺会通过吸附一些元素之力来增强招式的杀伤力,如火焰刀,寒冰剑等技术,斗气中亦有极少数特例可以做到这一点,但更多的还是依靠魔武双修或者直接使用魔法武器。

    大浪淘沙,大交流之后除了少数佼佼者,那些传承着特种斗气的家系(往往是贵族),以及冒着力量冲突的风险探索魔武双修道路的许多人都因为东方的内力给斗气带来的改变而被淘汰了。

    最后的既固化,既以气化物,哪怕在东方亦是稀有的能力,大多数情况下代表着某种境界,但亦有特例,如生死符,可以气化冰,此冰几乎无物可当,打入人体后仍然聚而不散,敌之生死尽在一念之间,然而极难练成,哪怕在真神的压力下天山派将之公开,最后能够练成者依旧寥寥,若是修炼的不是天山派内功心法那就更加希望渺茫,天山派这才发现原来保密的意义只有令门下弟子不至于好高骛远而已,随着时间过去也是引为笑谈。

    大交流时期也有人认为魔法也只是在一条奇路上走到了极致的而已,这种说法试图将斗气与魔力都总结为走了极端的内力,但因为受到了法师们的极力抵制,最后不了了之。

    在《耕余闲练》上有所记载,又由罗特传给约尔的奉剑门的养剑芒之术亦是一个特例,和生死符的无人能练不同,这剑芒却是人人能养,但除非约尔那般的天纵奇才,任谁也要养上个几十年才可堪一用,因为这漫长的修炼期,最后的最后也还是无人问津的结果。

    可对罗特来说问题完全不在这里,哪怕剑芒养出来了因为太短而不能用,他其实也无所谓,他本就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天才。

    问题在于这本应人人能养的剑芒,他偏偏就养不出来,留给他的只有这半途而废,似附似固,黏糊糊的古怪内力。

    他恨透了自己这半吊子的内力。

    但现在他若想赢,也许就偏偏要用上这股内力的特性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霍夫人是个小哭包〕〔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仙王的日常生活〕〔从我是特种兵开始〕〔诸界末日在线〕〔抢救大明朝〕〔第一序列〕〔山海意难平〕〔万古天帝〕〔平平无奇大师兄〕〔薄先生今天又秀恩〕〔诡秘之主〕〔穆延霆许念安全文〕〔快穿:反派洗白攻〕〔萌宝成双:霍少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