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因为仙气过剩他养〕〔炎黄神眷〕〔我能点化世间万物〕〔重生年代文孤女有〕〔上门狂婿〕〔全职公敌〕〔我自镜中来〕〔贫道张三丰〕〔爆笑穿越:王妃是〕〔团宠妹妹六岁半〕〔重生八零做团宠小〕〔末世:每周一个神〕〔继承三万亿〕〔诸神世界:我成了一〕〔王者时刻〕〔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带着系统做巨星〕〔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天王殿在线全本〕〔九仙神域唐风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002章 你们去休息!捣什么乱!
    月三蓉有三世记忆,对他那性子使然,完全知道应该怎么应对。否则,两个性格相左的人怎么可能成为好友?

    她出身在沧桑楼,三世记忆以来,只能活到及笄之年。前两次死亡重生归来,都没有过十五岁。她记得初世,自己也是在闭关时,气血逆冲死于灵脉之中。

    重生归来时,再度倒回孩提时代生长到十五年,又来到闭关之际。

    当时,她所想的为,无论用何手段,都需要弄清自己为何能带着前世的记忆重新过活!来到灵脉闭关,好巧不巧修炼永恒决,再度步入死亡。

    三世重生,依稀还是生在沧桑楼、连月族的双亲故去、自己执掌楼中律法、刑事的时间都没有变。唯一有变化的为自己的记忆,无法圆满的融合。

    月三蓉当务之急为此,又怎么会被好友劝离开就离开?

    稽天涯道:“那些恶气乍看之下毫无端倪,实则倒像有人故意往沧桑楼外围,次北固山周遭放的,操控之人对那气息收发自如,目的也单纯的要让沧桑楼人心不稳,蓉蓉,你说奇怪不?”

    她听闻此,讶异道:“沧桑楼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怎么可能轻易的造就人心浮动?”

    稽天涯回道:“正因此,你兄长才会要求我来找你啊,再不济你也可以出出主意呢,怎么样想不想出去外面?”

    月三蓉道:“不想!”

    他怎么肯轻易放手?软磨硬泡道:“当真不愿出去?”

    月三蓉摇头不愿离开道:“你且去吧,我闭关!”

    他只好使出杀手锏开口:“三蓉小蓉蓉蓉,你别这样嘛,我们只是去沧桑楼外游历番,又不会去很远的地方,你天天窝在这里不闷的慌?”

    “不闷!”月三蓉略一思索,自己闭关已经来到紧要关头,只好道:“往常出现难解之事,兄长都会来找我。至于你”

    “我怎么了?我好歹是稽仲府的二公子,怎么就让你如此弃嫌?”他满不在意的问:“何况让你去往外面,是为你着想,也不想想小小年纪的就有如此修为,将来肯定会成为各世家的眼中盯肉中刺!”

    月三蓉对他的话浑然不在意!

    他在她耳边念叨惯了,随后道:“你别以为我在开玩笑;将来天下大乱的话,你肯定会站在风口浪尖,别怪我没警告你,有多大的能力就得挑多大的担子。这话可没有假,试想中原江湖百家,哪个不是有实力才会被人推上风口浪尖?”

    月三蓉眸子微闭,将眸中的清冷掩去,听着他念叨,只好道:“闭嘴!再开口我用月寒术!”

    他不厚道的笑,当真不再开口说话!

    月三蓉在灵穴阵法中,没到半月就去游历!原因很简单,稽天涯不是个能守得住静的料。有他在灵穴,一会儿吵着要出去;一会儿说着肚子饿不想吃干粮;不时的在阵法中乱晃;不时找新鲜乐子;没有安静下来的时候。

    他那祸害程度,月三蓉别想安静闭关!

    两人只好出关,下次北固山。次北固山为月族沧桑楼的盘踞之地,周遭被月族大手一挥,没有外来人马驻扎,山下也没有多少百姓生存;二十里外的半缘镇,才为百姓居住的地方。

    半缘村镇是个很大的村落,由于次北固山沧桑楼的庇佑而丰衣足食,家户安康。镇中人人仆实,个个憨厚,民风比之寻常的大州大镇,更淳朴、清亮。

    从前有沧桑楼,并没有受多大的磨难。只不过数月来,沧桑楼的门生、百姓接连被恶气所伤,伤后没法治直接入死,而闹的人心惶惶,让百姓生出许多不安!

    行人走在街上,被恶气伤人的风向,传的沸沸扬扬,半缘镇的人都知道,竟也忧心忡忡,面目带丧;因为他们的家小受到波及,所以愁云惨荡。扬着一张苦瓜脸、失魂落魄的按部就邦过日子。江湖玄门出事,让百姓饱受无妄之灾,倒也苦了百姓!

    月三蓉、稽天涯来到半缘镇,正逢沧桑楼外门子弟,在此地严查出现的恶气。她与稽天涯一路走来,不禁蚕眉深锁,对半缘镇出现的事,颇入心。

    步夜明为此行带头之人,他见小姐与稽公子上前,立刻行礼道:“小姐稽公子!”

    月三蓉点头算做回应。

    稽天涯如玉的脸上带笑撇嘴问:“夜明,你们查出端倪了吧,我今天可是好不容易将,你们的沧海遗珠请下山,别告诉我,没一点进展?”

    步夜明实在不想笑,被他打趣的面色一红,嘴不由自主的咧开。他有感小姐的眼神往这里来,立刻低头如实汇报道:“小姐稽公子,是这样的,我们没有发现端倪!”

    稽天涯问:“嗯?怎么回事?”

    步夜明回:“那些恶气十分刁钻狠毒,完全没有轨迹,好似只为造成次北固山下,人心不安,因此,毫无规律,就算行凶作恶,一闪而逝,来无影去无踪,怎么也寻不到!我在这里蹲点,近月来只见过它们两回现踪,刚要动手擒抓,它们又消失。”

    “而且,它们颇有灵性,发现有强大灵元的气息,则会销声匿迹,潜伏到我们放松戒备再度作恶!”步夜明将近月的过程为两人解释道:“我们来到这里后,恶气有感,黑气来时被我们惊吓数次过后,它们便再也不敢趁机来乱,数十天来,一点苗头都没有!”

    他说着话,惭愧低下头,不敢多看自家小姐的脸。

    稽天涯听后来了兴致问:“恶气的颜色为黑色的?”

    “正是!”

    稽天涯再问:“你们在这里多久了?”

    他回答:“将近三个月!”

    稽天涯笑道:“你没有回去沧桑楼?”

    他摇头老实道:“没有!”

    稽天涯对月三蓉道:“蓉蓉,你沧桑楼倒是出了许多个办事得体的人呐!他如此,他那冷师兄亦然,看来他们都在等着你青睐,多提点数语呢!”

    他冷汗直流,连忙语无伦次道:“小的为沧桑楼出力为份所当为的本份,不敢向小姐居功请赏。稽公子您为沧桑楼出力得多,确实需要赏赐,还请您别抬举小的。”

    月三蓉点头对他道:“你们今夜先行回避!”

    步夜明道:“小姐,我为这里的负责人,让我与小姐一起留下吧!”

    “不必!”她略思索,听完他的描述,快速作下决定;清凉的声音冷冷的道:“此恶气精明如鬼魅,人气多则会散。让我与天涯留下一探则可,你们回避!”

    他还想说什么,不愿轻易的离开。

    稽天涯在他后背重重拍下道:“你们去休息!捣什么乱!”

    他被他拍的三魂去两,只好点头带着门生回旁边的土坯院,走时略带担心,却在见到小姐从容自如的神色后,再度转身。

    月三蓉、稽天涯夜里来到树稍,守着半缘镇的动静;夜深人静之际,果然有黑气四起,它们专往人少的地方而去,似乎极为害怕生人的气息;专挑软柿子捏,遇上干得赢的,则会去捣乱。

    数月来,黑气被沧桑楼的门生气势所镇,没有轻易出来作乱;直到今夜,半缘镇缺少门生的气息,它们才出来。

    月三蓉两人看得一清二楚,黑色所化的恶气,专门吸食有情众生的精气神;只要被它们动过的有情众生,都会留下黑色纹理!两人到最后,各出道灵元,意图将黑色恶气捕获带回沧桑楼。那黑恶之气遇上灵元自动化散,随后消失无踪。

    两人相对各自心惊,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刁钻的恶灵?

    步夜明从院里出现道:“小姐稽公子?”

    月三蓉向他点头,随后对稽天涯道:“怎么看?”

    稽天涯略思索回答:“我们的气息已经被那黑气认知,不出所料此行无果;往后的半缘镇不会出现黑恶之气!”

    步夜明问:“为什么?”

    他扬扬不羁的容颜回答:“因为我们打草惊蛇,所以它们有感而逃走去他处为祸啊!笨!”

    步夜明并非头回被他骂笨,却还是很不习惯。他虽然为沧桑楼的外门弟子,但是常年在外游历、执行任务,又有几时受到如此轻佻的口气挨骂?

    月三蓉转瞬作出决定道:“再守半个月,半缘镇不会再出现百姓伤亡,我们回去!”

    稽天涯摸摸鼻子暗想:你就不能让我得瑟、摆显一回?总那么急打断我?

    他这话可不敢明里说,与步夜明照眼。他们回土坯院果断住下近半月之久,到半缘镇不再有百姓遇害,才带上遇害门生的尸体转道回沧桑楼。

    月三蓉带着外出游历的门生回去沧桑楼,正逢楼外有数个子弟与沧桑楼的人争吵。她从人后上前问:“何人在此喧闹?”

    月三蓉从半缘镇带着游历的门生回沧桑楼,来到楼外,正逢守山门的弟子拦着几个人,不让进,她问因果!

    沧桑楼传颂术法玄学,中原武林、江湖百家纷纷往月族拜师学艺!镜南山独孤奉君氏,君羽音、君义奥、君玄离前来求学;他们的请贴经过桔梗州时,不慎遗落。沧桑楼的门生没有见到请贴不放他们进入!

    君义奥正与门生争吵的眼红鼻子粗,回头望去,只见一人白衣胜雪,攸青似纱;长的倾国倾城、明眸皓齿的往这里走来;女子带着天生的孤傲,以及冷清之气,肤如凝脂;头如螓、眉如蚕。

    他平生首回在那张毫无挑剔的容颜面前,收敛自身的玩世不恭。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当医生开了外挂〕〔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当维修工的日子〕〔都市之最强狂兵陈〕〔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逆天废柴:邪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