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因为仙气过剩他养〕〔炎黄神眷〕〔我能点化世间万物〕〔重生年代文孤女有〕〔上门狂婿〕〔全职公敌〕〔我自镜中来〕〔贫道张三丰〕〔爆笑穿越:王妃是〕〔团宠妹妹六岁半〕〔重生八零做团宠小〕〔末世:每周一个神〕〔继承三万亿〕〔诸神世界:我成了一〕〔王者时刻〕〔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带着系统做巨星〕〔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天王殿在线全本〕〔九仙神域唐风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004章 我今夜还真不信,你能把我怎么
    月三蓉许久才反应过来,为何门生会在山门外时,说兄长有事找自己,原来却为这个!她有些好笑,连忙否决道:“兄长,古楼玄学,我早已经渗透。江湖恶气横秋,百姓在外枉死,我无心学习玄学,还是让我”

    “此事,这些年来时常发生,恶气会找上百姓并且将人治死为无法避免的!”他阻止小妹再度说下去,说服人去古楼听学才为正事道:“小蓉,我知你的意思。你这些年只有天涯一位好友,要多与人交往才好!”

    稽天涯立刻道:“我赞成子楼兄所说的!蓉蓉,你那脾气当真不行,不如我们来打赌,这回有多少人会对你退避三舍吧,我猜有十成九,唯一的变数为”

    “咳!”月沧海闻言,单手握拳,往嘴边轻咳,清秀的脸庞上止不住笑道:“天涯,你扯远了!”

    稽天涯就感这个好,坐在月沧海身边,无论月三蓉有多大的愤怒,都不会当场施展月寒术。他想说什么都可以肆无忌惮,于是道:“没错没错,蓉蓉,你怎么会不去听学呢?再怎么说,月先生的玄学为当代举世无双的境界啊!我们都眼巴巴的赶着去呢,你作为沧海遗珠,又怎么能在及笄之年缺席玄门之学?”

    月三蓉眸子一撇,望向他道:“我习全了!”

    “哪有的事!玄门之学没千条章义也有八百钢章,你怎么可能习全?”

    “我不说慌!”

    “你!”稽天涯被她噎的说不上话来,随后转头望向月沧海问:“子楼兄,蓉蓉当真习全玄学?”

    月沧海无奈道:“小蓉,此回为叔父的意思!”

    月三蓉蚕眉轻皱,却不好再推脱,可是不愿去的意味很明显!

    他只好道:“罢了,你先下去吧,我再与叔父谈谈!”

    月三蓉才松口气,起身告辞道:“有劳兄长!”

    稽天涯离开时,只道:“子楼兄,山外来了独孤奉君氏的人!”

    “嗯!”月沧海点头,随后放他们离开!

    月三蓉、稽天涯回栖月居,门生将半年来,弟子所犯之错,交给月三蓉过目。随后在外面听令!每一回,月三蓉闭关出来,栖月居外围则有记过的弟子在等着受罚。这为她掌罚以来,才出现的规定。

    从前的罚为楼主掌,楼主一年到头并没有闭半的时间,门生弟子犯错,当场会受到处罚!

    因为她接手掌罚来年纪尚小且闭关从半月、一月、三月,到半年不出,所以只好先记着!沧桑楼的楼规清寒,更有楼主坐镇,戒律被她掌的很好,由此,她兄长、叔父也任那些犯错之人先记着!

    月三蓉半年后回来,案桌前有大堆的笺牒;她坐下望一份,抬头唤着犯了错的门生、弟子进来;通过观看子弟面相,以及知错改悔的程度、到底明白与否上面来定论需要如何处治。

    日头渐落,稽天涯平生对权力不感兴趣,对无趣的事他直接退避三舍,留在栖月居坐了一刻钟,果断往次北固山上闯!

    月三蓉处理手头诸事,无心理会他去哪里,好友一年到头都在沧桑楼、稽仲府转,也不知他是怎么修练的,明明平时不修炼,那修为也落不到哪里去。

    她望着笺牒上留有:冷塑峰师兄带着师弟外出游历,月梦池玩忽职守,没有接应,至今未归!

    她不由一楞,冷塑峰为外门大师兄,而月梦池为打小陪着堂妹成长的人,怎么会派她去接应并且没有接到人?再度望了眼,落款处所写的为丁卯月,如今都是壬申月,难道大半年,冷塑峰一直没有回沧桑楼?她有感阴谋、算计的成份颇多,立刻唤人,道:“来人!”

    步夜明从外面进来栖月居道:“小姐?”

    她晶亮的眸子一动道:“传月梦池!”

    步夜明正为此事而来道:“小姐是这样的,莹莎小姐正满十三岁的生辰,央求池师姐带去外面游历;楼主听从拂衣夫人的,命池师姐带去外面游历,并且传令给冷师兄,让他们会合。莹莎小姐刚出去游历,多有不便,并且生病,池师姐才会落下冷师兄先行回来。”

    她不由问:“冷塑峰去哪里半年未归?”

    步夜明道:“晋州!”

    她再度开口:“处理何事?”

    步夜明回答:“与我相同,都为恶气,百姓传来那里有人无故失踪,我与冷师兄一者守境内一者往外顾!”

    “月梦池去了哪?”

    “拂衣夫人闻得此事,明白您会追查,她已经派池师姐去接应冷师兄他们。莹莎小姐则留在拂衣院抄写楼规,一直没有出现!”

    月三蓉明白起因经过,略思索道:“传令给门生,冷塑峰回来,将此行经过,快速转交给我!”

    “是!”步夜明有感她又低头处理他事,抱拳退下!

    月三蓉还在思索,晋州以自己的行程,多则五天少则十天能来回,冷塑峰带弟子来往最多一个月用在道上,还有五个月莫非都在晋州停留?期间他们连一点消息都没有上传,难不成出了意外?

    她有感楼外的阵法松动,这是有人在闯阵法!暗念,是谁会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知法犯法?从栖月居起身,要出去外面将人擒回!往常,她在沧桑楼之时,楼内门生、子弟并没有顶风作浪的前兆!

    她在角楼站定,见到从院外进来的人,身穿独孤奉君氏的谪传衣裳,鲜衣怒马、面目无害且扬笑、五官深遂且潇洒、剑眉紧簇且双眼有神,整体看上去,雅正端方。她不知怎么的,望着那个外貌,转瞬想起的为稽天涯。两个谦谦君子颜如玉的人,都相同的欠抽!

    君义奥在楼外被某人定住身形,转着能动的眼珠,抬头望天,等到月寒术消散,独自一人去桔梗州找失落的请贴。再度倒回楼外,已经没有师姐、君玄离以及独孤奉君氏之人的身影。他没有半点犹豫,立刻往楼门来!

    等到他破坏术法,穿过楼门,爬上屋顶时,右边角楼竟出现白衣胜雪、容颜惊天的女子,正在窥视自己的一举一动。他被不知何时出现在角楼的人吓了跳,连忙坐好道:“月姑娘?这么晚出来外面干什么?今晚月色很好,你来赏月么?”

    君义奥说着话,用手指了指天上月,痴痴的笑!

    月三蓉冷冷的望着他!

    他暗想:怎么如此倒霉,自己爬个墙都能让清凉的人抓住。只好道:“月姑娘,我只是来找师姐玄离的,并非有意翻墙爬院,话说你这么晚不睡觉,来这里,不会专门等我的吧?”

    月三蓉没有出声,双眸晶亮,站在月光下!

    他无视某人身上能凝结成冰的寒凉,随既道:“这事你可不能怪我,你看我回桔梗州找到了请贴,就在我怀里!”他说着话,将请贴拿出来,要交给某人看。其实,还是有点发冷,承受不住某人身上的寒气。

    他暗念:这么绝妙的人怎么会拥有如此高寒?莫非月族的人都是冰凝成的?

    月三蓉才道:“月族门楼被你破坏,此为一罪;翻墙盗院,不打招呼,此为二罪;夜里游行大肆喧闹此为三罪;随意丢弃请贴,不尊重月族,此为四罪!”

    他无害的面容越来越露吃惊,等她说完数罪之后,立刻道:“等等等等,月姑娘什么意思,我好歹为独孤奉君氏的亲传弟子,你这样做对嘛?再说,你下午不分青红皂白的让我身中月寒术,直到寒气消散才能动呢,这笔帐都还没讨,你反倒来定我的罪!”

    君义奥说话时,痞相流露,死猪不怕开水烫道:“罢了罢了,反正要治罪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我今夜还真不信,你能把我怎么样!”说着话双臂抱胸,端坐在屋顶,那模样就如同我是大爷,你能把我怎么样,来吧!

    月三蓉手起一记月寒术就往他身上落。

    君义奥早有提防暗运天鉴术,终于望到某人是怎么出招的。抬手运元,将月寒术化消,立身起剑,易泷出鞘,寒光一闪,与某人对招。

    沧桑楼角楼外,月三蓉、君义奥月下对峙;一者手握易泷、一者手持清寒;你来我往,挑剑叮当响,剑影迷重绝。

    两人在屋顶,相斗站不住,你追我赶之下,快速来到边沿。君义奥怀中请贴往下落,矮个身向下接住,头顶迎面而来一剑,剑意冰凉、气息泛冷。他不断往后退去,将脚底数层瓦片向对方掀去。

    月三蓉剑锋两端,一端朝己、一端朝他,横剑向天,使力劈;瓦片不堪清寒剑重负,纷纷往外四散;她站到只剩骨架的屋顶,左手仗剑支撑平衡,向那人身上招呼,制服他回去交给兄长、叔父发落。

    君义君退到一定地步站定,心头暗念:想不到千年寒冰的功夫如此了得。

    他在屋顶边沿立住身,望着她,深遂的五官依稀有人畜无害的笑,眼里的星光却璀璨万分,都往某人身上来。剑往身后放,右指拈独孤奉君氏剑决,再度近身与某人相对!

    月三蓉也暗自吃惊,自己拥有三世记忆,灵元、修为也是叠加,当代年轻一辈中,已经为佼佼者,怎么独孤奉君宗主的义子,竟能与自己打成平手?她有感这些年来的修为当真白练,却并没有放过。见到那人上前,静心运转永恒决。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当医生开了外挂〕〔原来我是修仙大佬〕〔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当维修工的日子〕〔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逆天废柴:邪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