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风唐雨柔许莹莹〕〔豪婿战神〕〔仙帝重回都市唐风〕〔镇国战神叶君临〕〔叶君临小说〕〔镇国战神〕〔权宠天下(元卿凌〕〔叶君临李子染全文〕〔无敌仙帝唐风唐梓〕〔苏清荷〕〔金屋藏宠〕〔余冬田蜜〕〔舒清顾盛钦〕〔林炎〕〔我真是正道的光〕〔第九大神帝唐风〕〔我咋就文娱全能了〕〔日月永在〕〔柯南之初恋是侧写〕〔网游之生死劫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006章 炼尸!
    “啊?”君义奥回神,缓和了声音,放慢了节奏道:“今天下午,我们来到桔梗州,本来想找客栈投宿;却不料朱常余那只黄金猪;他把那栋酒楼全包了;还把我们先到的赶出来,其他酒楼都住满人,我们才会在匆忙中遗落请贴。”

    月沧海又低头,这个少年与自家小妹可算是站在天秤两端的人。一个放荡不羁且桀骜不训;一个冷若冰霜却不落世态;他都有点想看戏!

    君公子与小蓉往后绝对有戏!

    她头回有感,自己的兄长也会当着,自己的面来放鸽子!她只好目不斜视的望向前方,任那人继续说下去。

    君义奥是自来熟的人,也知触动月族禁忌、族规,麻烦不小,道:“我们下午来了楼外,月商蓉非但没有让我们进去,更让我身中月寒术!”说到这里,他对月沧海道:“挽商君,我回去取请贴,再度倒回来,并没有发现师姐玄离他们的身影;破坏楼规虽然有错,但是我第一次来,你可不可以看在初犯的份上,别定那四五条罪?”

    月沧海只问:“小蓉,你怎么看?”沧桑楼刑罚为小妹掌的,自己又怎么会越俎代庖?

    她开始就明白,他会丢请贴肯定为遇上事故;既然都是来听学的,叔父、兄长的意思自己非听学不可,那么减半罪责吧!于是道:“罪责减半,抄楼规三百遍!”

    月沧海问:“君公子可有异义?”

    紫竹居内,月沧海、月三蓉商议应该怎么处治君义奥。

    最后,月三蓉给出答案,让他抄三百遍楼规!

    君义奥打小就能来事,又怎么会不抗义,当然的没有效果。因为他犯在月三蓉手里,所以打也打了,骂也骂过,怼也怼完后,只能老老实实的接受惩罚!

    他自小就是个能与天斗的人,何曾几时会被怼?可是,他见到月三蓉那张浑然天成,宛如天削的惊天容颜,只感自己怎么会与姑娘讲道理?

    讲道理!

    他对这个词,平生头回出现脑海,陌生的可怕;想他虎天虎地这些年,拳打南山独孤院,脚踏玄骨华阳居时,何等竟气风发,怎么就会被小女子给缠得无法反抗呢?

    好吧,他承认,自己是不愿真正动手打女人。可问题是两人动过手,自己还犯在月三蓉手里。他那奇怪的眼神,贼碌碌的往月三蓉那张闭月羞花、倾国倾城的容颜上撇去!

    月半昗被他猪哥样盯的吹胡子瞪眼,自家养的好白菜,可不能这样给他拱了!小蓉可是月族最具潜力,能羽化成仙的人呢,怎么能与独孤奉君的后人,还是个打小就顽劣有加,不受世俗、不拘于世的君无悔搅到一起?小蓉还得修炼永恒决,渡劫成仙呢!

    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让沧海兄妹成材。好不容易长成的苗子,怎么会让他破坏?

    月半昗转瞬脸色黑如锅,坐中间不断抚胡子,刚正不阿的脸上,双眼隐隐有火气上涌,恨不得将君义奥拎起,亲自暴打,再扔出沧桑楼!

    君义奥很想讨价还价,可站过一会后,有感愤怒的目光不断往自己身上来,不用想也知,是开始就冲撞过的先生,正在阻止自己继续胡闹,于是道:“学生谨记挽商君的教诲!”

    “好了!”月沧海笑够才道:“君公子既然无事,那么回银血居与令师姐师弟会合吧!”

    君义奥深遂的五官没精神,听完如打了鸡血道:“挽商君,我师姐他们进来了?”

    月沧海向他点头道:“嗯!”

    他略思下午的过程,用手一指月三蓉,深遂的双眼满是讶异问:“是她放进来的?”

    月沧海再度点头,清秀的脸上带笑道:“嗯!”

    他终于活过来,有很大的兴致,转身向月三蓉,快步走上前,道:“看来月姑娘也没有想象中的不近人情啊,我收回你不讲情面不通情理的话,你只是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

    月三蓉没望他,手握清寒剑隐隐欲动!

    如果没有兄长、叔父在身边,那么她会与他干架!

    “喂!”君义奥如同发现新大陆,玩世不恭的脸上充满惊奇道:“商蓉,你不是吧?这就生气,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吧?刁蛮任性的大小姐?”

    “好了!”月沧海碍于叔父越来越黑的脸色,出声道:“君公子,你犯的过错已经领了罚,则回去接受处罚吧!”

    君义奥与月三蓉相对,他听了这话,刚刚想离开,有感后边的尸体,转瞬回醒过来,是下午楼外经过的尸体,问:“挽商君,这人没死,你为什么要朦上他的眼睛?”

    “你说什么?”月沧海、月半昗对视,对他们道:“你们随我来!”

    四人来尸体旁边,月三蓉见到那具尸体,并没有异样;能让叔父、兄长以及那人都吃惊,明白也许有事态超出估算。

    君义奥望向三人,将他们都扫开,寄起术法,围绕那门生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口里念念有词:魂兮归来,不下酆都!

    他念一遍,紫竹居的灯灭一盏,绕完圈,灭五盏灯,门生突然毫无征兆的直起身,睁开黑瞳的眼!

    其中有道黑色恶气,毫不留情的往月三蓉而去。

    他闭目中发出一道灵元,与那恶气对消,再度念道:“魂兮归来,不下酆都!”那门生有声音支撑如同从黄泉归来,生生被他以术法短暂支撑清醒。

    门生的意识转醒之际,与他的灵元相对,灭去的五盏灯再度点亮灵元之光,组成一副诡异的画面。

    画面里为:幽深阗静的殿堂,殿堂里有两个人,一者坐主位;一者立于下方,底下,还有各门各派的与,门生近况相同的人;他们意识被控,所站的位置,却是灵穴之处,吸收灵气;他们的意识,却不再为人,而为被控制的,如死物的东西!

    君义奥的灵元只能支撑到此,有感门生灵元溃散,立刻撤去天鉴术!

    他睁开眼道:“看看吧,他没死,只不过被术法控制,而他的身体看着像死人,摸上去也是死人,灵识却不落黄泉!他的模样,分明就是被人控制成”

    他说到这里说不下去。

    月三蓉清冷的道:“摄魂人!”

    他摇头!

    她再道:“炼魄!”

    他闭上眼,却还是摇头。

    她回忆三世起落道:“炼尸!”

    “没错!”君义奥开心道:“就是炼尸!他们的魂魄被人归与一个地方,而那个人能从远方控制他们的魂魄,我刚刚以天鉴术将他的魂魄短暂的召回,却镜象折射出他的所在之地!”

    她没由来的相问:“你是说,那个地方为他们的总来源之地?那个坐在主位的人为控制者?”

    君义奥点头,轻笑道:“没想到你竟然能窥破我的本命术法,当真不错!”在她寒凉之气散发之时,他转身望向月沧海道:“不知挽商君可认识那个坐主位的人?他的野心可不小啊!”

    月沧海与叔父对视,眼里的神色带有不安,一闪而逝,却还是让他们两人撞见。

    君义奥望向月三蓉倜傥道:“哎商蓉,看来你兄长与叔父,有很多事瞒着,没让你知晓啊!”

    “君公子,天色渐暗!”月沧海隐去心头不安,下逐客令道:“你还有三百楼规没有抄完,后天就是玄学开课之时,你先回去休息,将楼规抄完吧。沧桑楼并非独孤奉君氏,此地楼规严格,修炼的玄学枯燥无味,公子往后可要收敛脾性!”

    “无悔先行告退!先生挽商君商蓉我们后天见!”

    夜深人静,月三蓉站在紫竹居外面并没有散去!她吩咐门生送君义奥回去银血居,同时送回去的有高数尺厚的楼规。她没什么表情,跟在她身后的门生,当即就笑出声,等到她停步之时,门生立刻在君义奥耳边叨沧桑楼的过往风流趣事,送人回银血居!

    她迎风而立,晚风微凉吹拂别在腰间的玉佩,流苏穗子飘飘摇摇,人更如轻盈的风沙,风中的蝴蝶,半分飘逸半分仙姿,尽展人间谪仙气度,恍如脱俗仙子,误入人间!

    竹影轻动,紫竹居的竹为紫色的,月光的照拂下,紫色光晕中,多出半分寒光,与月光相融。

    她身穿月光透攸青色长杉,夜里与月色组成一副不识人间烟火的画面;静谥的神韵,天上人间都无法找出可以与之比美的画面。紫竹居因为有了她的存在,所以夜里多了层朦胧的唯美;她太冷漠才会让人无法亲近;有这份高冷,才能维持画面不被破坏!

    紫竹居的门生、弟子来回轻动,他们不敢重重踏步,只害怕会将人惊醒,到时他们就没有那么好的画面来欣赏。对于他们来说,小姐能时常出现沧桑楼,则为赏心悦目的事!

    月沧海送叔父离开紫竹居时,见小妹还站在月下等自己,他明白叔父打定主意要让小妹去古楼听学,今晚遇上的事,可算出自变故之外。

    他轻笑的上前开口:“小蓉!”

    月三蓉没有等多久,转身见他连忙问:“兄长,叔父怎么说?”

    “你啊!”他将手指轻点小妹的鼻尖道:“叔父不肯松口,你才及笄,别那么快出去江湖闯荡吧!等过完明年,再入江湖不迟。今年为沧桑楼玄学开课的时日,江湖人挤破门槛要来听学,你身为沧桑楼的谪传,必须为沧桑楼做考虑!”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原来我是修仙大佬〕〔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当医生开了外挂〕〔当维修工的日子〕〔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朕只是一个演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