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因为仙气过剩他养〕〔炎黄神眷〕〔我能点化世间万物〕〔重生年代文孤女有〕〔上门狂婿〕〔全职公敌〕〔我自镜中来〕〔贫道张三丰〕〔爆笑穿越:王妃是〕〔团宠妹妹六岁半〕〔重生八零做团宠小〕〔末世:每周一个神〕〔继承三万亿〕〔诸神世界:我成了一〕〔王者时刻〕〔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带着系统做巨星〕〔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天王殿在线全本〕〔九仙神域唐风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012章 兄长是指它能成长吗?
    沧桑楼外的山顶,月三蓉在兄长的教诲下,总算将刚才的冰冷一扫而空,出现明眸亮丽的笑;她自从紫竹居出来,就郁闷难当,顾手顾脚,才会失策让人去沧桑楼外面打!

    陈诟武、君义奥相斗,并不知沧桑楼月族两兄妹的对话,每招每式都运转最大的灵元,相撞之后,振的手臂发麻,毫无脱泥带水的对决,灵元涌动周身衣裳猎猎作响,招式却没停。

    似要将全部武学、灵元都拿来对峙!

    剩下的人,听了月沧海、月三蓉的话,个个额头冷汗外溢,打击不轻!

    稽天涯都想脚底抺油,背后生风的往沧桑楼逃,他从来没想过,堂堂正正的子楼兄,竟然会让自己的妹妹去江湖百家的少年子弟面前立威,并且还支持,这往后还了得?

    古楼不会成为蓉蓉的一言堂?

    他想着这些,心头哀嚎可想而知,不过,谁都没有听他的心里话,只有他自哀自谥!

    冯莺略抬头打量月沧海,她所带的任务为,仙首让她入沧桑楼找五剑气之一的太素剑气;为此,从睿山离凡道,带着天生神识不全的弟弟前来听玄学!她没想沧桑楼的楼主,如此看重比自己还小五岁的、才过及笄之年的月三蓉!

    竟然将沧桑楼的掌罚交给月三蓉。

    秦一琯手握玄铁所铸的折扇,不断的擦额头往外冒的冷汗。他越发觉得,古楼玄学开时,古楼广场上见到月三蓉用月寒术冰封稽天涯,会用在自己身上!

    月三蓉对此毫无所动,与兄长观望对战!

    月沧海对子弟的面色一目了然,能成为沧桑楼的楼主,御下之道,还是有一套的。不过并没有打扰他们,对场中的战斗给出点评道:“陈世子的灵元再强势数分,则不必再战的如此辛苦,很快能分胜负!”

    月三蓉站在夜色渐浓的山顶,晚风吹拂着发丝轻扬,如梦似幻的仿佛从画里走出的天上谪仙!她对场中之争也有兄长的眼光,只回答:“兄长,他们这样斗下去,会两败俱伤!”

    月沧海摇摇头道:“小蓉,你且安心,为兄在这里呢!你认为君公子的修为如何?”

    她闻言心,明白兄长不会让悲剧发生,于是道:“还行!”

    月沧海轻笑,却道:“功底还行,然而接触武道的时间尚短,再给他半甲子年时间,武林上难逢对手;不过,必须将桀骜不训除去,天道大乘者,都以修心养性为主!”

    她仔细望着那人,只见那人一举一动协带意气风发,却知兄长所说无误,因此,站在兄长旁边并没有多话,认真的望着场中两人的对战!

    月沧海明白小妹那性子,遂也望着场中!

    君义奥最终胜半分。

    陈诟武不服,运起周身招式,引动极招。阴冷且混杂的灵元以快不及眼的一招直刺对方。

    君义奥暗骂声:该死的!独孤奉君决去,运转鉴天术,与他的招式相撞。

    两相撞,轰声响,陈诟武棋差一着。

    君义奥拿剑抵在他肩上道:“陈世子,你输了!”

    “你”陈诟武怒目一动,随后道:“君无悔,你很好!”

    “好说了,陈世子!先前答应的罗凤果呢,交出来吧,在场中人手一粒!”君义奥说着话,将剑抵在他颈间,轻佻道:“堂堂陈世子,可不会言而无信的随口胡说,而不履行承诺吧?我想你也丢不起这个人,也知找人挑衅,就必须付出代价!”

    陈诟武被他堵的有口难言,眼光一撇,望向月三蓉,计上心来道:“月姑娘”

    他的话没说完。

    月沧海上前打断,对君义奥道:“君公子,你们都为江湖世家名门子弟,今夜为闹剧,小蓉有心不愿入古楼,才会放任你们出来沧桑楼决斗;二位公子可否卖在下面子,不再计较此回过失。往后小蓉会与诸位和睦相处,不会生此事端!”

    月三蓉跟着兄长身后,没有说话!

    君义奥闻言,向陈诟武伸的手,不知是否收回,略张,才摸向自己的额头道:“既然挽商君如此说,那么劣者放过他吧!”随后对陈诟武道:“陈世子,往后再让我见你找我晦气”

    月沧海立刻道:“君公子言重了。君公子少年英才,为人坦荡光明磊落,又有谁会找你的麻烦,你们都为少年子弟,有什么都可以坐下来好好论,何必舞刀弄枪呢?”

    他头回有感:挽商君是老油条!

    君义奥两回被月沧海堵的说不出口,尴尬收剑,往旁边站定!他站在旁边之际,突感浑身骤冷,还没来得及想发生何事,人就往月三蓉前面来!

    月三蓉望着那人倒在血泊,三世轮回归来的心,头回感到波动道:“君义奥!”

    月沧海清秀的眉眼望向陈诟武,后者剑上阴冷的灵元不住流动,而人带上无措且疯狂。他抬手将人制止道:“陈世子,休得猖狂!”随后将他佩剑打落,来小妹身边,为君义奥查看伤势道:“小蓉,让我来吧,君公子所受为皮外伤,伤口击中要害,才会流血过多,你别担心!不会出现大问题!”

    月三蓉将位置让给兄长,高冷的眸子望着陈诟武!

    稽天涯才反应道:“蓉蓉,你别乱来!”说完话上前,将人按住,不让某人去胡闹!

    被狗咬了口,难道还要咬回来不成?

    她咽下气愤道:“天涯,你放开,我掌沧桑楼刑罚,知道轻重!”

    “你不会要给他一剑吧?”稽天涯脱口而出道:“你刚刚的样子看上去,就很想给他一剑,我告诉你,蓉蓉,他在樊城早已臭名远扬,你还是别跟他走的太近的好!”

    她只好道:“闭嘴!”随后对竹腾道:“陈世子恶意伤百家弟子,因其身份,罚楼规责杖一百,抄楼规三百遍!没有完成,拒绝听玄学!”

    竹腾明白沧桑楼的规矩,陈诟武为樊城之人,他只好碍着头皮于身后弟子,将陈诟武带回沧桑楼!

    她见到碍事的离开,也明白,陈诟武的罪罚的轻,可樊城世子的名声本不好,再罚下去,除非将人赶出沧桑楼。她隐约知道,叔父、兄长都不会赶走樊城世子。出此事,只能先按下!

    月三蓉再度回兄长的身边,见那人面无血色,气息却存。问:“兄长,君公子怎样了?”

    月沧海运灵元为君义奥疗伤回答:“小蓉,你不必担心,天色渐暗,先回去将君公子交给月双吧!”

    冯莺上前,伸手为君义奥运元疗伤道:“挽商君,小女略通岐黄之术,如不弃嫌让冯莺将君公子带回银血居,以报我乱闯后山,引起的罪责吧!”

    月沧桑望着她,略笑道:“如此,有劳冯姑娘!”

    “客气!”冯莺说完话,对稽天涯道:“还请稽公子与我先送君公子回去吧!”

    “哦,来了!”稽天涯也没有往日的欠抽,对月三蓉道:“蓉蓉,我们晚上见,我先将君无悔送回银血居,再倒回栖月居来找你,你等我!”他这二货说完话,吊儿郎当的将人扛起,跟在冯莺身后往沧桑楼走去。

    在场只余下秦一琯,他怪叫声:“唉,君兄稽兄,你们怎么走的那么快,等等我!”说完话,将折扇收笼,小跑跟在稽天涯的身后,回去沧桑楼!

    月三蓉望着兄长,周身散出柔和的光华道:“兄长?”

    月沧海摇头,带小妹回栖月居,经过花居时,果断往里面走去道:“陈诟武为樊城世子,他会来沧桑楼,多半是为你,小妹,你往后需要注意他!”

    “他真讨厌!”月三蓉半响,只说出这句,来到花居。

    花居为娘亲的居所,娘亲自从小时候离开人世之后,没有多少年,爹亲也跟着去,只有他们两兄妹会时不时的前来这里。只不过,每回前来,都会想念逝去的故人。

    她轻唤道:“兄长”

    “小蓉,你说的我明白,不过,他的身份还在那里摆着呢,这些年,我们各大世家因为睿山离凡道,所以对樊城的恭敬不断减少。”月沧海淡淡的说道:“你这些年,入江湖展露头角,他的本性难改,往后还是避开他,别与他正面相冲!”

    月三蓉终于正色,来到中心花莆,化开阵法,里面露出菩提枯枝,望向兄长道:“你是说他今晚会这么做,只为要我”

    “你啊,平时在月族,一身冷气平白让内外门生弟子退避三舍!”月沧海轻笑摇头道:“古楼开玄学,你这性子应该收敛,别让我与叔父费心!”随后上前,见到菩提枯枝问:“小蓉,这是?”

    月三蓉回答:“我梦中所得,高人指点,只要它长大开花结子,我想要明白的都会明白!”

    “梦中高人指点?”月沧海望向小妹,来到小妹身边,伸手化丝灵元往菩提枯枝上面去,后面露讶异道:“此树拥有非常强大的生命力,并非死物!小妹,菩提种子分品类而生,你的此株为因果相,并非众相菩提,你”

    你到底有怎样的因果,才拥有如此高品阶的菩提种子?

    月沧海没有将后面的话道出。

    因为他见小妹的面色伤感,所以果断将后话止住!

    月三蓉来菩提枯枝旁边,坐下道:“兄长是指它能成长吗?”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当医生开了外挂〕〔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当维修工的日子〕〔都市之最强狂兵陈〕〔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逆天废柴:邪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