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九大神帝唐风〕〔柯南之初恋是侧写〕〔网游之生死劫〕〔农门福妻是大佬〕〔人在天庭刚成天帝〕〔窝囊女媳叶君临小〕〔穿越农家锦鲤小福〕〔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签到海贼从处刑罗〕〔穿越之直上青云〕〔烈火救赎〕〔苟不住的我把火影〕〔长歌当宋〕〔末日拼图游戏〕〔全职艺术家〕〔模拟神仙是什么体〕〔叶君临叶君临小说〕〔穿越时空之心理系〕〔主角叶君临李子染〕〔神话之我在商朝当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21章 你哪儿凉快往哪儿呆(一)
    内苍月居,月三蓉细细对账目,发现从前的账目已经出现问题,竹剑接手的半年按照正常的眼下诸江湖动荡来论,无可厚非!

    她身为沧海遗珠,既然插手,那么定会疏通个中关窃!

    步夜明有感小姐寒意散发,没由来将前事提起,这一提,就将半年前,冷塑峰、竹剑定过孤支带出。

    他暗自惊讶自己大嘴巴,却只好一五一十道明前因后果。

    月三蓉得知:竹剑身为亲传弟子,住苍月居与冷塑峰抬头不见低头见,早生嫌隙,两人都是年轻气盛,次数多了再所难免发生口角。

    这天,竹剑又看冷塑峰收买亲传人心,偷偷塞东西,走过去当面戳破;却为亲传的南乔生病,月双闭关,只好拖着,正逢冷塑峰带着采购的人员回归,私底下塞了数支人参给他。

    次北固山什么没有?何须人参做人情?

    竹剑少年轻狂,看不得冷塑峰的虚伪,与他争吵。事关南乔,底下的人都让他别介意。偏生冷塑峰也火上加油,要他按下。

    竹剑怒起,指着冷塑峰说,他身为处系大师兄,公然拿着族里的资源做人情!

    南乔吓坏了,手里的人参丢给冷塑峰,哭着跑回中苍月。

    冷塑峰做大师兄的面子里子被竹剑败光,自然要找场子!

    这场争斗,发生内苍月,又是四少之一竹剑的过失,他与冷塑峰斗输,少年心性不会提;冷塑峰赢了没意思,找由头离开就是半年!

    月三蓉亮晶晶的眸子,望向步夜明,问:“你们知道此事?”

    步夜明回答:“竹剑四少快速成长,从前,我与冷师兄一个主内,一个主外时,都会让着他们,现在没人敢惹!”

    月三蓉再问:“你是这样看四少的?”

    这话不漏半分情,步夜明就在她身边,也不知她以何立场问此语。

    步夜明略思,回答:“小姐,有句话,不知我当不当讲。”

    月三蓉低头回账目,道:“许你无罪!”

    步夜明眼带笑齿露白,咧嘴道:“四少太桀骜,总以身份压冷师兄,冷师兄身为外门大师兄,他许多做为都无礼!”

    月三蓉道:“举例!”

    “上回的事,根本不能怪冷师兄。”步夜明听出她话里有松口之意,费尽心思为冷塑峰说话道:“南乔师妹为亲传,身份地位与他相等,找过月医师,不得已才会收下那人参。竹剑一来,口出实话,可他分明就是以身份压人。”

    月三蓉眸色忽转,只道:“你与冷塑峰感情很好?”

    步夜明道:“冷师兄从小能力出众,帮过我许多,不然,我也到不了此地。”

    月三蓉闻言,螓首轻点,算作回应!

    步夜明勿自说:“冷师兄吃苦耐劳,很有上进心,平时温恭节俭,不求回报。竹剑身来高贵,凡事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不知节止。两人一个为内门之首所想楼内稳定,一个外门之首,只求沧桑楼发展平衡。楼主与小姐顾不到之地,都由两人圆回,麻烦自然越结越多!”

    月三蓉薄如轻蝉的唇,终于扬起丝微笑!她这人本就有玲珑剔透的心,又怎会不知内中关窍?心思:沧桑楼的亲传除自己与竹剑四少,又还有谁能挑大梁呢?可是,沧桑楼的四少之首却被外系压的名声狼藉!

    她忽然有些冷,如果这回自己真按罪刑处理竹剑,那么顺了谁的意?会让谁风光无限?

    月三蓉听完步夜明的话,挥手让他下去,闭眸双手轻揉太阳穴,脑袋飞速运转,最终得出一念,竹剑还太嫩了,无法与冷塑峰相提并论!

    夜里,她与步夜明回去栖月居,途红紫竹居,略踌躇,交代步夜明回去,不用再等自己。她脚步轻踩,进入紫竹居;谁知紫竹居没人!

    月三蓉问站岗的竹空道:“兄长去哪里?”

    竹空回答:“小姐,晋州传来消息,竹腾重伤,差点致死。楼主已经与先生交代,带上月双姑娘,连夜赶去。”

    月三蓉蚕眉轻动问:“发生何事?”

    竹空道:“晋州那带并没有稳住,南乔只道竹腾是被黑恶之气所伤。黑恶之气不及驱逐,冷师兄正在为竹腾保命,其他的并没有多论!”

    月三蓉再问:“南乔传来的消息?她人呢?”

    竹空道:“南乔指路,与楼主月双姑娘再度返回晋州。”

    月三蓉惊讶,晋州为冷塑峰所带的弟子吧?竹腾虽然比不上竹剑的实力,但也为不可多得的月族亲传,怎会重伤?她知竹空也担心,只道:“好好守着,切莫三心两意!”

    竹空略掩担心,道:“小姐,我明白。”

    月三蓉点头,往洄阁而去!

    竹空道:“小姐,您要去找先生吗?”

    月三蓉问:“怎样了?”

    竹空道:“楼主走前交代您只需要顾好当前要务,并不需要多管其他的事!”

    月三蓉颇意外的望了眼他,蚕眉轻动,回道:“我明白!”

    既然兄长已经交代自己别乱来,那么自己还是先将手上的诸事理顺!月三蓉向洄阁的步子转动,往前走,回栖月居!步子还没踏出数步,品诗苑火光冲天。

    她微楞,化光赶往品诗苑!

    品诗苑为沧桑楼存放古藉、密典的地方,座落在半山腰,临近古楼,离紫竹居有不小的距离。

    月三蓉赶去的时候,品诗苑的火虽然熄灭,但是半山腰的火却刚刚开始。这里的火光,成功引来银血居、苍月居的所有人注目,有灵元的人,运元救火,修为低的拼命提水灭火!

    步夜明奋力的救火,人群中谁喊了声:“小姐来了!”他回头,差点掉泪的上前道:“小姐,您终于来了!”

    月三蓉见这火势,已经燃烧到山上,品诗苑外围已经成为灰烬,眸子的冷意能结三尺寒冰!她袖风一扬,寒意从众人面上轻拂而过,半山腰的火热如冰冻!

    品诗苑的人,望着她,眼带惊讶!

    她问:“夜明,怎么回事?”

    步夜明下跪,被她运灵元带起,才道:“我刚刚与小姐分离,就听竹雨来报,品诗苑的陈世子,不肯悔过。前来关心,还没走进,这里已经火光冲天。”

    她转向竹雨!

    竹雨上前道:“小姐,我负责押陈世子前来;他开始安份,月寒术解开之后,留连品诗苑,半分没有改过自新的模样;师兄已经从紫竹居出来,我才会请人,谁曾想回来就成为这个模样!”

    她再望向陈诟武!

    陈诟武嗤笑道:“怎么了月姑娘,你不是有什么决吗?只要运转品诗苑发生的所有经过一清二楚不是吗?为何要来问我?”

    月三蓉蚕眉轻动,对步夜明略点头。后者将围在沧桑楼的少年子弟驱散。她才上前,运转永恒决,陈诟武是什么也没做,只打翻一盏油灯,并且将火势压制到一定程度,等人多才撤招!

    她三世为人,首回对陈诟武起了除之而后快的心!

    月三蓉望向他,冷冷道:“理由!”

    陈诟武好笑开口:“什么理由?品诗苑失火,我善心大发的救火,阻止不了,才会这样。”

    月三蓉道:“陈世子看来对沧桑楼颇有不满?”

    陈诟武道:“我哪里有什么不满?可惜了一片善心,竟被你当成驴肝肺,下回,我宁愿做旁观的,什么也不动,好不好?”他说话时,侵身对月三蓉耳边轻声细语。

    竹雨怒从心起,雨洛剑起,口里念道:“输不起的鼠辈,知错不改,今天,我定要好好教训你,一赔品诗苑之烧灼!”

    竹雨起剑,月三蓉、步夜明没有反应过来之时,直刺陈诟武;后者武魂剑上手,数个剑花轻挑,将他压制。他的剑法在月族能排得上号,面对陈诟武,就有点华而不实,招式虽然纯熟无比,但是每招都会被陈诟武料敌机先,出招之前被压制!

    月三蓉见两人大打出手,如果开始兄长交代要远离陈世子,那么在陈诟武几次三番的挑衅下,就会选择相应的对策!总不可能每回都让他来祸害沧桑楼吧?

    她起手化元,月寒术分向两端,阻止两人相对,望向步夜明。后者拉住竹雨。她才问:“陈世子,你想干什么,说来吧?”

    陈诟武哈哈大笑,笑后才道:“还是月姑娘懂得礼数!”随后又来月三蓉身边,低低的道:“你早如此说,相信我们之间什么事都不会有!”

    她不动声色往后退道:“开出条件!”

    陈诟武只道:“沧桑楼的玄学,我半分都没有兴趣,传闻沧桑楼的沧海遗珠为人冷傲不解风情,更加容颜惊天,你说我们可有机会成为朋友?”

    月三蓉没有说话!

    品诗苑只有寥寥数人,听了这话风中凌乱。

    接话的为君义奥。他下午与稽天涯、秦一琯去后山游玩,远远见沧桑楼火光冲天。稽天涯对楼中环境熟悉无比,立刻道出为品诗苑起火。

    三人照眼,君义奥、稽天涯留下数个侍卫,与秦一琯从后赶来。两人前脚踏入品诗苑,此语就入耳。

    君义奥道:“世人都没有,跟老鼠屎成为朋友的兴趣,你哪儿凉快往哪儿呆,别拢人了!”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当医生开了外挂〕〔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当维修工的日子〕〔都市之最强狂兵陈〕〔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逆天废柴:邪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