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因为仙气过剩他养〕〔炎黄神眷〕〔我能点化世间万物〕〔重生年代文孤女有〕〔上门狂婿〕〔全职公敌〕〔我自镜中来〕〔贫道张三丰〕〔爆笑穿越:王妃是〕〔团宠妹妹六岁半〕〔重生八零做团宠小〕〔末世:每周一个神〕〔继承三万亿〕〔诸神世界:我成了一〕〔王者时刻〕〔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带着系统做巨星〕〔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天王殿在线全本〕〔九仙神域唐风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23章 小蓉,接下半个月处理楼内诸事
    先生月半昗于古楼传授玄学,玄学授课不比寻常书院的六艺。

    江湖百家少年子弟渡过开始六神无主的阶段,也能安稳坐下,至于听进多少,实看个人悟性!

    日上三竿,后山结界传来一阵通天巨响!

    月三蓉头个反应后山深处的,灵识初开的妖兽出现!

    她与叔父相视,蚕眉微皱!

    次北固山可谓沧桑楼的倚仗,虽然时不时有妖兽走动,但是与月族泾渭分明,从来不会扰乱沧桑楼!

    她所想的为:此回兄长离开,可别让沧桑楼的人有损!

    月三蓉、月半昗不分先后去后山结界,走时心照不宣,留下禁制,没让古楼的人轻易跟来。

    两人前来,所见步夜明带了数个弟子,正与一只通体漆黑的大地狼相对,大地狼旁边还有只金毛狼双瞳血红,后腿血迹斑斑,腹大如鼓有小生命,正要出世,却不知因为何因,所以待产的它濒临危险。

    月半昗、月三蓉同时想到:母狼难产,黑狼求缓!

    嗷

    漆黑的野狼灵兽初开,身手矫健来两人身边,指向金毛狼,神情如人性,似哀伤,似肯请两人救它!

    步夜明快速拉起受伤的竹雨、竹空,退下为两人疗伤。

    而暗中,还有似发未发的狼群!

    月半昗上前,拈胡子为金毛狼传输灵元,发现母狼腹内阻止小狼出世的从前所受的暗伤。他犯难了,运元为母狼疗伤,则会让狼崽胎死腹中,不治伤母狼挻不过这关。

    古楼的封禁只限于灵元修为低的人,诸如稽天涯、君义奥轻易就能破开两人禁制,从后面赶来。

    月三蓉撇眼数人,来到母狼身前,温柔的语气淡淡的说:“我且救你试试看,你先收拢利爪!”

    呜…金毛狼点头,眼神凄危!

    嗷呜,漆黑的狼,收笼全身锐利的光芒。

    月三蓉对旁边的月半昗道:“叔父,你且退开吧!”

    月半昗问:“小蓉,你知怎么做?”

    她三世以来,见过稳婆接生,蹲下身,给母狼一下一下按圧腹部,母狼也很温顺的配合。

    许久,狼崽没有出身!

    君义奥有感,环视一圈,没找着冯莺,暗嘀咕声:什么嘛,冯姑娘莫非不用上课,总往后山跑!说着人先上前,来某人身边道:“商蓉,这样能行嘛?”

    月三蓉知他意,道:“且试试。”

    “你都好久了,再下去母狼奄奄一息…”

    “去取些止血的草药来!”

    “啊,哦!”君义奥闻言起身对上前的稽天涯道:“稽兄,你去取些止血的草药吧!”

    稽天涯闻言,与身后数人取草药。

    君义奥回某人身边。

    月三蓉并没理会他。

    此时,母狼瘫在地上,连挣扎、呜咽的力气也没有了。

    见此,月三蓉手化净身符,将手洗干净,如稳婆模样,手伸进了母狼的肚子里,一只、两只,总共抛出五只狼崽!

    君义奥瞧着某人微冷的泛起神圣不可侵染的光芒。他瞬间想起:认真的女子最好看!

    他将幼小的狼崽往旁边挪,伸手将人额头落下的流苏抚到后面。

    月三蓉亮丽的双眸望了他眼,接过好友手上的止血药,搅碎放入了母狼的口里!

    谁知,稽天涯犹如知道君义奥的想法,将他挤开,对月三蓉道:“蓉蓉,你怎么知道这个办法,可让母狼产崽?”

    月三蓉道:“学的。”

    “你学谁的?”

    两人异口同声。

    月三蓉运元为母狼疗腹内暗伤,双眸轻动,回答:“这并不重要!”

    君义奥深遂的五官扬起笑道:“商蓉你就说说呗!”

    稽天涯怒瞪抢自己话的人,道:“蓉蓉,眼下母狼没性命之危,说嘛!”

    月三蓉忽略两人的话,抱过母狼、狼崽交给漆黑的狼,接过稽天涯手里消炎止血的草药,都给黑狼道:“这些为护它的草药,没了可寻到此地,切记不可再拢楼内子弟的安宁!”

    嗷,漆黑的狼眼里带感激!狼是群居的动物,它这声出,暗处的狼群似乎有感它的命令,纷纷退去!

    君义奥、稽天涯意外的望眼漆黑的狼,两人与月三蓉对视,君义奥道:“喂,你还带了帮手?太不够意思了吧,难不成你还打算鱼死网破,它没救了则带上身后的,呃,伙计抄了沧桑楼?”

    漆黑的狼,毛发峥嵘双眼如铃,似要攻击他,嗷呜……

    君义奥快速退开道:“行行行,你还有理了,与她相同的德行,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就对了!”

    稽天涯不知死活的一句:“君兄你说与谁相同的德行,蓉蓉吗?”

    “呃”君义奥才发现嘴快一时爽歪歪,将漆黑的狼首以及某人都得罪了,略抬眼瞅向两边,才道:“商蓉,你听我解释,我真不是故意”

    “不必”

    “什么不必,我是说它很有个性,啊不对,我是说沧桑楼很有个性,啊错了,我是说次北固山成长的喂,你别走啊,我话没说完呢!”

    月三蓉没理会他,漆黑的狼带上金毛母狼、狼崽离开后,与叔父回沧桑楼。

    君义奥说的话,有感成为耳旁风。他又怎么会接受,上前拉着某人。

    月三蓉平时很少有人会如此近身,遇上个蛮不知礼的人,被他一带,脚上绣青莲缠青丝的绣花鞋掉了。

    她蚕眉微蹙,刚想弯腰穿上。

    他自然而然的蹲下身,将掉落的鞋子,三下五除二的给她穿好,口里忙道:“商蓉,我不是故意的啊,你说你这人真是,说走走,说离离的没提前打招呼,我肯定会着急的嘛,这回怪不得我,是你没商量,对不对?”

    君义奥说着话、做着事,完全不知已经超出正常江湖百家的礼仪规范很远。

    月半昗本来在旁边乐呵呵的,感觉自己的侄女是全能的,连为母狼接生都会,见君义奥如猪蹄恬不知耻的将小蓉扯过来又穿鞋的,风中凌乱的指着他,半天说不上话道:“你…”

    稽天涯本不爽君义奥竟然敢做自己从前为蓉蓉所做最寻常的事,开口怼,让君义奥着急的找不到北。

    他就笑口大开的跟在蓉蓉身后回古楼;哪知还没一瞬,君义奥竟当着江湖百家以及蓉蓉二叔的面,为蓉蓉穿鞋。

    他牙齿喃痒、拳头发痒,恨不得将君义奥碎尸万段!

    月三蓉有感二叔、好友怒火犹如燃烧九重天,转瞬明白君义奥在干什么,浑身寒意散发,彻底让所有人感受到愤怒!

    君义奥并没有感受不妥,起身见某人容颜着冰、稽天涯双目怒睁、先生吹胡子瞪眼;挠头问:“商蓉稽兄还有先生,你们怎么了吗?”

    呵

    他师弟气乐了,很想上前扯走他,却没扯动!

    他问:“玄离,你又发哪门子疯?”

    君玄离面色铁青道:“君无悔你再丢人现眼,我立刻打死你!”

    他再问:“话说你们个个怎么了,我又做了什么?”

    君义奥从来不注重礼仪教养,对女子礼节那套,早已丢到十万八千里远。镜南山独孤奉君氏的人对他那是没有办法,他从小就是玩过来的!

    他怎会知男女授受不亲?男女有别之类的统统见了河水,打了水飘!

    君玄离:“你有病嘛,没事碰姑娘的鞋子干什么!”

    君义奥:“玄离你找死,我这不是给商蓉穿鞋么!”

    君玄离:“姑娘的鞋是你轻易能动的么?”

    君义奥:“那商蓉是我拉了才会掉鞋子,怎么不能碰?”

    君玄离:“君无悔你去死!”说完一掌轰向他。

    稽天涯起手纳元,掌动如风,风从虎,虎势迅猛,接下他一掌道:“君云龙,你退下,今天我替独孤奉君氏教训不知死活的他。”

    稽天涯听了两人的对话明白并非君无悔有意而为,而是君无悔根本不知还有礼这套。他想到自己望尘莫及的就是与某人亲近,却被君无悔无心的捷足先登,火气十足!

    君义奥完全懵道:“喂,稽兄我是君义奥,你凭什么揍我?”

    稽天涯掌势锐气不减道:“我揍的就是你,今天你哪也别想去!”

    月三蓉寒意渐散,停止于前,片刻与叔父相视,见叔父严谨的面目怒意未消,只好道:“叔父,我们走吧!”

    月半昗抚着胡子,向天长叹,心里暗念:独孤奉君氏收的什么人!回道:“小蓉,你接下半个月处理楼内诸事,打点沧海交代之事,完成后再回古楼!”

    月三蓉道:“叔父不等兄长回来?”

    月半昗心念:等什么等,再等下去我家的白菜都会被猪供了!口里道:“你天生敏捷,沧海此番出去必会带回塑峰,贡应问题需先解决!”

    月三蓉闻言,也知此事迫在眉睫,道:“我知!”

    月半昗道:“夜明就跟在你身边近身护卫吧,夜里破例,让他留在栖月居守护!”

    月三蓉问:“为什么?”

    月半昗道:“你姑娘家的独自呆在偏远的栖月居,出事了也没谁知晓,夜明为外门弟子的二师兄,让他跟着你,我放心!”

    他说转身对步夜明道:“你从今天起,交接苍月居察夜给竹雨,夜里守护栖月居,与小姐清察贡应之后也别接其他任务,守护栖月居为你一年的要事!”

    步夜明双眼滞呆,心里狂喜,有感从今往后,自己是离小姐最近的人,回神跪下双手抱拳扣礼道:“是!”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当医生开了外挂〕〔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当维修工的日子〕〔都市之最强狂兵陈〕〔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逆天废柴:邪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