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风唐雨柔许莹莹〕〔豪婿战神〕〔仙帝重回都市唐风〕〔镇国战神叶君临〕〔叶君临小说〕〔镇国战神〕〔权宠天下(元卿凌〕〔叶君临李子染全文〕〔无敌仙帝唐风唐梓〕〔苏清荷〕〔金屋藏宠〕〔余冬田蜜〕〔舒清顾盛钦〕〔林炎〕〔我真是正道的光〕〔第九大神帝唐风〕〔我咋就文娱全能了〕〔日月永在〕〔柯南之初恋是侧写〕〔网游之生死劫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26章 商蓉,我来道歉(三)
    沧桑楼楼规重中之重为:心玉没有动,则不能动情!心玉归根结底为心识所成的玲珑剔透的玉,平时存封心境,除却自己能知是否有动过,其他人,只有通过灵元,才能知心玉的状态!

    月三蓉的心玉,早年已经被冰封!

    她那身寒气,被心玉压制,心玉会随着自己的气息越强,越快被寒气封住。

    月三蓉平时的冷,多半原因来自心玉被寒冰笼罩!

    她只留下一息,没有冰封心境,这些年灵元修为越发精纯!心境越发简单、纯粹!寒气越发快速侵袭心境!

    如果她只是简单的运转灵元,那么不至于让气息强横到冰封心境!最主要的原因是,她今天生气了!

    月三蓉平时的修为高超,永恒决也高强,为月族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叔父月半昗称为最快修仙得道的人;动用灵元与人动手,断不至于让寒意内息侵扰心境!

    心玉的存在为每个沧桑楼谪传从出身都会带的一块玉!这块玉为月族血脉特有的、从出身就注入心境的玉!

    月三蓉三世重生,心玉非但没消,三世心玉合而为一,使得她的心玉比寻常人的凝实,带来的力量强大,反之,寒意也越发快速的侵蚀心境!

    她对心玉的认识有与无都一样!因为她从来不相信心玉没动,所以不能动情的传说!

    她不重视,并不代表叔父、兄长也会放任她将心玉冰封!

    月半昗才会怒意冲天,出手伤君义奥!

    她闻得叔父的声音,寒意渐消,任亲辈将内息压制问:“叔父怎会来内苍月?”

    月半昗灵元传入她体内,将心境的寒意驱除道:“小蓉先别说话,我会替你教训君无悔,你先冷静,别再让心境笼罩寒冰!”

    她好笑道:“叔父,我已经没事了,你先停止传送灵元!”

    月半昗不信!

    她开口:“我真已经没事了!”说完运永恒决,这回虽然有寒意,但是为月族特有的寒意。并非如刚才带起淡淡的寒冰气息。

    月半昗才收手,额头冒着冷汗,可算虚惊一场,回归正题问:“你怎会与君无悔对战?”

    其实不用问也明白,小蓉性子冷淡,如果君家小子没招惹,那么内苍月也不会化为灰烬!

    月半昗摇摇头,暗叹:丫头的脾气倒是越发大了,年纪轻轻的什么事都冒冲,不能坐下来好好谈谈?

    她得见叔父的神色,双眸微敛,却回答:“没什么!”

    月半昗捏着胡子,长叹声轻笑道:“小蓉,你啊,沧海说的果然没错!”

    她问:“兄长说什么?”

    “他临行前千万交代叔父,别对你那么严格,你啊越长大越倔强了!”

    她才道:“叔父,我小时也这样!”

    月半昗果断道:“你先留在这里,任门生处理吧,我先回古楼!”

    她揖礼道:“恭送叔父!”

    月半昗转身,小蓉已经没事,他必须回古楼,古楼那般家伙可不是吃素的,离开时间久了,竹剑四人镇之不住。他有些心塞,沧桑楼今年可算最为风雨飘摇啊!

    月三蓉目送叔父离开,抬用运转灵元,淡淡的灵元缠绕双手,如螓首似蚕眉的容颜,首现困惑!她明白刚才如果不是叔父阻挠,那么自己会失控!

    她从前冷淡,却不至失控!遇上君义奥怎会出现失控呢?她站在内苍月外围,任门生、弟子收拾残败的院子,短暂的疑问出现脑海,那人的身影始终挥之不去!

    步夜明冷汗连连的回来,听完门生、弟子的传达,只感小姐果真被自己猜对了!

    他上前道:“小姐,您不如去中苍月稍坐会?”

    “苍月居的交接完了嘛?”月三蓉回神望他开口:“我们回栖月居吧!”

    他连连回答:“我刚才已经交接竹雨了,小姐您今天不用坐镇内苍月了吗?”

    “明天你陪我去采购!”月三蓉答非所问的开口:“内苍月门生弟子需要时间整休,七天后我们再倒回来!”

    他望向化为灰烬的内苍月,明明额头还挂着冷汗,还是万事可乐道:“小姐,您怎么与君公子对上,他是否口出不训,才会让您教训他?”

    “嗯?”月三蓉薄唇轻启道:“夜明很闲吗?”

    “不不不,小姐,我错了!”步夜明终于收敛乐意,道:“小姐,我这就跟你回苍月居,您可别罚我抄楼规,最近有许多的江湖百家少年子弟抄楼规,品诗苑的楼规处,门生记都记不过!”

    月三蓉轻声:“哈!”随后起身回栖月居!路上她说:“夜明,明天让竹空代替竹剑!”

    步夜明问:“为什么?小姐您是要处治竹剑?”

    他一楞冒似小姐近段时间都在着手调察账目之事,难道有答案了。小姐不是始终支持竹剑吗,为何会让竹剑离开古楼听学的地方?

    她回答:“竹剑半年前负责采购,明天下山,我需要带上他!”

    步夜明道:“我说呢,我会传达小姐的消息!让竹剑明天跟我们下山!”

    “嗯!”

    月三蓉回归栖月居,夜里,只有稽天涯偷偷摸摸的回来原本的窝里休息。她半睡半响之间,听到步夜明阻止稽天涯进入,翻个身继续休息!

    天明,竹剑早早在栖月居外围待命!

    月三蓉收拾好自己的一身,今天的她身穿攸青色长杉;小袖、紧身、腰间别着块月牙白的玉佩;玉佩的流苏随风飘扬,穗子为尽头为白,底端冰蓝色;她手中清寒剑与玉佩相辅相成,神秘且如谪仙的站在人前,轻风拂过,宛如寒烟若梦,使人无法轻易离开视线!

    稽天涯由于昨天回古楼被先生专门训了顿,沧桑楼的万年老四,谁也无法管制,先生所兴阂半眼,放任他胡来!他听步夜明说过,今天月三蓉下山采购,果断逃课,早早起身徘徊栖月居!

    月三蓉望他跟着下山,没有多问,当来到山门口,看到君义奥时,双眸微皱!

    君义奥上前与某人打招呼道:“商蓉,我没有见到稽兄,因此在栖月居外面等待!”

    他等待之时,听闻栖月居的人要下山,自觉来山门。

    只有来此地,才不会被轰回古楼!

    月三蓉只道:“你应该回古楼!”

    君义奥自觉拖上稽天涯道:“我回去,他也得回去!”

    稽天涯牙齿都喃痒道:“君无悔,你就不能别凡事连带上我?”

    月三蓉冰冷的眸子扫向两人!两人谁也不回去!她基于昨天的气,生的莫名其妙,今天面对君义奥倒是越发冷静、高贵,直接动手,完全没有给那人开口的机会,手起月寒术,快不及眼将君义奥、稽天涯封住,随后望向守山门的亲传弟子!

    两门生收到小姐的提示,快速将封住的人送回古楼!

    月三蓉带上竹剑、步夜明,身后还有两个收账的弟子,数十个外系专门负责采购的弟子,快速下山!这趟下山,她主要是为熟悉采购的最大限度以及最小支出,跟去查探行情!

    门生推着大车的酱、醋、粮、盐、糖,以及支撑运作的门生弟子的衣裳、布匹回来时。月三蓉跟在队伍后,对采购的方面彻底的熟悉!

    她这回所查的为外系采购,还有专门护送至山脚的水陆两货,这些,她也在回程路上,向竹剑问明经过以及具体的流程!

    “每年次北固山会在五月专门收一季麦子,那里的开销,足够月族土生土长的人供应!”竹剑对小姐,佩服十足,问一答十道:“山上的灵药灵兽,时不时也有历练的弟子会采颉!采颉上交则可得到相应的报酬,如果不想上交,那么可以备不时之需!”

    竹剑将自己所知贡应这块全部道出说:“沧桑楼内门的人,因为有进入后山历练,以及随时可以出入江湖游历的资格,所以动用的外物资源很少;他们每个月都有不少月奉,下山除强扶弱,也并不会动用百姓的私有之物!”

    “沧桑楼外系对这方面,管制远远没有那么严格;我接手的头个月,望着账目与竹腾竹雨竹空四人商量许多,决定不补漏差,任冷塑峰上报!”

    月三蓉玲珑剔透问:“缘何提起动用百姓私有之物?”

    步夜明嘴巴干哑!

    竹剑看了他一眼,冷笑,对上小姐却带笑道:“内门的弟子月奉不少。中苍月却总有弟子在传,内门弟子怎么娇身惯养,每回外出游历,都会与凡尘俗世有勾结!”

    月三蓉冷眸撇向步夜明!

    步夜明结巴道:“小姐,这是,这”他说不上话!

    月三蓉转身,清冷道:“许你无罪!”

    竹剑在旁边冷哼声:“他当然无罪,因为他只会包庇冷塑峰,所以任那些流言蜚语四处泛滥!”

    月三蓉护送采购的队伍回山,落下大截问:“谁是散发者?”

    竹剑望着步夜明!

    步夜明望着两人,说不上话!

    月三蓉开口之前,步夜明道:“小姐,那只是外系的生存手段罢了,根本就是无关痛痒的玩笑话;冷师兄虽然没有阻止谣言散发,但是在他面前谁敢公然说亲传弟子的坏话,都会受到相应的处罚!”

    竹剑闻言冷哼声,却没有反驳!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原来我是修仙大佬〕〔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当医生开了外挂〕〔当维修工的日子〕〔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朕只是一个演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