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风唐雨柔许莹莹〕〔豪婿战神〕〔仙帝重回都市唐风〕〔镇国战神叶君临〕〔叶君临小说〕〔镇国战神〕〔权宠天下(元卿凌〕〔叶君临李子染全文〕〔无敌仙帝唐风唐梓〕〔苏清荷〕〔金屋藏宠〕〔余冬田蜜〕〔舒清顾盛钦〕〔林炎〕〔我真是正道的光〕〔第九大神帝唐风〕〔我咋就文娱全能了〕〔日月永在〕〔柯南之初恋是侧写〕〔网游之生死劫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28章 商蓉,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月三蓉带着采购的人回来时,沧桑楼的先生得知侄女遭受追杀,气的在洄阁摔了套珍藏的茶盏!

    月半昗决不估息半路追杀的黑恶之气!隔天传出沧桑令,只为一探活动沧桑楼附近的黑恶之气,为谁在背后操控!他下达的命令,倒让沧桑楼的轰动、杀氛锐减!

    步夜明已经于苍月居交接,苍月居没有他的位分。

    月三蓉思前想后,调令竹剑前来栖月居,近身照顾步夜明。

    冯莺闻的消息,与稽天涯、君义奥纷纷前来关心。她懂医术,精心为步夜明疗伤!

    转瞬,从前清清冷冷的栖月居,倒成为热闹之地!百家子弟、月族亲传以及从前不为所动的人,无事都会前来溜达个数圈,再离开!

    君义奥倒是个清客,一回生二回熟三回赶不走,干脆在栖月居备下一屋子,厚颜无耻的住下来!以他的话来论,近水楼台先得月!至于此月与彼月的差距,只有他自己清楚,某人还在生气。

    他有时都会感叹:月族的人真的静如处子,动如狡兔!明明他已经很注意分寸了,还是会时不时的唐突某人!那天内苍月的事,事后问过稽天涯,明白那货为何跟在某人身边那么久,还没有捕获芳心,感情是某人将自己的心玉冰封,才会在内苍月止不住自身气息,与自己大动干戈!

    她到底有多不知爱惜自己?

    君义奥夜里睡不着,站在栖月居,望向美人榻上静倚闭目的绝代佳人,谁知出神不知某人何时醒来四目相对!

    他结巴道:“商蓉,我睡不着!”

    月三蓉落榻,随手拿起披风,披上出院外,抬起眸子望着天上星光耀满天!

    他终于长叹问:“商蓉,我说你不要那么高冷啊,你看我活的多潇洒快意,哪有你这样的人,明明很生气还一味的压制是想将自己气死嘛?”

    月三蓉默数三声!

    另道欠抽的话语响起道:“君兄,这么晚了,你出来赏月么?”

    他满脸黑线,总算明白什么是电灯泡了!只好道:“稽兄你呢?”

    “我找蓉蓉!”

    “我也是!”

    两人相对,随后同时望向坐在月下凉亭,自从回来就闷闷不乐的某人问:“蓉蓉,商蓉,你为什么出来?”

    她轻笑了声:“哈”随后问:“这是栖月居,我需要理由?”

    “哈,说得对。”君义奥尴尬的笑,某人不止不爱惜自己,还是个很会讲冷笑话的人呢?开口道:“这里是你的,不过也没有什么好的所在,我跟你说,你如果有机会前来镜南宗,那么我可以带你去独孤奉君氏好好转转!”

    稽天涯泼了勺冷水,使他透心凉道:“蓉蓉是谁,你还真当你能打动,打开心玉么?”

    “我!”君义奥只想踹他两脚,没资格,只好做罢,转向问:“商蓉,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有关白玉衔金佩的对狮哦,你想不想听听?”

    月三蓉望他一眼,很快别开螓首!白玉衔金佩的对狮不是送给了沧桑楼,自己为何还要听那什么故事?

    她一般不怎么开口,因此,不语!

    倒是稽天涯来句:“君兄,那对狮子听说有段不为人知的故事,难道传言为真?”

    “那当然啊!”君义奥好不容易可以与某人说话,不被赶走,为补先前遗憾,卖力的道:“白玉衔金佩的对狮,雌雄成双,天生一对,地造为偶。它最初的成立为情缘的线牵,意寓美好的未来!”

    “这对狮还是从稽仲府流传到独孤奉君氏的呢!”

    稽天涯略有耳闻,所知不多,立刻来了兴趣,与月三蓉对视,之后问:“君兄,怎么回事?”

    君义奥总算松了口气,娓娓道来:“相传很早的时候,君家老祖有位谪妹,不远千里去天樊城书院求学,却与稽府少主相恋;两人情投意合,然而稽仲府镜南宗的族人却反对他们;天樊城书院还有良心之人,不忍两人被棒打鸳鸯,闹大之后,两人还是没有分开,先生却让他们在一起!”

    “噗!”稽天涯没心没肺问:“君兄,你是打从哪里听来的?”

    君义奥满脸黑线回答:“你别不信,这真有!只不过你稽仲府封杀这段过往,稽仲府的后代才不知此事!”

    稽天涯好笑道:“那你是不是想说稽仲府少主始乱终弃,将镜南山的姑娘抛弃,镜南山姑娘放不下,再三纠缠,最后感化了少主,才会牵线,让两人以对狮为信,永世相守?”

    “恰恰相反!”君义奥没理会稽天涯是嘲是讽,对月三蓉道:“商蓉你听说过血融吗?”

    血融以自身鲜血为引,融合另一个人的血液,以天鉴术为介,祈愿天听,一年三百六十夜,夜夜传达来自彼此的想念,不断精深修为,以此排除外在所有恩怨,让两个来自两端的思念相合,成全此生情分!

    稽仲府的少主稽无常非但没有放下,镜南宗的君思绣,两人互生心意,为了不必要的纠纷,勇敢站出来,将各自门里的诸事统统处理!

    最终稽无常完成稽仲府的考验,从少主的身份解脱,前来独孤奉君氏找君思绣。

    君思绣因为保全两人情分,所以耗尽心力修练血融天鉴,见到稽无常之后,长眠于他身边!

    稽无常不愿相信再次机见所要面对的为与佳人分离的长相思,来到伊人面前,明白是非之后,将人葬在约定的地方,镜南山的丛林深处。久而久之没有出现人前!

    数个甲子后,独孤奉君氏的后人,无意进入后山丛林深处,稽无常时常相伴君思绣的地方,那里没有人,更没有坟地,只留下白玉衔金佩的对狮!

    后人将对狮带回镜南宗,宗主发现对狮蕴藏强大的灵元,足够使两个凡人一步登天!

    白玉衔金佩的对狮从此一直留传与独孤奉君氏。

    因为它的强大,所以无人动用过对狮的灵元!独孤奉君氏的历代宗主,为探查对狮的来源,因此,每任宗主都给它一个故事,总之让对狮最真实的来源成为秘密!从此,江湖百家的人只知镜南山独孤奉君氏的对狮背后有段不为人知的故事,而真实的过往,却没有多少人知晓!

    此回听玄学,镜南山宗主知义子君义奥不会让沧桑楼省心,送拜师礼竟然将对狮送去,只为让君义奥能在沧桑楼呆一年,别回独孤奉君氏祸害镜南山!

    月三蓉听完,螓首有不解,望着君义奥,没有多问,为什么独孤奉君氏的人那么肯定对狮就是两位前辈的灵元血融天鉴所化!

    稽天涯欠抽的嘴巴张成圆型,眼里满是惊讶。

    君义奥不理他,有感某人不会排斥自己,讲完故事立刻问:“商蓉,你们遇追杀的途中,是黑恶之气在动手?”

    月三蓉点头道:“正是如此!”

    他开心道:“那些黑恶之气怎会发展如此快速?我们之前曾见到控制的源头,它们控理来说,不应该发展的如此之快!”

    月三蓉反问:“如何说?”

    他回忆道:“如果背后有人操控,那么只能说,总源头的人,修为已经更上一层楼!”

    月三蓉对此,没有疑惑!

    他却外兀自念道:“不应该啊!”

    月三蓉问:“怎讲?”

    他再度解释道:“我们探索那黑恶之源时,那里并没有多少人,短短时间就已经有了人来操控黑恶之气,这段时间,到底有多少人,命丧黑恶之源的手?”

    这个问题问出!

    在场三人谁也没有回答的可能!因为他们只为沧桑楼的百家子弟,所以并没有涉入多深的江湖,对此,无论是黑恶之源亦或气息他们能了解的都有限!

    谁也给不出答案!夜风轻送,三人月下对坐,天亮后,各归正事!稽天涯、君义奥回归古楼;月三蓉则处理沧桑楼内事。

    竹剑留守栖月居照顾重伤昏迷的步夜明,一顾就有将近半个月!步夜明有冯莺的冶疗下,总算抢回条命!他这天刚刚有好转,就听亲传弟子回报,挽商君携大师兄回沧桑楼。竹剑听后跳了数下,开心的将他丢下,快步飞奔赶去紫竹居?!

    步夜明趴地上,久久无法闯息,闭上眼,伤口痛的眼泪滑出,连连问候竹剑祖宗十八代,只好慢腾腾的找椅子,坐下恢复伤势!

    月三蓉刚好从灵脉出来,见他一人面色苍白坐在栖月居,疑惑道:“夜明?”

    “小姐。”步夜明尴尬的笑,笑里面色惨白,很是瘆人!他只好道:“竹剑听闻挽商君已经回来,丢下我,自个去了!”

    月三蓉上前给人传送灵元,恍然道:“兄长回来,竹剑已经赶去了?”

    “是!”

    “你先回去休息,我去一会兄长!”

    步夜明回答:“是”随后又开口:“小姐!”

    月三蓉转身问:“何事?”

    他问:“关于贪财的解决,您可有想到办法?”虽然这些天竹剑守在栖月居照顾自己,但是他明白竹剑肯定知道什么,才会连忙跑去见挽商君!他无法动弹,只能问小姐。

    月三蓉回答:“夜明,叔父让你留在栖月居,这就是你的本份,余下的不用操心!”

    他大声道:“小姐您不会处理大师兄吧?”

    月三蓉没有停步,回答:“不会!”说完去紫竹居!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当医生开了外挂〕〔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当维修工的日子〕〔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逆天废柴:邪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