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风唐雨柔许莹莹〕〔豪婿战神〕〔仙帝重回都市唐风〕〔镇国战神叶君临〕〔叶君临小说〕〔镇国战神〕〔权宠天下(元卿凌〕〔叶君临李子染全文〕〔无敌仙帝唐风唐梓〕〔苏清荷〕〔金屋藏宠〕〔余冬田蜜〕〔舒清顾盛钦〕〔林炎〕〔我真是正道的光〕〔第九大神帝唐风〕〔我咋就文娱全能了〕〔日月永在〕〔柯南之初恋是侧写〕〔网游之生死劫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30章先生去秦州参加朝暮会
    月三蓉的玄法之学,三世归来,已经到达登峰造极的地步!本身天赋极佳,被世人按沧海遗珠的名号,亮响、尊贵、至高无上!更为月族数百年难出的绝世天才,最早得道成仙的人,没有之一!

    她能有如此华丽无双的美称,处事方式、遇事准则自当有一套!

    月族这些年来,由于人脉凋零,自从前楼主夫妻双双离世之后,能挑大梁的除却楼主、先生,只剩下月三蓉!

    她身为楼主小妹,必要时,不会推却,否则,不会明知是麻烦,还将贪财之事、竹剑之事往身上揽!既然将诸事揽下,那么自然有处理的办法,并且依从三世来的准则,会将诸事理下去,不让兄长、叔父操心!

    古楼开玄学,月半昗竟然要去参加秦州秦纾宫开的朝暮会。

    此会的重要程度为:江湖百家连合商讨应该怎么对付黑恶之气,不让黑恶之气再度防不胜防的去祸害百姓!

    月半昗不得不去!

    这是身为月族先生的责任,也为沧桑楼月族屹立次北固山数百千年来,不得不面对的江湖风浪之一!

    他离开,古楼的接续变成月三蓉!

    当月三蓉进入古楼之时,江湖百家少年子弟不可思议的望着倩影!

    月三蓉亮晶晶的眸子扫向众人,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安静的翻开玄学古籍;任竹剑、竹空以及另外两个亲传弟子目瞪口呆的站岗。

    古楼的人以为月三蓉来为自己讲解玄学!

    谁知竟当着众人的面坐下!

    这有点让众人措手不及!

    稽天涯冷汗直冒道:“蓉蓉?”

    月三蓉望向他!

    稽天涯道:“先生离开,你不会就坐在这里一个半月吧?”

    月三蓉好似才反应过来,冷冷的望着一圈,道:“先生离开月余,余下的的日子,诸位可自行参悟玄学;实有不懂之地可请教在坐道友;无论诸位想干什么,一要安份;二要静心;三要按时前来古楼,其余的不用向我汇报!”

    “呃!”稽天涯欠抽道:“蓉蓉,你就是这样来唐筛我们的么?”

    她问:“我唐筛你什么?”

    稽天涯有感她身上的寒越发重,连忙摇手道:“没有,没有!”

    她再度道:“诸位应知玄脉所学,讲解虽然不可缺少,但是最重要的为悟。悟性好则随时可入顿悟,古楼玄气还存在。只要静心,自然可通晓玄门奥妙,达万法万象之本!”

    稽天涯这才有感自己的背后,不知何时已经发汗,那感觉就如同打架。当听说先生不来让某人顶课之时,就有感不妙。来到这时才终于将不安压下!

    月三蓉好似明白稽天涯所想是什么,却没有关心个人所想,诸人的心神都还在这里打转呢。她怎么会独挑众怒?只道:“当然,先生不在,实在无法顿悟者,只要安份静心,切莫打扰他人,古楼可以容纳!假如实在不愿多久留古楼,品诗苑很大,诸位也可去那里!”

    一顿话下来滴水不漏!

    月沧海正好前来关心古楼,老远听到小妹不温不火的,声音在古楼里将诸人狂野慢慢压制,摇摇头微笑进入!

    古楼弟子齐声道:“挽商君!”

    月沧海来主位,对吓的面色发白的,站岗的竹剑四人点头,示意莫担心,后挥手,让诸子弟坐下道:“诸位显然已经听说,先生去秦州参加朝暮会,为期十五到二十天,来回行程一个半月!在此期间,有劳诸位多担待,玄学所凭为悟性,先生领进门,造化靠个人!余下的时日,诸位自行来回古楼品诗苑之间,切记,不可大声喧哗,不可无理取闹,不可打架斗殴,沧桑楼不会管制!”

    君义奥这货,就是个来乱的,没有被师弟君玄离抓住,口里道:“挽商君,你说我们可以不必每天四个时辰坐这里了?”

    月沧海带笑点头道:“我说过,沧桑楼不会管制你们,切记有所为有所不为!”

    他听到此,开心道:“那我可不可以与商蓉渗透玄学?”

    月沧海闻言,望向小妹,小妹罕见没有动怒,才回答:“这为你们之间的事,不必向我汇报!”

    “太好了!”他就等这句话,于是道:“多谢挽商君!”

    月沧海环视一圈问:“诸位还有什么问题吗?”

    众弟子齐声道:“有劳挽商君关心,我们并无问题!”

    他才点头道:“既如此,那小蓉,古楼这边你多多费心,我回紫竹居,有事随时禀告!”

    月三蓉蚕眉微动点头道:“我知!”

    他再三交代道:“别逞强,凡事慢慢来!”

    月三蓉的眸子望向兄长,道:“我知!”

    他没有多留,转身对竹剑四人交代道:“你等顾守此地,切不可分神,古楼出事,即刻向我汇报!”

    竹剑四人冷汗还在额角,握拳揖礼开口:“挽商君,我们知道!”

    “嗯!”月沧海对诸人摆摆手道:“诸位不必多礼,前来古楼不必拘束,我先离开,有事可自行前来紫竹居相告,告辞!”

    众弟子再度起身相送道:“恭送挽商君!”

    “免礼!”

    江湖百家少年子弟送走月沧海,随后回神,个个意犹未尽的想要跟着起哄,想起在这里坐镇的为月三蓉,有的望望稽天涯;有的看看君义奥;还有的看向从开始到现在没有听过五天玄学的陈诟武,只好翻开桌面的书,有的当真闭目静思,有的当既离开古楼,还有的所幸回银血居!

    既然不限制行动,那么该干什么自然会干什么,说到底,沧桑楼很大,他们来这里,还没玩够!

    君义奥被师弟拉着回银血居,不过没拉动。

    君玄离怒气冲冲的开口:“捅了屡子别来找我叫苦!”随后转身离开!

    君义奥也没理会,有模有样的坐在位中,认认真真的看书。一起的当然还有好友秦兄秦一琯!后者打发侍卫回银血居,也光明正大的拿书静心看!

    如果不是书拿倒了,那么谁也会相信两人已经改过自新,在认真学习玄学。当看到两人的书盖在脸上,而思想却去了十万八千里远之后,余下的人,果断坐的坐,悟的悟,没有再去关心两货暗地里想什么。

    稽天涯倒是不安分的货,发挥十足不让月三蓉安静的长处,既不吵闹别人,也不过分张扬,接近某人身边问:“蓉蓉,你刚刚吓了我一跳,你知道吗?”

    月三蓉有感古楼还有许多人,只道:“闭嘴!”

    他又怎么可能会住口?轻笑了声再问:“先生怎么会去秦纾宫了?”有感没有回音,只道:“蓉蓉,你别这样啊!先生去参加朝暮会到底是为什么,你就透透底呗?”

    月三蓉蚕眉轻动,瞪向他,双眸传达警告安静的意思!

    他略退到旁边,却没有回自己的位置,只是好笑的不再开口!

    君义奥坐旁边,与秦一琯传送字条,两人交谈所得,稽天涯就是个不要脸的货,非但不要脸,还不要皮,更加重色轻友,且会为了红颜怒打蓝颜的人!

    两人好不快乐!

    当然面临极乐生悲的局面!

    因为纸条不会飞,而会飞的为灵元,所以有人看不惯,将两人的纸条打在月三蓉身上!

    月三蓉不介意!

    并不代表稽天涯也会放下。他就是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还之的货。公然的挑衅挑到门面上,怎肯尚罢甘休?

    “谁丢的,给我站出来!”稽天涯拾起纸张,望着上面的字,楞过之后道:“哈哈,蓉蓉你看,这张纸太好笑了!”

    他说完如献宝似的,献给月三蓉!

    月三蓉眸子轻动,纸条已经不再稽天涯手里!抬头望见一副欠揍的深遂五官,印在眼帘,还带着意气风发的滋味,痞痞的笑。

    “商蓉,哈,好巧!”君义奥开口:“那什么纸张有什么好看的,有我好看吗,不如看我吧?”

    稽天涯一蹦三尺高?道:“那是你写的?”

    “那个稽兄”他老脸忍不住一红道:“咱们都是老熟人了,还计较那些不入流的话语干什么,你说对不对?”

    稽天涯眉眼一动,乐呵呵道:“不计较?”

    “对对对!”他立刻点头道:“别去计较!”

    稽天涯伸手拦着他的肩,手里多了支沾墨的笔道:“那行我看见了,你想文了还想武结?”

    他问:“这左不过是寻常事小事,什么文不文的,咱别闹了行吧?”

    “好!”稽天涯倒是个来事的,沾满墨的笔重重落在他脸上,左一划右一划,脸上划个大叉叉,又感不快意道:“你敢反抗,我们去外面定孤支!君兄我最近手头有点痒,不如去外面解决如何?”

    君义奥刚刚运元的手,无力垂下,只道:“那个稽兄,我是看商蓉的面子上,才会让你的,你可别得寸进尺,意思意思得了知道么,否则,我跟你急!”

    稽天涯将没有墨,分了叉的毛笔一丢道:“行了,这样就可以了!”

    君义奥牙痒痒,始终还记得不能打架斗殴,推开稽天涯,运元将脸上的墨汁拂去,快速拾起墨盘,将所有墨汁全部倒向稽天涯!

    稽天涯这二货得意忘形,见他动手,也不管身边的是谁,拽起身替自己挡灾!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当医生开了外挂〕〔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当维修工的日子〕〔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逆天废柴:邪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