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九大神帝唐风〕〔柯南之初恋是侧写〕〔网游之生死劫〕〔农门福妻是大佬〕〔人在天庭刚成天帝〕〔窝囊女媳叶君临小〕〔穿越农家锦鲤小福〕〔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签到海贼从处刑罗〕〔穿越之直上青云〕〔烈火救赎〕〔苟不住的我把火影〕〔长歌当宋〕〔末日拼图游戏〕〔全职艺术家〕〔模拟神仙是什么体〕〔叶君临叶君临小说〕〔穿越时空之心理系〕〔主角叶君临李子染〕〔神话之我在商朝当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32章你出来!
    竹剑呆呆的站立旁边,完全不知该做什么,后知后觉的应该劝小姐离开,谁知小姐已经收剑,兀自回栖月居!

    竹剑只感冷飕飕,背后不断冒冷汗,不断流冷汗,没一会连额头也在冒汗,不是热的,而为冻的!

    冻的冒汗!

    月三蓉回栖月居,果断将自己关在房间,晚饭也没吃,夜里也没掌灯!

    月沧海得知今天的经过,结束手里的诸事,前来栖月居关心小妹,只见竹剑、步夜明并排站外面,而栖月居正院却似毫无生机!

    他心惊摇摇头,别让人去打扰,自己上前轻轻敲门,没反应;兀自推开门,进入房中,房中一片漆黑,哪里有人呆?

    月沧海运转灵元,点亮灯烛,房间传来惊讶的声音,随后好笑的坐旁边,静静的陪着自己的傻妹妹!从开始就明白,小妹的容颜惊天,无论是闯荡江湖或者外出游历,无不使人着迷!月沧海为小妹能始终保持坚毅的心而欣喜,却也知这并非长久的办法。

    小妹始终是小妹。

    小妹能留在沧桑楼,能为沧桑楼做事,更能成为江湖人梦寐以求的佳人。

    月沧海相信小妹只要愿意,可以成为世上最幸福的人。在此之前,自己要做的,是将小妹从小就带着的寒去掉。不知小妹,从什么时候开始,修炼月寒术将自己的心境冰封;那时问过,小妹曾说宁愿一生守护沧桑楼!

    此回,遇上这事,月沧海都有感君公子的胆子,委实庞大无比。轻笑上前道:“小蓉!”

    月三蓉厌厌的望向来人,道:“兄长!”随后有些鼻音的吸吸鼻子娇憨开口:“我没事,让你担心了!”

    他将小妹轻轻靠在肩上,问:“可曾吃晚饭?”

    “没有!”月三蓉闭上亮晶晶的双眸,略淡然的问:“几时了?”

    “哈!”月沧海望着月上中天的夜色,回答:“快亥时了!怎么样,饿不饿?”

    “我饿了!”

    他将小妹带出房间,回头望到竹剑、步夜明忙前顾后的备上许多的食物。轻笑道:“你啊,当真被我与叔父惯坏了,从前怎么没见你如此大的气,还让所有人都退避三舍了?”

    “我只是不习惯!”月三蓉前面发丝轻垂,随后望了眼整夜里都没什么生机,这会子才动弹的步夜明、竹剑,道:“我也不知”

    “哈,你啊!”月沧海扶着小妹走向凉亭里,随后坐下道:“先吃饭吧,夜明竹剑整晚都没什么精神,也坐下来吧!”

    步夜明望了眼小姐,结巴道:“挽商君,我白天吃饱了,现在不饿,还是让小姐先吃吧,我去休息!”

    竹剑想起下午的经过,脚底抹油的好,于是道:“挽商君小姐,我想起还有许多不懂的楼规,正好步师兄有时间,我先去请教!”说完不等两人回话擒着步夜明,挥手带上其他的门生离开!

    栖月居凉亭,只剩下月沧海、月三蓉!

    月沧海对这幕好笑,摇头将桌上的食物分到两人盘里,盛汤放到小妹的桌边!

    他做这些事,及为小心、细心,似乎与小妹在一起吃饭,成为生命中不可多得的放松之一!

    月沧海对此没有发觉!

    月三蓉却清楚明了,兄长对自己永远都藏着守候、维护,以及陪伴!按耐下午的不快,调整心情,与兄长共同进食!

    由于神思不属,容易分心,更带着天生清冷、高贵,诸事下来,只吃了数口,咽下去之后,就没有再动食。

    馒头只啃了一口!

    月沧海笑问原因。

    月三蓉央求:叔父没有回来,自己去灵脉,不去古楼。

    月沧海点头用完晚饭,略坐会陪着小妹开怀后,轻笑离开。

    一天的时间转瞬过去。

    竹剑留在栖月居学习掌罚,还是不得劲,因此,趁黄昏,带上些许食物,与步夜明交谈。

    两人自从采购那回并肩作战以来,倒颇聊得来!竹剑年轻气盛却不会目中无人,他对步夜明那回相救,始终带着感激!

    步夜明倒是个憨货,凡事都会为沧桑楼考量!

    身为沧桑楼外系二师兄,对谁都一视同仁,从前的竹剑虽然顽劣,但是他从来没有与四少发生冲突!总之竹剑会主动亲近,也不会拒绝,两人在阵法之外,商讨沧桑楼的万字楼规!

    两人聊得正欢,就见稽天涯、君义奥一路小跑来到这里!

    稽天涯很想甩开君义奥,奈何武功、修为都略逊一筹,何况他真想见月三蓉,只好任君义奥跟来灵脉!

    竹剑、步夜明见两人,面色都不好了!碍于面子,只能迎上去!

    稽天涯问:“竹剑夜明你们都在这里太好了,蓉蓉呢?”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竹剑对两人从开始都没好感道:“这里为灵脉重地,稽天涯,你怎么带外人前来?”

    君义奥本是硬着头皮跟来的,听了这话,嘴一扬道:“重地怎么了?改天你们来我镜南宗,我会带你们将镜南宗的所有地方玩个遍,上山打猎,下水摸鱼,射雁采莲,拾松沽酒,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不会的,怎么样,我都教你好不好?”

    他倒是明白月族四少的重要性,因此头个就将竹剑收拢!

    只可惜。

    竹剑不吃他那套!

    竹剑冷眼斜撇他,回答:“不好,趁小姐还没出现,我警告你快快离开,否则,我会为小姐揍你!”

    他说话时气嘟嘟的双目喷火望着君义奥,那模样,分明就是君义奥抢走了月族最宝贵的人,才会对他又急又气又不愿撕破脸皮!

    君义奥打小就是人精,有些老脸挂不住,心念:怎么沧桑楼还有这样的活宝?还没有说话,稽天涯一拳将他猪哥样打散不少。怪叫了声:“稽天涯,你凭什么揍我?”

    稽天涯:“竹剑夜明我打人了吗?”

    竹剑:“没有,我只见稽天涯打了头猪!”

    步夜明:“那个君公子,小姐正在闭关,您与稽公子如果有事,那么还请小姐醒来再论,先回去吧?”

    步夜明直接赶人。

    竹剑立刻附合道:“没错,你凭什么来这里?你个外来客,一没准许二没人带三没问挽商君,来这里干什么?”

    所以说这就是竹剑欠揍的原因!

    稽天涯有感月三蓉一直没现身,他也很想暴打君义奥,开口:“君兄,我说过吧,他们都不会理会你,你怎么就不听劝呢,照我说,你还是原路返回吧,再这样下去,你会失去蓉蓉这个朋友的!”

    “我”君义奥环眼三人,扯开嗓门道:“月商蓉,我是君义奥,你出来!”

    君义奥承认昨天气昏了头,才会如此举动!

    等到怒气过后,才明白,冲动是魔鬼;可真不能怪他不是,谁让某人冷情的时候,就是块冰?

    某人非但不为外物所动,更是认定了不回头,偏生还带着清冷的倔强以及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

    君义奥平时也没有见过如此容颜惊天的姑娘,更没有想过自己会生气啊!想着这些时,有淡淡的苦滋味漫延于嘴角!那为分明不愿与某人走向相反的路,却时时都向反路而去的无可奈何,留不住、不放手;水长流、任长东的感受!

    月三蓉坐在阵法中,一天下来安静闭关,修炼灵元,随着淡淡的烦忧往心头绕,刚入定,就闻得那个人的声音!化下阵法,慢慢步出,并没有使灵脉出现争端!从决定前来灵脉开始,就明白,稽天涯与那人亲近,别想避开,留在灵脉,是不愿再度去面对!

    然而麻烦前来。

    月三蓉也没有避开的选择!

    稽天涯见某人出来,冷若冰霜的双眸还留有淡淡的疏离,摸摸鼻子,心想:昨天如果自己不拉走君无悔,那么某人定会出剑了结君无悔吧?

    “蓉蓉,你终于出来了,今天我可是将苍月居交代的任务做完了,才来找你的!”稽天涯略过三人,上前来到某人身边,拉着人上后山道:“好了,你也别这样,我与君兄秦兄在后山专门为你准备了赔罪晏,怎么样赏脸吗?”

    月三蓉道:“天涯,你放手,沧桑楼不许疾行!”

    稽天涯拉着手没放手,却放慢了脚步道:“行行行,今天你最大,我听你的!”

    君义奥立刻跟上,来到某人另一边道:“没错,商蓉,我是为道歉而来,我告诉你,今天我与稽兄秦兄去后山采野果可难行呢!”

    月三蓉双眸微阂,止步道:“天涯君公子,你们去吧,我累了,回栖月居!”

    稽天涯道:“那怎么行,你都出来了,可不能不给脸啊!”

    月三蓉只道:“你们且去吧!”说完话,向另外的方向转身,回栖月居!

    竹剑挑衅的望了两人一眼,与步夜明跟在小姐身后离开灵脉!

    稽天涯、君义奥对视,前者咬牙切齿,后者怂怂的笑问:“干什么去?”

    “栖月居!”

    “你去那里干什么,不怕被拍飞?”

    “怕你别跟来!”

    “那怎么行?”

    两人都明白月三蓉是个很单纯且独孤个性的人,不喜吵闹又不落世态,凡事都好说话,只要别惹到底线,越过了,会排除在外!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当医生开了外挂〕〔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当维修工的日子〕〔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逆天废柴:邪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