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因为仙气过剩他养〕〔炎黄神眷〕〔我能点化世间万物〕〔重生年代文孤女有〕〔上门狂婿〕〔全职公敌〕〔我自镜中来〕〔贫道张三丰〕〔爆笑穿越:王妃是〕〔团宠妹妹六岁半〕〔重生八零做团宠小〕〔末世:每周一个神〕〔继承三万亿〕〔诸神世界:我成了一〕〔王者时刻〕〔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带着系统做巨星〕〔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天王殿在线全本〕〔九仙神域唐风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33章蓉蓉,你别理会!(一)
    稽天涯只感近段时间,被月三蓉搞的很闹心,却只得跳脚的跟在后边回栖月居!自从与某人成为好友以来,从来没有过如现在的模样!某人从前就是个疏离、少语的人,这回被自己加上二货君义奥一闹,越发不近人情!

    稽天涯都有感月三蓉就是来磨自己的!从前,也没见某人会如此清冷。

    怎么这回,竟是连带着对自己也不理不采了?

    稽天涯摇摇头,只好将思绪压下;平时总是吊儿郎当,对某人也轻佻的成份颇多,扣心自问,与某人能成为朋友多年,却无法再近一步的最大原因为:蓉蓉早已将情份深埋,万年寒冰的心已经隔绝了自己再近一步的发展!

    稽天涯中意月三蓉,并不代表会轻易的承认与说出口。

    因为某人从来就是冷静、高贵的不近人情,所以稽天涯最多会做的、会说的只是在寻常的时日之中,动动嘴皮子!

    稽天涯从来没想过,突然有一天,自己与某人之间,还能闯出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君义奥,更想不到的是,在旁边看着两人相处的方式,心里就生出看戏的成份!

    那个感觉为幸灾乐祸!

    稽天涯明白月三蓉磨自己磨的够久,终于来了个磨月三蓉的人出现。想想就感新奇十足。稽天涯一边想月三蓉能多交数个朋友,一边想着能出现个不按常规的人来,打乱万年寒冰的规则,会是怎样的感觉。

    而今,这个人真的出现之后,稽天涯才发现无论月三蓉的什么事,最终都会变成自己的事!

    君义奥有感他的郁闷问:“稽兄,商蓉平时也这样不顾众人的想法,会时不时的按自己的意思来吗?”

    稽天涯道:“蓉蓉为子楼兄的小妹,你感觉,月族除了先生子楼兄外,谁还能管制?”

    君义奥边走边问:“问题是商蓉的脾气,啊不是,我的意思是”

    “你还好意思说,我告诉你,还再敢惹人不高兴,我会扒了你这身猴子皮!”稽天涯怒目而视道:“你别以为我不知你打的什么主意,你还不就是在想着我怎么怎么的,实话告诉你,我对你也算仁至义尽了,你再敢多惹事,试试看!”

    君义奥立刻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有感”

    我只是有感商蓉太大小姐脾气。我平时没个大小,那为人尽皆知的事;我好像不小心喜欢了这个没大没小的人了呢?

    从前,没大没小是我在独孤奉君氏的专利,怎么来到这里,还有个人以另外的方式,理直气壮的抢我专利呢?

    而且,我还心甘情愿的任人去抢。

    可是,某人却对自己选择最直接的避而不见!

    君义奥走上栖月居的路上,完全不为稽天涯的话所动道:“我不惹事,听你稽兄的还不行?”

    月三蓉回栖月居,正逢兄长从另一边走来!上前道:“兄长!”

    月沧海好似明白小妹会出现,开口:“小蓉,你坐下吧!”

    月三蓉坐在栖月居问:“兄长怎么来了?”

    月沧海道:“我听竹腾说,天涯君公子干完苍月居的活,就去灵脉,因此过来这里等你回来!”

    “哦”月三蓉别开头,也明白兄长会来这里最大的原因,是为不想重建栖月居,试想自己与那人,什么时候能心平气和的对谈?于是道:“兄长今天没有什么事,多留一会吧!”

    “好!”月沧海亲自动手斟茶,茶未离手,栖月居如影般出现两道影子,干脆再起两盏茶,道:“天涯君公子,你们怎么会来此地?”

    稽天涯自来熟道:“子楼兄,许久不见,我来找蓉蓉!”说着话坐在月三蓉旁边!

    谁知屁股还没沾櫈子,被君义奥提去下首位道:“挽商君,我与商蓉有些误会未解,因此,前来叨扰,还望挽商君勿怪义奥无礼,我说完话,自然会乖乖回银血居!”

    月沧海望眼自家小妹,轻掩嘴角,将茶端到他面前道:“无防,有什么话,可以坐下来慢慢说!”

    君义奥听了此语立刻对月三蓉道:“商蓉,你听听,挽商君之妹就应该有如此作风,你那样独来独往的个性真不行,我告诉你唔”

    月三蓉手一起月寒术,将他冻在旁边!

    稽天涯笑的连眼睛都睁不开!

    月沧海也感好笑,到底为某人兄长,只好道:“小蓉!”

    月三蓉道:“兄长,我先回去了!”说完话,回去栖月居正院!

    稽天涯问:“子楼兄,你说君兄是否真欠揍?”

    月沧海反问:“天涯,小蓉曾经对你是怎样的?”

    “呃?”稽天涯回答:“没事睁只眼闭只眼,有事托着走;惹到了就炸毛;过头了直接使用月寒术!”

    月沧海再问:“那对君公子呢?”

    “零容忍!”

    稽天涯还想说话,栖月居传来术法,将他定住。他好像背后长眼,快速离开坐位,这一击,让刚刚化解过半月寒术的,君易奥能动的眼抬头望天!

    “哈哈哈哈!”稽天涯总算恢复从前应有的快意以及欠抽道:“子楼兄,我总算找到乐趣了!”

    月沧海摇摇头,心想:今天的栖月居不会出事。饮了茶,回去紫竹居!

    稽天涯无视月沧海转身,去步夜明、竹剑那里,将两人带到君义奥面前;第一件事当着月三蓉的面来烤肉!

    月三蓉在房间有感他们正在进行的事,再一计月寒术轰出!

    稽天涯眼尖,带着步夜明、竹剑一个跃起。

    月寒术落在君义奥身上!

    稽天涯第二件事,让步夜明备酒,酒香杂肉味,转瞬传满栖月居!

    月三蓉在房间,抬手落下三计月寒术!

    这回不用稽天涯带,步夜明、竹剑就快速避开!

    倒霉的还是君义奥,他完全被冰封的无法动弹!

    稽天涯第三件事,让步夜明、竹剑准备笔墨纸砚,当众写情诗,写完情诗念情诗。

    “彼狡童兮,不与我言兮;唯子之故,使我不能餐兮;彼狡童兮,不与我食兮;唯子之故,使我不能息兮!”

    竹剑长这么大,头回在栖月居放肆!

    步夜明牙齿发颤,眼睛眯成缝,果断选择笑不露齿,完全忽略栖月居正院越来越冷的气氛!

    稽天涯倒是个玲珑剔透的货,有感玩久了,某人正在运转最高强的月寒术,对旁边的两人使眼色。相告他们随时离开!

    竹剑自觉离他越近。步夜明难得犯二有人替罚,跟着他们疯。

    稽天涯提笔写着数首诗,放下笔之后念道:“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哈哈!”他放下宣纸道:“竹剑夜明,这首好不好?”随后有感两人只顾着笑掉牙,只好道:“风雨凄凄银河垂,常见君子从中来,就这首了,来夜明我教你跟着念!”

    步夜明:“啊?为什么是我?”

    稽天涯:“因为你不会,所以我教你啊!我告诉你,别看这诗只描述风雨,还有君子公鸡呢,来你跟我念啊!”

    步夜明:“为什么竹剑不需要念?”

    竹剑:“因为我会了,所以不需要!”

    稽天涯:“还想不想一起玩耍了?”

    步夜明:“我念,我念还不行吗?”

    稽天涯:“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步夜明:“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稽天涯反复重念这一句,念了三遍以上!步夜明终于有感不对劲问:“稽公子,为何你只念这一句?”

    他回答:“你只要记住君子就可以来,来,别打扰,念,继续!”

    竹剑:“哈哈哈哈!”

    站在旁边被施了数层月寒术的,君义奥抬眼望天,他打定主意,这回过了一定要好好揍顿稽天涯!

    君义奥从来没想过,稽天涯这个坑货,竟然会有那么坑人且欠抽的时候!突然满满的后悔,为什么自己好好的银血居不呆着,要来这里做那二货的出气筒?自己就算回银血居陪师姐与玄离也好啊,怎么就来这里了呢?

    佳人没见着,反倒受着冷冷的寒,听着满是笑意的话,偏偏全身还不能动弹!

    太没天理了!

    正当三人玩的疯,栖月居的院门吱呀一声,缓缓打开!

    稽天涯见某人如月中仙子,高冷的乘风而来,直接无视寒,运转灵元,伸手向旁边的两人挥手,人也跟着上前问:“蓉蓉,你怎么出来了?我们吵着你了吗?没事没事,你可以回去,我们小声点!”

    月三蓉问:“天涯,玩够了没?”

    “玩?”他有感竹剑、步夜明已经离开,站天边安全的地方看戏,于是道:“我没有,要不你来陪我吧?你看啊,我刚刚吃撑了,又是酒又是肉的,许久没有饱餐一顿呢,你快过来!”

    月三蓉冷眸微凝,手出拳影,与他对招;稽天涯不退反进,将招全部以玄渊心决截下,截下的招式借力使力,随后打个转,反转给君义奥!

    君义奥站立旁边,心里悬巅巅,头顶冷飕飕,眼睁睁看着稽天涯的灵元,落身上;他再度受连带,刚刚能说话,身受灵元一击,倒退之时,痛苦叫声:“嗷!”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当医生开了外挂〕〔原来我是修仙大佬〕〔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当维修工的日子〕〔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逆天废柴:邪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