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因为仙气过剩他养〕〔炎黄神眷〕〔我能点化世间万物〕〔重生年代文孤女有〕〔上门狂婿〕〔全职公敌〕〔我自镜中来〕〔贫道张三丰〕〔爆笑穿越:王妃是〕〔团宠妹妹六岁半〕〔重生八零做团宠小〕〔末世:每周一个神〕〔继承三万亿〕〔诸神世界:我成了一〕〔王者时刻〕〔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带着系统做巨星〕〔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天王殿在线全本〕〔九仙神域唐风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34章蓉蓉,你别理会!(二)
    月三蓉停手,蚕眉望着稽天涯,罕见出现一丝笑!这丝笑很淡,冷若冰霜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梨花涡,浅浅的印象弯弯的眉眼,跟着如昙花一现,咧了嘴角的笑,白驹过隙的轻轻动弹!亮晶晶的眸子,完全不似平常人表现的冷意十足,而如同带有魔力般,将从前的冰霜拂动,荡漾而开的涟漪微动。蚕眉也很好看,不再如从前只是微蹙,而是明媚的扬了扬!

    稽天涯、君义奥离的近,才见到。

    稽天涯为好友,明白为何而笑。

    君义奥却感,今晚受的苦难,总算值得。

    月三蓉有感两人就是个,给点阳光就灿烂的货。笑容一闪而逝,随之依然冷着脸,收元停止运转永恒决。

    她其实还是困惑的,却知无法真正的排斥稽天涯。好友三世来都是这个模样,自己还是别再钻牛角尖,该放下了,否则,当真与他计较,拿剑架着好友的脖子,也会如刚才相同!

    月三蓉三世以来,打从记忆里明白稽天涯就是这样的;不明白的是应该怎样面对那个讨人厌的人!

    她有想过避,也想过会出现这个模样!为此,她将自己关在栖月居一晚上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才会对兄长说自己去闭关,往后不回古楼听学!

    因为她不想越来越多的事出现在掌握之外,所以宁愿选择逃避来面对君义奥!

    稽天涯不知何时已经与那人连成团,使她明白,避只为一时,更多的为需要面对!

    最终,自己惹下的麻烦,只有自己来解决。

    稽天涯望着她还在那里既不上前,也不转身,就知还在矛盾,向前拉着某人,开口:“蓉蓉,你别杵着那啊,先过来,我们一起来玩玩。”

    她摇摇头道:“你想玩,自己去,别吵闹着我就可以!”

    “这怎么行?”稽天涯娓娓道:“我可是好不容易找来的乐子,怎么可以轻易的放过呢?蓉蓉,快快过来,再运月寒术,否则这家伙就会跑了!”

    君义奥连忙道:“商蓉,你可别乱来,再这样下去,我的功体都会废,你都动五回月寒术了,我可是运上全部的功体,才将寒气快速解开!”

    “我太难了好好的呆在银血居不就得了,为何要来这里凑你们的热闹?”君义奥好似害怕她真会上来,二话不说的下月寒术,开口:“话说商蓉,你看罚也罚了,我造的业也过了,你也开心了,也就把我当个屁,放了怎样?我发誓,从今往后绝对不会冒犯你好不好?”

    君义奥尽展三寸不烂之舌道:“你也知我在独孤奉君氏,为唯一活泼好动的人勒,来到这里多少没有学会入乡随俗啊;商蓉,你倒是说话啊,你这样我又会担心着急的!再说了那天的事也为你我两个人的过失对吧,我都还没怎么着呢,你就六亲不认的直接开罚了!”

    月三蓉很想给他一记月寒术,更想出清寒剑,将他灭去,不断想着冷静,心境的起伏却越发大!

    稽天涯手急眼快,将某人拽回身边道:“蓉蓉,我想到一个好玩的,要不要来?”

    月三蓉问:“什么?”

    他回答:“要不我们来个真心话大冒险,加地上那只。”说话时,脚一踩,将君义奥踩的吱嗷吱嗷的叫!

    月三蓉别开头再问:“怎么玩?”

    “你真是,连这个都不会!”稽天涯损完之后又加把劲道:“围一圈,投筛子,六个面一个标,指针指向谁,谁就要回答一个问题!”说话时,从怀里拿出个指针筛子,六面一标,在手里把玩!

    君义奥冷汗直冒,心说:稽天涯你大爷的,玩就玩为什么带上我?可是只加硬着头皮上道:“没错,商蓉,这个办法很好,眼下天色还早,不如我们就玩玩吧?”随后有感刚刚受的过,起了作恶之心,又开口:“稽兄我还有个建议,说真心话的人必须解下身上的一样东西,这样才能计算谁的次数多!”

    “好好好,我赞成,没点乐子怎么成?”他立刻接道:“竹剑夜明别躲了,出来吧!这样竹剑你快速去银血居,多叫几个人前来,注意,别让太扎眼的人进入,明白吗?”

    竹剑有感小姐没反对,点头化光往银血居而去。

    稽天涯冷哼声:等下我让你输到只剩裤叉。

    君义奥越发有感冷飕飕,只能硬着头皮上。

    半刻间,竹剑带回冯莺、秦一琯、君玄离,冯莺前来为回银血居刚好被竹剑碰上;后两人为竹剑找上的,四人一合计,就往栖月居来。

    稽天涯顺手将自己的乾坤八阵图拿出道:“来来来,我们刚好八人,谁都别挤,随便找个位置坐下吧!”

    来的路上,冯莺三人已经明白要干什么,他们比君义奥的心还凉,栖月居是什么地方?他们自从进入沧桑楼,都没有怎么来过呢,这回,竟然能光明正大的来玩,还是玩真心话大冒险。

    沧桑楼果真够奇葩!

    月三蓉坐在坎位、君义奥坐乾位、稽天涯坐艮位,他后面的为竹剑、步夜明、冯莺、秦一琯、君玄离,围成圈。

    稽天涯开口道:“好了,我们开始了。”说话时,他将筛子往中间丢去。

    余下七人的眼神都望向这里!

    他却意犹未尽的开口念:“天灵灵地灵灵,四方神明快显灵!”说完之后,翻开倒盅,筛子指向君义奥!

    君义奥头个反应:稽天涯一定搞了鬼,这里八个人呢,怎么就会指向自己?

    作为东道主的稽天涯直接道:“君兄,解什么?”

    君义奥满脸郁闷的脱了鞋,扔外面。

    稽天涯如狐狸笑道:“接下来回答一个问题,来来来,我们讨论应该问什么好!”

    这家伙很会带气氛,很快的大家投入真心话大冒险的活动中。君玄离推了推身边的秦一琯道:“那家伙拖大,你来问吧?”

    秦一琯望了圈,有感是有问题要问,于是道:“那好,我就来问君兄了。”

    大家都在等着他开口!

    “咳,嗯!”秦一琯伸手拂了拂下鄂,像模像样的道:“不知君兄有没有私藏镜湖滴露啊?”

    君玄离眼睛一亮,嘴巴咧开,同时拳头也痒,仿佛就等君义奥的回答,不满意就揍人!

    君义奥望着秦一琯,随后环视七人,只剩下这些人都是来磨自己的。基于是真心话,只好回答:“有!”

    “君无悔,你很好!”君玄离听到这个,一拳轰出!

    稽天涯笑的眼睛都看不到,碍于才刚刚开始,他立刻道:“哎,诸位,先别揍人啊,这才刚刚开始,想要揍人,等到游戏结束了之后,再揍人不好么?”

    君义奥从外边回来,再度坐回位置上,立刻道:“没错,稽兄所言无误,玄离,你即使想打我,也得顾着这里诸人的面子吧?”

    君玄离眼一动,才道:“君无悔,先给你记住!”

    第二轮转的人为回答问题的人转筛子,因此,君义奥仔细的打量过筛子,并没有问题,他望了眼月三蓉,心想自己转的应该不会再度朝向自己了吧?

    筛子转动,依然还是他!

    月三蓉两轮下来,就明白稽天涯搞的鬼,却坐在那里并没有开口!

    君玄离问他问题道:“你将镜湖滴露藏在哪里?”

    他满眼不甘愿道:“玄离,你这也太苛刻吧,那是我的压底箱,有必要问出来嘛?”

    君玄离望了圈道:“这里是真心话大冒险,你想违反规则?”

    他只好回答:“箬叶居芫和花中!”

    君玄离还想问具体在哪里,可只能问一个问题,而作罢!

    他转动第三轮,筛子还是指向他,他反抗的与秦一琯换了个坐位,道:“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是我?”

    稽天涯哪会管这个,只问:“接下来谁来问?”随后用手推了推月三蓉道:“蓉蓉要不要你来问?”

    月三蓉无语的望着稽天涯,摇头!

    稽天涯才望向诸人。

    竹剑打小机灵,立刻道:“我来我来!”

    稽天涯道:“好,你来吧!”

    竹剑倒是个活泼的小子,略思,问:“不知君公子在独孤奉君氏可有礼仪廉耻?”

    “哈”秦一琯手快,立刻将扇子打在脸上,掩饰住脸一的笑,开口:“我猜君兄定不知那套,否则也不会如泼猴没着落!”

    君义奥脸上略黑,道:“秦兄,我是这样的人吗?”

    他反问:“那君兄倒是快说啊!”

    君义奥伸手挠头,头发被他挠乱,散在前襟,好不可怜,许久之后才道:“那个,说我就我啊,我没有礼仪廉耻,并不代表独孤奉君氏个个都如此啊!”

    这话变相的承认,他当真唐突了佳人。

    竹剑冷哼声,心头有口气难耐,很想将他踹飞,不过碍于礼节,以及身为沧桑楼月族的亲传弟子;又有稽天涯在那和稀泥,只好作罢!

    君义奥回答之后脱了另只鞋!三轮他褪了袜子。

    又一轮,筛子还是指向他。他都想与稽天涯干架,皱眉道:“稽兄,你不会是想报复我吧?”

    稽天涯犹如踩着尾巴道:“你说的什么话,我是那样的人嘛,我告诉你别以为打不赢你就可以胡说,是不是蓉蓉?”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当医生开了外挂〕〔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当维修工的日子〕〔都市之最强狂兵陈〕〔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逆天废柴:邪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