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因为仙气过剩他养〕〔炎黄神眷〕〔我能点化世间万物〕〔重生年代文孤女有〕〔上门狂婿〕〔全职公敌〕〔我自镜中来〕〔贫道张三丰〕〔爆笑穿越:王妃是〕〔团宠妹妹六岁半〕〔重生八零做团宠小〕〔末世:每周一个神〕〔继承三万亿〕〔诸神世界:我成了一〕〔王者时刻〕〔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带着系统做巨星〕〔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天王殿在线全本〕〔九仙神域唐风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40章战印斗(二)
    战印斗的由来已久,总源头为中原武林集中之地樊城的战印丢失。樊城战印台还有战印之气:十二地气。

    地气每百年汇聚圆满,江湖人抢的头破血流;不仅浪费时间,甚至没有人完整的承接。才会以武斗胜利者得之,可是,只有五个名额!

    十二地气的珍贵程度可想而知,在狼多肉少的情况下,江湖再度传来不成闻的规定,只有半甲子之前的江湖后辈,才有资格参加战印斗。

    从万人嘱目的世家子弟中,选出胜利的五人,作为承接十二地气的人选!

    沧桑楼月族紫竹居正院,月沧海为沧桑楼的领队,同时负责带领江湖百家少年子弟,共同去天樊城书院,参加战印台的战印斗。

    月三蓉、月莹莎、步夜明、冷塑峰站在紫竹居院中,月沧海的身后,望着这群江湖百家的少年子弟,莫名的感受到压力。

    战印斗说白了就是各世家的嫡传、亲传之斗;直接来说则为沧桑楼、天樊城书院的相斗;加上江湖散人在内中组成。

    沧桑楼听玄学的为江湖百家的嫡传;天樊城书院的却为江湖百家的亲传、二公子之类的世家重要人物。好不容易以书院、月族来分的一场相斗,可以看出他们还是很紧张。

    虽然输了自己不要紧;但是于大处来论,落没的樊城赢了,也太不像话;于小处来说,自己为世家的嫡传呢,就算不能赢,也不能让天樊城书院的那般人赢啊!

    几乎每个紫竹居的少年子弟,都在想着这个问题;也有侥幸者存在,那些人少虽然少数,但是所想的为兴许会对上沧桑楼的人。

    月沧海身为过来人,望着他们的面相,好笑道:“诸位,不必在意,此回战印斗不止为天樊城书院,更有江湖的后起之秀,年龄在半甲子之前的,都会前来参加,切莫给自己太多的压力,尽力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则可!”

    众江湖百家少年子弟道:“学生谨记挽商君教诲!”

    月沧海说了些场面话道:“尔等去天樊城书院,有各自家族的君亲师辈相迎;在此之前,一路上,还请与我多多配合,无论路上有多少的不快,我们始终还要回来沧桑楼,切莫太过计较,明白么!”

    众江湖百家少年子弟道:“学生谨记挽商君教诲!”

    月沧海听得此语,连连点头,随后道:“好了,诸位在沧桑楼的东西,可有备齐?”

    众人回答:“学生已经备齐!”

    月沧海道:“你们可还有不懂的地方?”

    人群里转瞬如炸锅,纷纷杂声起。

    君义奥问:“挽商君,我们还会回来的吧?”

    他点头道:“你们还需要学习玄门术法,不会回各自的门派!”

    稽天萝看中月沧海之才貌,花痴道:“挽商君,我们需要多久回沧桑楼?”

    他回答:“快则一月,慢则三月!”

    稽天萝想到要那么久,沉声道:“挽商君在此期间,会与我们别过嘛?”

    月沧海顺着话音望过去,见是稽仲府母舅的族人,于是道:“诸位如果不愿回各自的族里,那么可以来沧桑楼的酒楼,随意则可!”

    稽天萝听到这句,跳起来道:“真的吗?”

    他轻笑道:“没错!”之后又问了数声,寻问是否还有问题,众人没有开口,才道:“既如此,那我们去樊城吧!”说完话首先带头往山门外而去。而做为主持的月半昗已经带上数个亲传门生上路,先行一天,探路以及准备江湖百家少年子弟路上的落脚点,赶往樊城的天樊城书院。

    月三蓉、月莹莎、步夜明、冷塑峰已经跟在他身后。一路行来道在,月三蓉心头都在想:此回举办的战印斗,为何叔父、兄长会不留余地的将沧桑楼推上顶峰。要知道,从前的沧桑楼虽然会与江湖百家相交,但是不会如这回;叔父、兄长明知会举行战印斗,还是不留余地的在半甲子的玄学开时,召告江湖百家。

    月三蓉几不可查的叹口气,其实也知并非叔父、兄长将沧桑楼往风口浪尖推;而为沧桑楼的半甲子年的玄学已经到了开的时候,并且是与樊城的战印斗更前,假如在后面,那么什么事也没有。

    沧桑楼身为江湖百家脱颖而出的五大世家之一,有些风浪来了,当真避无可避。

    也许兄长说的对,沧桑楼传承久远,屹立次北固山,要接续,所靠者当为无数代先人的心血,因此,无论是哪代楼主,所想的都非是自己!

    月三蓉的心思远属。

    稽天涯、君义奥道上有感某人的魂都飞走了,上前至左右,问:“蓉蓉,商蓉,你在想什么?”

    月三蓉看着他们两人,摇头。

    君义奥道:“不是吧,商蓉你竟然会害怕?”

    稽天涯在他背上重重掌下,使他龇牙咧嘴,才笑道:“君兄说话注意点;我离开时听说竹剑一有时间就抄楼规呢,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嘛?”

    他怒踢过去,使稽天涯远走才问:“商蓉,竹剑犯了什么罪?”

    月三蓉望着他,想起竹剑说的话,轻声道:“祸子头!”

    他走的急,又没心没肺,大大咧咧,没有听到问:“什么,商蓉你大声点儿!”

    月三蓉望着他,浅浅的梨花涡印着轻轻的笑,红如樱桃的小嘴微微上扬,明眸皓齿的巧笑倩兮,倾国倾城的容颜宛如天炼般一闪而逝的惊艳,召示着天下无双的风华绝代、绝无仅有。

    他望着惊天容颜里印出的回眸一笑,心神激荡的久久无法回神,仿佛连魂都勾走了立在原地没有动!

    为此,君义奥一路上都在消磨月三蓉为什么对自己笑!他落后大截追上某人,很想拦下,却还记着教训,只好问:“商蓉,你到底说什么了笑的这么欢?”

    稽天涯犹如看白痴的看着他问:“蓉蓉一年四季都很难笑,你能在她冷若冰霜的脸上看到笑,当真是见鬼了!”

    他三指誓天道:“我发誓,商蓉刚刚真的笑了”随后来到月三蓉身边问:“商蓉,你别走嘛,快告诉我,你笑什么啊?”

    月三蓉忽然就有感他真是祸子头,没理会,去兄长那里。

    谁知君义奥是个比稽天涯更放荡形骸的货,挽商君更好,从来没有罚过自己,见某人上前,立刻也跟上去道:“挽商君,我们需要多久才能到达樊城?”

    月沧海望着自家小妹,以及身边的君公子,摇头暗叹:小蓉真该多交几个朋友。于是回答:“还需十天吧!”

    他立刻抗议,张口就吐槽道:“什么啊,镜南山翻过睿山去樊城也不需要那么久的时间啊,话说,我们还行了五天的路呢!挽商君正好有那么多的时间,不如我们来论论商蓉刚刚为什么笑吧?”

    月沧海望着他,轻“呵”了声,随后问:“君公子怎么知道小蓉笑了?”

    他回答:“我刚刚正在讨论竹剑为什么受罚,问商蓉,谁知商蓉低低的吐出了句什么;我没听清,却真实的看到了商蓉的笑!”

    月沧海回忆过后,忍峻不止的摇摇头,带戏谑的望了眼小妹,才回答:“君公子,等你回沧桑楼去问竹剑吧!”

    他有感有戏,对旁边月沧海旁边的稽天涯道:“稽兄,我就说吧,商蓉一定笑了,你还不信,连挽商君都承认了!”

    稽天涯如望白痴望着他,问:“子楼兄承认了什么?子楼兄只说过让你去问竹剑为什么受罚吧?你想到哪里去了,还要不要脸?”

    月沧海有感两人都快打架,在中间连忙道:“天涯君公子,我们还要去樊城,先到天樊城再说其他的吧!”

    他不得劲,明白一个道理,有挽商君在的地方,月三蓉不会发作,于是拉着某人的袖子问:“商蓉,你好歹说说嘛?”

    月三蓉顿住脚,望着他,冰冷乍放,寒意上涌,他没有理会,只好道:“问步夜明!”

    他听了这话,望向旁边的步夜明、冷塑峰。只好道:“你都不说,他们怎么会说?”

    月三蓉冷冷的眼望过去,他讪讪的放手去祸害步夜明。这般消磨当然会有人跟着倒霉。步夜明首当其冲!

    步夜明被他缠的没办法,只道:“君公子,竹剑说什么真的很重要吗?”

    君义奥道:“当然!”

    步夜明道:“我猜君公子想知道的并非竹剑说什么吧?”

    君义奥道:“这你又知道了?”

    步夜明道:“难道不是吗,君公子其实是想让小姐多笑笑吧?你想让小姐笑,缠着小姐就好了,干嘛来问我竹剑说了什么?”

    君义奥“呃”声随后开口:“看来你倒是个眼明心清的家伙,不过,你家小姐知道么?商蓉知道会不会扒了你的皮?”

    步夜明终于有感说错话,前方走的三人,除挽商君径直走了之外,月三蓉、稽天涯齐齐回头!

    月三蓉望着他,只道:“夜明,最近很闲啊,都有心说闲话了!”

    步夜明心里苦念:不是小姐您让君公子前来找我的嘛,怎么翻脸就不认人了?

    月三蓉明白其意思手起清寒剑,远方天外高山上,一块重达千斤的石头,如过家家来到步夜明前面,随后道:“你去樊城是参加战印斗,背上它去,能增长修为!”说完话转身追赶兄长!

    稽天涯哈哈大笑,从后跟上。

    留下步夜明死缠烂打的要求君义奥别走,两人一起背石头!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当医生开了外挂〕〔原来我是修仙大佬〕〔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当维修工的日子〕〔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逆天废柴:邪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