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风唐雨柔许莹莹〕〔豪婿战神〕〔仙帝重回都市唐风〕〔镇国战神叶君临〕〔叶君临小说〕〔镇国战神〕〔权宠天下(元卿凌〕〔叶君临李子染全文〕〔无敌仙帝唐风唐梓〕〔苏清荷〕〔金屋藏宠〕〔余冬田蜜〕〔舒清顾盛钦〕〔林炎〕〔我真是正道的光〕〔第九大神帝唐风〕〔我咋就文娱全能了〕〔日月永在〕〔柯南之初恋是侧写〕〔网游之生死劫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43章比赛与晏请(二)
    天樊城书院的比斗已经开始,比赛的为朱常余、陈诟武。灵石分划两人为对手,颇有往来。

    月三蓉从稽天涯、君义奥那里得到,所谓的晏会是为冯晦以睿山离凡道二公子的身份,给沧桑楼的自己以及,江湖百家的少年子弟所下的套,沉默的没有说话。沧海遗珠虽然为世人俗称,但是已经与玄门世家流传。月族有女为沧海遗珠!

    月三蓉的沉默,倒让君义奥、稽天涯冷汗连连。她突然就有不得劲的感觉。

    江湖百家少年子弟前来沧桑楼听学,可这些时日,又哪里是听学的?

    冯晦与天樊城书院大张旗鼓的,要给沧桑楼的嫡传好看的时候,沧桑楼的江湖百家少年子弟正在窝里横!天樊城书院摆明了,要给沧桑楼下马威!

    月三蓉绣拳紧握,冷冷的眸子望向睿山离凡道那边,而后转向对战的台上。

    台上朱常余到底被君义奥称过黄金猪,一身的功体都是以金银财宝堆积的,比陈诟武阴冷且杂乱的气息不知好了多少倍,对战持久之下,黜鳞宫的底蕴也比樊城更好,朱常余胜。

    第二场却为君玄离、稽天峻的对战。这场有得看。

    君玄离为君义奥的师弟,更为镜南宗的少宗主;稽天峻为稽仲府的大公子,两人可谓门派的接班人,这场相斗,倒比第一场还精彩。

    月三蓉见两人相斗起,放下晏会诸事,认真看。君义奥、稽天涯也没有打扰,天樊城书院的武斗关系十二地气,名额却只有五个,怎么说也该尽力争取。

    君玄离、稽天峻相对之后同时出招。

    月三蓉望了出招,闭上双眸,不再多看。

    君义奥气恼道:“稽兄果然有个好大哥啊。”

    稽天涯腰杆子都立不起,萎靡的道:“谁说不是,我倒宁愿这个大哥是你的。”

    “呵!”君义奥不想理他,转向月三蓉道:“商蓉,你觉得需要多久分胜负?”

    月三蓉轻声道:“不出半个时辰。”

    “什么啊。”君义奥轻笑附合道:“与我所想相同!”

    稽天涯在旁边来句:“我说君兄,你还有脸不?”

    旁边走来秦一琯,这货为万年不习刀法的,这回也被他哥逼上台,没办法,只好拼着老脸丢光,送了道灵元进去,所得的对手为陈诟嬛公主,陈诟嬛为萧王陈林瑟的掌上明珠,灵元修为于秦一琯可说半斤八两。

    秦一琯松口气,收到台上大哥秦怀安飞来的刀眼,安份的呆在秦纾宫。有感君义奥、稽天涯都来这里,天生好玩的性,拉着手下陈偈就往这里来。

    他来后开口:“我说稽兄君兄你们在谈什么,那么高兴?”

    君义奥在他肩上一拍道:“秦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高兴了?”

    他不懂武,并不等于不懂脸色,会说风凉话,只为这回的沧桑楼来樊城的江湖百家,除了他最轻松以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受了从前踩在底下的弟弟、师弟的气。

    秦纾宫的宫主秦怀安只有一个弟弟;这回秦纾宫派来天樊城书院的为秦一琯的侍卫兼手下陈偈。

    陈偈跟秦纾宫宫主秦怀安相同的个性,宁折不弯。冯晦再怎么手段高明,也奈何不了陈偈!秦一琯是除月三蓉外,最轻松的人了,没有之一。

    稽天涯也道:“是啊,秦兄,什么把你乐得这个模样了?”

    秦一琯忍笑道:“我跟你们说,这回要斗,我不会害怕被你们连累,你们最好别惹我。”

    稽天涯首先拳头痒。君义奥抓着他的肩的手用下往下按。

    秦一琯立刻求饶,求饶的对象却为月三蓉道:“月姑娘,你看看,稽兄君兄在沧桑楼还嫌不够乱,来到天樊城书院,还与我窝里斗。”

    月三蓉还在念着这事呢,被秦一琯道出,冷冷的望向稽天涯、君义奥。

    两人犹如见鬼,望着月三蓉、秦一琯。

    月三蓉道:“要打去外面,别来我这。”

    秦一琯“哈”了声,越发找不到北道:“稽兄君兄,听到了嘛,月姑娘让你们别来这里碍眼,你们可以走了。”

    陈偈冷漠的眼,如白驹过隙的快速望眼月三蓉。

    月三蓉一惊,运转永恒决望着他,转向秦一琯问:“秦公子,这为?”

    秦一琯用折扇猛拍脑门道:“我差点忘记介绍了。”说着话,扒开君义奥的手,将陈偈提到三人面前道:“这为我的侍卫陈偈。”随后对陈偈道:“这为月族的沧海遗珠月商蓉月姑娘。”

    陈偈揖礼,抱拳道:“见过月姑娘。”

    月三蓉微点螓首。

    秦一琯用扇指向君义奥道:“此为镜南宗的祸害”说着有感说漏了嘴,有一道愤怒、一道乐祸幸灾的眼神扫来,连忙改口:“独孤奉君氏君宗主义子君义奥!”

    陈偈刚正不阿无视不良少主,揖礼抱拳道:“见过君公子。”

    秦一琯再介绍稽天涯:“此为稽仲府的稽二公子”合扇掩口轻声向陈偈道:“也是沧桑楼的万年老四稽天涯!”

    陈偈一记白眼过去,当场扼杀秦一琯还要开人玩笑的念头,向稽天涯抱拳揖礼道:“见过稽公子。”

    月三蓉、稽天涯、君义奥对视,才发现秦一琯为何能如此玩世不恭。有个如此强大、忠心、且为他着想的侍卫,谁还会修什么灵元?

    三人齐声道:“陈公子有礼。”

    君义奥对陈偈倒是很有好感,想明白到底是什么能让陈偈还没有拍走秦一琯,莫非也与自己与君玄离般?

    两人在独孤奉君氏通常为一者时常闯祸,一者背后解决麻烦。

    莫非秦兄在前闯祸;陈兄在后解决?

    君义奥限入邪思歪念,自来熟的上前,如对秦一琯勾肩搭背道:“陈兄,我告诉你,你此番了解天樊城书院,就跟我们前来沧桑楼吧,那里可好玩了。”

    陈偈的面色,顿时就红了。

    月三蓉清冷的双眼,望着被君义奥蹂躏的陈偈,忽然就想起与那人初见面以及一路行来的点滴,嘴角慢慢的扬起。

    这抹笑被君义奥望见,很不时宜的开口问:“商蓉,我没说错吧,你想到什么那么好笑了?”

    月三蓉不理会他的问话,只对陈偈道:“敢问陈公子,冯晦盘算的为何?”

    秦一琯问:“月姑娘,我都还没有说什么呢,你怎么知道陈偈知道?”

    月三蓉回:“猜的。”

    秦一琯与稽天涯、君义奥熟悉,与月三蓉也有来有往,不如开始的害怕道:“什么嘛,哪有这样回话的。”

    月三蓉望向陈偈。

    陈偈等秦一琯说完,回答:“月姑娘稽公子君公子,是这样的,开始冯晦不满意天樊城书院的都为虾兵蟹将,除了稽仲府的为大公子,身分与他相同外,其他世家前来的都为亲传外系。”

    冯晦在天樊城书院很快收服除了陈偈以外的所有人,就连樊城的陈诟病、陈诟文等人都被他拉笼。

    所为,借战印斗来场与沧桑楼正面相较。

    武斗所得为十二地气。文斗却为冯晦主持,早早的就在天樊城书院排练各种诗词歌赋、文雅袖舞,只为睿山的一口气。

    冯晦不甘心江湖百家的嫡传都去沧桑楼!

    月三蓉听完,蚕眉微蹙,与稽天涯、君义奥、秦一琯对视,从陈偈耳里听来的消息,更为全面。

    月三蓉问:“天樊城书院的四宝会拿去当魁首,又是怎么回事?”

    陈偈道:“那是冯晦的大哥冯暗通过睿山离凡道的手段,与天樊城书院换来的,羊毛出在羊身上。”

    假如各世家子弟,会在晏会出差错,世家要追责,也找不上冯晦。

    月三蓉听了这里,就明白此行的变数比之武斗更多。

    什么晏会,分明就是示威。

    沧桑楼因为玄学开,所以不得不接。

    稽天涯问:“蓉蓉,你这个模样,是想怎样,到底是去或者不去啊?”

    君义奥在秦一琯耳里念叨:“稽兄就是个英雄气短儿女情长的货。”

    秦一琯眼睛闪亮,折扇拍手连连赞同道:“没错没错。”

    陈偈见四人的相处方式,罕见的望了如天上皓月的月三蓉一眼,没有多话,默运刀决背上决尘墨刀,如秦纾宫,站在二公子的身后,护卫二公子,不让人有闪失。

    月三蓉眸子撇向君义奥;周身寒意隐隐散发。

    君义奥当机立断道:“商蓉”随后掰开秦一琯,后者被陈揭扶好,才走上月三蓉身边道:“商蓉,你看半个时辰快过了,玄离已经败去,他大哥快要进入下轮,第三场为你对战呢,你准备好了么?”

    月三蓉望向稽天涯问:“你有把握进入前五么?”

    稽天涯明白某人关心什么,回答:“我尽力吧,你也知沧桑楼我都是万年老四,来这里还要加上睿山的两个呢。”

    月三蓉道:“十二地气与玄渊心决很符。”

    稽天涯眼睛一亮问:“你怎么知道?”说话时扬着欠抽的笑,飞扬且阳光如能上天。

    月三蓉没有望他,只回答:“十二地气澎湃无比。”

    “呃,你又不早说”稽天涯的笑脸顿时垮下道:“我还以为你关心我呢?”

    月三蓉道:“前十应该可以。”

    稽天涯如承诺道:“前十不能进那还了得?”

    两人交谈的欢,君义奥凉凉的来句:“商蓉,你都不关心我,玄离已经输了呢,独孤奉君氏只能靠我了。”

    四人望向他,眼里有:你活该!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原来我是修仙大佬〕〔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当医生开了外挂〕〔当维修工的日子〕〔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朕只是一个演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