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九大神帝唐风〕〔柯南之初恋是侧写〕〔网游之生死劫〕〔农门福妻是大佬〕〔人在天庭刚成天帝〕〔窝囊女媳叶君临小〕〔穿越农家锦鲤小福〕〔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签到海贼从处刑罗〕〔穿越之直上青云〕〔烈火救赎〕〔苟不住的我把火影〕〔长歌当宋〕〔末日拼图游戏〕〔全职艺术家〕〔模拟神仙是什么体〕〔叶君临叶君临小说〕〔穿越时空之心理系〕〔主角叶君临李子染〕〔神话之我在商朝当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47章最美的一品花(一)
    边角客栈为冯晦这些时日,因为文斗所以修建的一座客栈;客栈外表建立在闹市的街区,院内别有洞天的雕梁画栋。

    樊城古都有无数年月,人来人往的凡尘百姓有许多。百姓只知边角客栈为新建的,远不知客栈内部到底有怎样的繁华、大观、气场。

    月三蓉等人来后院,夜里晚风轻吹,沧桑楼前来的人都明白,这里的灵元与樊城不相同,没有经过冬的寒,也没有春的冷,而为繁花四绽,更有鸟语花香。

    边角客栈竟然被冯晦化下了阵法!

    沧桑楼前来的江湖玄门世家的嫡传,暗自吃惊。冯晦疯了吗,那么早就开始算计沧桑楼了。

    月三蓉不动声色的打量,内院堪比天樊城书院广阔,这个阵法至少需要灵元上境的人才能维持,冯晦身边竟然有这样的人,当真不简单。睿山果然很值得下本,以至于让冯晦毫无忌惮的对沧桑楼进行大张挞伐的打压。

    冯晦带的二世主,雀雀欲试的想看各世家嫡传的戏。这里的景物、花卉、树种都是冯晦自从决定要给沧桑楼前来的人下马威时,亲自种上的,更动用了睿山的许多人力物力,有的世家甚至穷极一生,也比不上这间边角客栈。

    这群二世主失望了,沧桑楼前来的人,只有一瞬间的讶异,很快恢复稳定。二世主们都在想着,接下来要让沧桑楼前来的人好看。

    步夜明来到月三蓉身边,低低的念句:“我相信小姐一定会赢的!”

    月三蓉道:“未到最后,不可置喙!”

    步夜明说:“小姐可还记得竹剑说的话?”

    月三蓉问:“什么?”

    步夜明道:“江湖百家的嫡传前来沧桑楼就是祸子头,祸子头对二世主,肯定祸子头赢啊!”

    月三蓉闻言,清冷的容颜本身没笑,竟是慢慢的荡漾开嘴角,涟漪的梨花涡浅浅印象,很轻的笑微微散开望向步夜明。

    步夜明有感小姐没回话,抬头就见到风华绝代的笑,什么话都咽下,只来得及喃喃道:“小姐笑的真美!”

    月三蓉道:“切莫掉以轻心!”说完之后快步走向客位之首,等待后续。

    身后君义奥盘问步夜明到底对月三蓉讲了什么,会让人笑。似乎从竹剑说过祸子头以来,月三蓉想起这个称号都会笑。

    稽天涯让过,来到月三蓉身边,明白接下来冯晦的正事已经开始。

    冯晦早早的进来,坐在主位上方,左边坐的为二世主;右边为沧桑楼的人;月三蓉静静的听着,身后坐的为冷塑峰、步夜明,再后点的位置为月莹莎、月梦池。右手方向一字排开的为君义奥、稽天涯;以及秦纾宫、黜鳞宫的人。

    边角客栈的伙计、酒倌见到他们进来,立刻布置晏会。

    这场晏会开了,没分胜负,就没有停手的余地!

    冯晦等到所有人都坐好,晏会开过,酒也装模作样的敬过,传达晏会之意后,开口:“既然为文雅的晏会,那么众人可以在后院或者自备花品,今晚只为选出最美的一品花。”

    君玄离怒道:“你们对这里熟悉,花都开的艳了,哪里还有什么最美的?”

    君玄骨道:“二哥别着急啊,还在开始呢;今晚由于开始,则没有什么难题,文会以天樊城的武会来分,什么时候选择出武会的结果,文会才出结果。”

    稽天萝罕见的为沧桑楼的人说了句话:“君玄离公子的意思为你们对这里那么熟悉,将最好看的花藏起来,我们也不知道。”

    稽天峻轻“呵呵”过后说:“四妹,你说为兄是这样的人么?”

    冯晦才道:“如果你们觉得我们会使诈,没关系,可以自行准备,反正花开一晚,今晚只以艳花美花论输赢,两个时辰,以你们的修为,就算亲自去选择花种摧化也不算犯规!”

    只要你们拿出最美、最亮丽、最能说服我们的花,今晚就算你们赢!

    冯晦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明确。

    沧桑楼出来的各个祸子头怨声载道。

    冯晦摆明就是欺负他们没有提前做准备,二个时辰,要怎么备花种?

    也幸好冯晦没有限制他们的修为,东道主已经出题,今晚的晏会是选择最好的花种,因此,有的人就回去各自的酒楼、客栈准备花种;有的直接去樊城不夜市,找寻花种;有的去城外花莆,亲自挑选花卉。

    转瞬进入边角客栈的沧桑楼之人,已经离开过半,只为争口气,赢得此回的比赛。

    冯晦好似早就料想到这个结果,也不着急,手一扬,让二世主去将准备的花卉搬出,他见月三蓉没有动问:“月姑娘,你不需要去准备么?”

    月三蓉坐着既没饮茶也没动食物,只问:“冯二公子已经准备在前,让沧桑楼的人提前知道,接下来的比赛的内容不为过吧?”

    冯晦狠戾道:“看来月姑娘是胜券在握,才会有恃无恐的要知道接下来的。也罢,天樊城书院的优势不是你提前知道七八天就能比得过的。”说着话,望了眼始终没有动的沧桑楼、镜南山、秦纾宫、黜鳞宫以及稽仲府的,那几个扎眼的人,开口:“今晚的你们准备花卉;明晚选择出最好的诗为曲赏;后天为酒赏;依次排开!”

    月三蓉道:“何必如此麻烦,不如一起吧!”

    君义奥、稽天涯立刻道:“商蓉,蓉蓉。”一起的他们上哪儿去准备那么多的繁文缛节?

    冯晦开口:“月姑娘此言当真?”

    月三蓉双眸亮丽的望着他道:“如假包换!今夜我们江湖百家的世家嫡传亲传汇聚,只为通过各个方式,选出最美的一品花。”

    冯晦“哈哈”一声笑,从坐位起身道:“月姑娘说吧应该怎么定规矩?”

    月三蓉蚕眉轻动。

    稽天涯立刻接道:“没错,一起吧!”随后从位置上起身,往某人身边将步夜明挤回自己那里,才道:“今天你做东道主,明天应该换沧桑楼做东了吧?”

    月三蓉才带笑,不过,没有让人瞧去。

    冯晦几乎气炸了肺。

    君义奥总算明白某人与稽天涯打的什么算盘道:“我赞成商蓉稽兄所言,冯二公子,总不能让文会一直在边角客栈举行吧?”

    月三蓉道:“明天由”

    朱常余立刻接道:“不如明天请月姑娘到高楼略会,我黜鳞宫也可举行文晏,一会四海文人墨客!”

    月三蓉与稽天涯、君义奥对视才道:“如此,多谢朱公子美意,不知冯二公子意下如何?”

    你想一家独大的打压沧桑楼,并且以准备很久的事物来打压,沧桑楼岂非软柿子,要任你搓圆弄扁?

    我宁愿将你的所有全部都用在一点,随后各自打散,再度倒回原点,进行公平的对决,如此你我都在起跑线上,就算你有准备,就算你不支会沧桑楼,我也不必害怕你的招式。因为你的招只在边角楼有用,所以离开边角楼,你与我相同!

    冯晦的酒杯已经变成粉末。被气的不轻,更被月三蓉等人寥寥数语下来,透彻全部的打算而无措。

    他见右手边的为沧桑楼、黜鳞宫、镜南宗、秦纾宫的嫡传,忽然就有感,这场文晏的输赢很难下定论。

    嫡传有上位者该有的气势。而他相交天樊城书院的那伙人,只有在各自家族被打压惯了的奴性。

    这是人性的区分!

    冯晦闭上眼,摇摇头再睁牛眼时,讥笑道:“没问题。”说着话,撤了晏,既然边角客栈只有今晚的时间,那么只好将准备许久的东西一股脑的搬出,今天的晏会,边角客栈必定要全赢。他的准备当真不差,怒盛的大红芍药连根茎都保护的很好,为了让芍药的红色不退,不惜浪费灵元,显然动过一番心思,才能拿出惊艳四座的花卉。此花当之无愧为花中艳王。

    月三蓉才道:“如此多谢冯二公子。”说完目送君义奥、朱常余等人去找自己的花卉。

    稽天涯“哈哈”一声笑,干脆直接去外面的院里找朵像模像样的花,回来对月三蓉道:“蓉蓉,还是你有办法对付飞扬跋扈的冯晦啊,我怎么就没想到用这招呢?”

    月三蓉冷眼微凝,望着好友一会,才对冷塑峰吩咐道:“你回趟估酒客栈,相告兄长我要族花的种子。”

    冷塑峰不知其意,但听小姐确有其事,揖礼道:“是”说完立刻回估酒客栈找挽商君。

    月三蓉又对步夜明道:“找城里商铺,取沉香龙胆檀香麝香四绝香五味香料回来。”

    步夜明双眼一动道:“是”说完也去了城中商铺。

    月三蓉也没有饮茶,只感此番没有带上月族四少当真失策,只好对月莹莎、月梦池道:“莹莎表妹,月梦池。”

    两人相视上前道:“姐姐,小姐。”

    月三蓉道:“呆会儿你们两人”说话时,凑到两人耳边轻轻说着。

    半个时辰后,二世主精心准备的品花已经拿出,摆在桌案上,有感冯晦拿出压底箱的花品,望向什么都没有的沧海遗珠那里,一致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着看沧桑楼的人出丑。

    冷塑峰、步夜明回来的很快,看到冯晦台前那朵怒盛的大红芍药,娇艳欲滴且色泽芬芳,将小姐交代的东西取回,放在小姐身前,等小姐运作。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当医生开了外挂〕〔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当维修工的日子〕〔都市之最强狂兵陈〕〔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逆天废柴:邪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