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风唐雨柔许莹莹〕〔豪婿战神〕〔仙帝重回都市唐风〕〔镇国战神叶君临〕〔叶君临小说〕〔镇国战神〕〔权宠天下(元卿凌〕〔叶君临李子染全文〕〔无敌仙帝唐风唐梓〕〔苏清荷〕〔金屋藏宠〕〔余冬田蜜〕〔舒清顾盛钦〕〔林炎〕〔我真是正道的光〕〔第九大神帝唐风〕〔我咋就文娱全能了〕〔日月永在〕〔柯南之初恋是侧写〕〔网游之生死劫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51章救我小弟
    月三蓉双眸视线不离那道鲜衣怒马的影,也许为心玉影响、也许有其他的因果;略思,蚕眉轻动转瞬微散涟漪。

    月三蓉这一动,起了连锁反应,稽天涯、秦一琯等刚刚还在劝君义奥,这会子倒如同吃了蜜,将君义奥交给来天樊城书院没多久的君羽音。随后继续看台上触目惊心的战斗。

    台上的对战,哪里是斗争,分明为冯晦的发泄,无论冯荆怎么做,都逃不开冯晦的戏弄。冯晦也不知怎么激发冯荆的灵元,让人变的,人不人,兽不兽的模样,没过一会,冯荆伤痕累累。

    另一边,冯莺无法上台,听了离凡道之人的话,指名要想救冯荆,除非让沧桑楼的月三蓉上台。

    冯莺略思,明白冯晦竟如此气短,还在为昨天夜里的事而生气,挣扎开煞衣卫,立刻去找月三蓉,只不过,行走的步子,走出数步,望着沧桑楼下榻处,闭上眼,没有再前行。

    她明白沧桑楼的任务为重,可是,冯晦却会认为,她去沧桑楼只为给离凡道抹黑,冒然找月姑娘救小弟,无议于将次北固山沧桑楼牵扯进入睿山的恩怨之中。

    她去沧桑楼是为找数百年前,战印失落的太素剑气;所奉的命令为仙首冯桧的。

    冯莺停留在那里,久久望向沧桑楼所在之地,没有再进一步,转身之时,泪不断往下流。睿山离凡道就是个残忍的地方,她已经进入,就别在牵扯其他人了。

    沧桑楼的人,已经注意她,看着她转身,月三蓉没有理会。君义奥化消月寒术,从后面将她拦住问:“冯莺,你遇上什么事了,快说,为什么冯晦会拦着你小弟不让下台?冯荆已经认输,到底怎么回事?”

    稽天涯拉着月三蓉上前道:“蓉蓉,冯莺姑娘在沧桑楼也不算恶,我们跟过去看看吧,?兴许会有帮助。”

    月三蓉道:“你去”

    稽天涯又怎么会放过某人?连拉带拽道:“我说蓉蓉,你就去看一眼嘛,又不会少肉,是不是秦兄?”

    秦一琯习惯将陈偈拉上前道:“没错。”似乎有陈偈在,腰杆也更直了。

    月三蓉跟着他们去冯莺那里。

    冯莺见她上前,立刻拉着道:“还请月姑娘救救我小弟。”

    月三蓉未语。

    君义奥问:“冯莺你说清楚,要怎么救?”

    冯莺道:“冯晦说只要月姑娘上台,才会放过我小弟,他昨晚输了,今天与小弟对斗,才会如此,我有想过别让小弟上台,可是耐不过他们的要求。月姑娘,还请你看在同为沧桑楼出力的份上,救我小弟。”说话时,泪如雨下。

    月三蓉才叹了口气,道:“冯姑娘,这为战印斗,令弟如果不愿斗,那么可下台。”

    冯莺泪不停的流道:“不是这样的,小弟天生灵识不全,被冯晦激发了凶性,除非身体耗干最后一滴灵元气血,否则,不会停下,更不会下台。”

    月三蓉问:“冯二公子之意为我上台,则会将令弟交给你?”

    冯莺已经乱了分寸,分不出此语是何意。连忙点头。

    台上,冯晦竟如同被冯荆战败的模样,看似步步败退,实则拳拳到肉,似凌迟,似行刑的将冯荆的灵元血肉点点消耗。

    这场冯荆求饶,至不要命的战斗,让天樊城的人看着心惊。

    冯莺道:“我弟天生灵元灵识不全,时不时的犯病,作为医者的我,也只有压制的可能,而无法根治,他的病状很奇怪,待到没有灵识失去意志,则会如现在形同野兽,只会攻击眼前敌人;冯晦不让我上台。月姑娘,我求求”

    君义奥已经打断她再说下去,对月三蓉道:“商蓉,要不你去喊停?”

    月三蓉问:“怎么喊停?”

    君义奥道:“冯荆是条性命,不得不救。”

    月三蓉手出月寒术,将其他人都定住,独自上台。君义奥刚刚吃了计月寒术,已经躲开,在她上前时,轻巧的避开,跟着一起。

    天樊城书院的比斗,转瞬静若闻针。在场的都是眼明心清的,又怎么会不知,台上凶险程度呢?

    基于冯晦、冯荆、冯莺都为睿山离凡道的,更加没有人出声,别的家族的人,江湖子弟或者还能讲理,睿山的窝里斗,死个把人,死有余辜。也不想想这些年,江湖百家受过多少睿山的气?

    江湖玄修没有动。

    君义奥、月三蓉却在这时动作了。他们男的少年公子英俊潇洒意气风发;女的姑娘貌美清冷闭月羞花;既不怕事也不退避的往台上站立,那模样,要多气派有多气派。

    只是,平白让台上支持的君潇笛、月半昗气的跳脚。后者指着君潇笛的鼻子骂:“你个老彼夫教出来的好义子,现在好了吧,好好的天樊城的战印斗,平白的要给他睿山支使了。”

    如果君义奥不动,那么睿山就算再怎么找磋,也找不上其他人,他们身为各世家的实权人,怎么说也可以睁只眼闭只眼。

    君潇笛抬头看天,这整的什么事?冒似你家月姑娘先上台的吧,怎么月老先生骂自己呢?基于义子干的糊涂事,只好忍着揍人的冲动,让月老先生骂一顿。

    台上,冯晦阴鸷一笑:“月姑娘,你打算来管睿山离凡道的事?”

    月三蓉二话不说,手起月寒术,先将冯荆封住在地上,才道:“如果冯二公子认为此为睿山离凡道的事,那么夜里的文会也不必继续。”

    这话说的很轻,轻到只有台上的数人听清;就算修为高深的人,不细听也没有听清月三蓉说过话;然而这话起到的效果,却如同石破天惊。台上的数人,都懂了。

    君义奥道:“商蓉,还是你有办法对付随便乱咬人的狗。”

    月三蓉摇摇头,对冯晦道:“开出条件,台下解决。”说完话问:“难道冯二公子要弄得天下人尽皆知,你离凡道排除异己,容不下本族之人?”

    冯晦又岂会轻易服软?只道:“能不能容下,与你无关。”

    月三蓉道:“冯二公子的意思,为正面与江湖百家的人为敌。”

    冯晦道:“月姑娘,这为离凡道的事,还请你别多管。”

    君义奥将某个还要上前出风头的人又往后推,使人避开冯晦的正面相对,道:“离凡道的事,我们不会多管。可是,冯荆已经向你认输,你有什么理由,逼他上决路?”

    冯晦一时理穷,他刚刚要找冯荆出口气,也正为不愿轻易咽下沧桑楼赢了花品,只道:“月姑娘”话没说完,被陈诟武打断。

    陈诟武带上稽天峻、君玄骨、朱常淳等人上台之后,立刻道:“月姑娘,我知你意为何,然而此地为天樊城书院,你还没有直接处理此事的权力。”

    君义奥讥笑声问:“陈诟武,你有脑袋么?”

    陈诟武道:“你说什么?”

    如果主持台的六人会动,那么还容得到他们在这里放肆,久久没人前来处理?主持战印斗的六人,分明都是不愿让事情闹大,传开使睿山离凡道失去颜面。哪知陈诟武一上台,就将风浪往主持台的樊城林王身上揽。

    陈林王面色顿时都不好了,却没有多动,樊城世子是什么人,早已传开江湖面家知晓,无论是谁都知晓。这个世子,可不是一般两般的为樊城招黑啊。

    假如陈林王上台,是帮无礼的睿山打压沧桑楼、镜南宗好,还是将樊城对上睿山,处理睿山窝里斗好?

    月三蓉、君义奥等人出头,是为文斗,而樊城以什么立场来出头?

    陈林王面色铁青。

    冯晦倒是个见缝插针的货道:“陈世子所说无误,怎么,你们是想在这里决定宝物的分配么?”

    月三蓉再度道:“冯二公子,文斗出结果,才会分宝。此为战印斗。”

    冯晦指向她“你”随后被打乱。

    君义奥就服某人这点,说话很少,句句入重点,不出口则已,一出口就能气的,他人全无回转的机会;道:“没错,从沧桑楼来的江湖百家嫡传,怎么会害怕你们的挑战,冯二公子,你的脸还要么,如果还要,那么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你说说,平时倒好,关键时刻倒不机灵呢?”

    说话时,上前来冯晦面前,轻轻拍他肩道:“横竖丢的都是离凡道的脸,你不要脸,难道还要众江湖百家的人,跟着你一起不要脸么,我们大群公子哥们都在台下呢,你认为闹大了对离凡道有好处?”

    冯晦气的牙痒痒。陈诟武听了这话,似要上前给君义奥一拳。他伸手拦下道:“退下。”随后道:“你们别得意太早,文会没完,这里的事,晚上解决”

    话还没说完,主持台的冯暗道:“可以宣布结果。此回对战冯晦胜,接续下一场吧。”

    冯晦转头:“大哥?”

    冯暗道:“退下。”说话时,手起重拳往他那里去,将台上的他们一伙人逼到台下,冷着脸望向陈林王。

    月三蓉、君义奥望着不断冲破月寒术的冯荆,明白冯莺所言无误,此番自己没有上台,会白白耗死冯荆。月三蓉上前,君义奥抢先,带上冯荆,三人下台。

    冯暗才问:“林王还有异议么?”

    陈林王道:“没有没有,比赛继续。”说着话,宣布下一场的名单。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当医生开了外挂〕〔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当维修工的日子〕〔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逆天废柴:邪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