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因为仙气过剩他养〕〔炎黄神眷〕〔我能点化世间万物〕〔重生年代文孤女有〕〔上门狂婿〕〔全职公敌〕〔我自镜中来〕〔贫道张三丰〕〔爆笑穿越:王妃是〕〔团宠妹妹六岁半〕〔重生八零做团宠小〕〔末世:每周一个神〕〔继承三万亿〕〔诸神世界:我成了一〕〔王者时刻〕〔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带着系统做巨星〕〔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天王殿在线全本〕〔九仙神域唐风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52章紫宁雨
    月三蓉、君义奥带着冯荆下台。台下冯莺哭成泪人的接过小弟,回去医治。君义奥有感自己的天鉴术,可以稳定冯荆的野性,并没有让她离开,而是在月族的休息之地,给冯荆传送天鉴术的法术。

    台上再起的斗争为天樊城书院的君羽飒、赵青莲。两人相对没有数十个回合,赵青莲被君羽飒的独孤奉君决给击倒在地。

    今天的最后一场为:紫宁雨、乔夏。两人在台上有模有样的对争,除却了剑法、心法之外,无论是功力、灵元,都到达对等的条件。倒使台下无数人都跟着心惊的讶异,目不转睛的望着台上的对争。

    月三蓉双眸的视线,跟着紫宁雨来转,忽感有种没由来的心悸;紫宁雨给自己的感觉,似曾相识却说不上在哪里见过,如最陌生的熟悉人。

    她忽然有些难过,明明不认识这号人;三世的记忆也不曾与紫宁雨有什么交集,缘何此回竟然有着心惊的悸动呢?

    月三蓉回想之际,全身的记忆,不断回旋如涡流,纷纷向心玉归笼,那模样,就如同,之前记忆出现紊乱之时,急需找个地静坐般。奈何此地为天樊城书院,一非清静地,二非灵脉所。她的面色,以常人可见的速度,再度转冷。

    君义奥正为冯荆传送天鉴术,不得闲。

    稽天涯等人,辅化开月寒术,从月寒术的冰封中出来,并无体温之感,冷的发颤,见君义奥逃得快,那模样,只想与他干架,看月三蓉更是如小媳妇。

    月三蓉压制不适,全心全意看台上的比赛,被打乱。就闻得好友在耳边,以谦谦君子颜如玉的面相、嗓音,低低的说话。

    稽天涯道:“蓉蓉,哪有你这样的人,我都什么也没说,就让你给冰封了。”

    君义奥“哈哈”一声笑,收功,将稳定冯荆送回给其姐照料,起身接话说:“稽兄,你又不是不知道,商蓉本身就是这个模样嘛。”那话语里幸灾乐祸的意味,只要是个人,都能听得出。

    偏生秦一琯就是个来乱的货,并且脑子发炎的偏帮君义奥道:“稽兄,我感觉君兄说的没错,月姑娘如果不把我们封住,那么今天的我们都上去了,我想想都头皮发麻。”问题是自己还欠着大哥的训呢,也幸好没有头脑发热的上去是不?

    他不知这话一出,彻底把沧桑楼的万年老四,给得罪了。

    稽天涯沉声道:“秦兄之意是,君兄能逃出蓉蓉的月寒术,还很有理了?”这话让听者发毛,不知他为何而说,是对谁说的。

    月三蓉却对他有解,听了这话,不愿掺和,反正好友就这样,三世来摆那呢。

    秦一琯有些头皮发麻,话说惹了什么了,为什么稽兄会如此生气?他环视一圈,分明没有多冷,只感浑身冒冷汗,几个情况?

    君义奥看了眼月三蓉微冷的神情,与秦一琯相对鬼畜的笑着找不到北。

    稽天涯只好郁闷的,再次望向月三蓉说:“蓉蓉,我们都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呢,你怎么凡事不带上我呢,太没天理了。”

    月三蓉道:“闭嘴。”

    稽天涯哪里会听?更加放肆的道:“我跟你说,你这样不行,我都没计较不把族花的故事相告,你又把我给丢了。”

    月三蓉不理会。

    稽天涯哪里肯放过?只道:“你就说说吧,从前在沧桑楼,我们多好,哪有现在的荒唐事,真真是气煞我也。”

    月三蓉望向台上的双眸,终于对上他。

    他好笑的道:“蓉蓉,还是我更重要吧?”

    君义奥终于听不下去,将这货给叉开道:“稽天涯你大爷的,小爷我纵观镜南宗也没见,你这么个厚颜无耻的人。”

    秦一琯拿扇遮着脸,却遮不住浑身颤抖的笑,来到君义奥旁边,闷声道:“君兄,我突然就好奇,月姑娘稽兄在沧桑楼到底是怎么过的十五年,依月姑娘的为人,怎么还没把他给,唔”说到这里,被稽天涯捂住了嘴。

    他在旁边气急败坏的道:“秦兄,你二爷的别怪我没警告,你想被封,被连带我。”

    月三蓉在旁边,清冷的眸子扫向这里来,没有开口、也没有阻止。

    君义奥眼见两人瞎搞成团,只好从中间,将人分开道:“稽兄,商蓉为沧海遗珠,你想什么呢,怎么会如此郁闷?”

    他开口:“够了啊”随后说:“你们一个两个的干什么,我与蓉蓉谈话呢,你们起什么哄?”

    秦一琯“嗯哼”了声,说:“沧海遗珠月姑娘在旁边呢,稽兄你说话可得小心。”

    君义奥也在旁边不安好心道:“要我说,稽兄你还是别在多气了,商蓉对谁都一样。”

    秦一琯也道:“没错没错,君兄所言有理,再说刚刚上台也没多风光啊。”

    他们越说越带劲,完全不分场合的在这里闹着某人,使沧桑楼月族的那些个子弟、门生看着,犹如看白痴般。只有三人在那里浑然望我的,似乎毫不畏惧,使劲的触怒某人的底线。

    月三蓉的眸光越发的冷,更多的为关心台上的比赛。

    这让他们双眼忽略刚刚的懊恼,望向台上去。只见台上,紫宁雨、夏乔两人斗的,两败俱伤也未停,连带着还没有分出胜负,什么情况?他们终于有感,错过了好戏,仔细的不再错漏任何一场比赛。

    紫宁雨自从斗起,所用的心决,与永恒决相近,每当运起,竟如同运使永恒决般,如果让不熟悉永恒决的人来看她使用招式,那么多半会分不出此招的真伪;而夏乔却带了炽热的气息,每当两种气息相对,竟如同本源之气相对消,空中竟如同,会产生时间的错漏以及炽热丛生。这才为两相斗,最为怪异的地方,也为两人在台上,还能坚持下来的所在。

    这是一场,非常精彩的斗争,连带着运使功法的人,也有丝神秘莫测的气息在内中流传着,使人目不转睛的看着,欲罢不能的要窥个究竟。

    君义奥问:“商蓉,她与沧桑楼有关?”说着用手一指,指向紫宁雨。

    月三蓉有感他们的重点已经回来,才道:“不知。”

    君义奥道:“为何她的气息,与沧桑楼的永恒决如此相像?”

    稽天涯也不顾生闷气,只说:“蓉蓉,你确定她不是你沧桑楼遗失的嫡传?”

    她略带着疑惑,转眼望向好友,实在不敢否决的太快。沧桑楼传承至今,无法保证是否有缺漏在外。代代传承,先辈的付出,江湖路的走动,意外若存,也不得尽知。

    稽天涯刚想说什么,被人打断。

    君义奥道:“商蓉,我刚刚以天鉴术算过她的过往,为江湖人,并不知道沧桑楼之事,祖上也没有去过,次北固山沧桑楼,更不知月族之事”

    稽天涯满脸的戏谑问:“君兄,你的天鉴术也能这么用,那你能算到我现在想干什么吗?”说话时,用力拍上他的肩膀,很想将人拍晕过去。

    她闻言,无视好友调笑,只道:“月族族谱上,也并没有姓紫的人。”

    君义奥显然十分赞成这话,忽略稽天涯的讽刺道:“你说会不会是她的祖宗十八代之前,与次北固山有关联,才会有这么相近的功法?”

    她眸子微冷,看着那人一眼,随后转开。

    君义奥自知失言,打了个哈哈,挠头望向某人傻笑,有感人不理自己,只好对秦一琯、稽天涯虎头的笑,差点被人赏了拳之后,才安分些。

    不过,他到底不是安份的人,再度观向台上,略看了会后,又扯着身边某人的衣袖道:“商蓉,你说她会不会是在外系修练的永恒决,如此接近的武功心法?”

    月三蓉还是摇头,按理说,沧桑楼的嫡传不可能出现在外族,更不可能会独自窜改永恒决。紫宁雨所使的功法,与永恒决相似,却没有永恒的气息存在。

    犹如失了魂的躯壳,曾经璀璨,过去繁华。

    为什么会这样?

    月三蓉有感兄长在压阵,也明白了这个情况,双眸微阂,不再多思,专心看台上的相斗。两人已经透支过度,一招可以分胜负。

    这时,紫宁雨手起,快不及眼的招式,犹如耗尽全身的力气,不再有过多繁杂,起立仗剑纳元挥洒而出。

    夏乔眼睁睁看着招式来,筋疲力尽,被招式轰下台。

    今天的比赛:陈诟嬛、稽天涯、君玄骨、冯晦、君羽飒、紫宁雨六人胜出。看见太阳落下,主持的陈林瑟说完场面话,再度如昨天般,放江湖百家的少年子弟,离开天樊城书院,他也火急火燎的回樊城。

    月三蓉有感比斗散了,来到兄长的身边开口:“兄长,刚刚”

    月沧海道:“小蓉,你是否还有事,紫姑娘之迷为兄操心。”

    月三蓉道:“那我先去黜鳞宫,兄长,晚上见。”

    月沧海轻笑点头,目送小妹离开天樊城书院,随后去找紫宁雨,作为沧桑楼楼主,能出次北固山掌握的事,不多;出了意外之事,必会厘清。

    月三蓉有些担忧的看了眼兄长,以及跟在兄长身后的紫宁雨,不知怎么的,有感往后的两人,会出现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回神察觉自己多虑,跟在黄金猪朱常余,以及沧桑楼出来的江湖百家之人身后,一步三回头的去了高楼客栈。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当医生开了外挂〕〔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当维修工的日子〕〔都市之最强狂兵陈〕〔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逆天废柴:邪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