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风唐雨柔许莹莹〕〔豪婿战神〕〔仙帝重回都市唐风〕〔镇国战神叶君临〕〔叶君临小说〕〔镇国战神〕〔权宠天下(元卿凌〕〔叶君临李子染全文〕〔无敌仙帝唐风唐梓〕〔苏清荷〕〔金屋藏宠〕〔余冬田蜜〕〔舒清顾盛钦〕〔林炎〕〔我真是正道的光〕〔第九大神帝唐风〕〔我咋就文娱全能了〕〔日月永在〕〔柯南之初恋是侧写〕〔网游之生死劫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54章救人
    稽天涯所说的,要离开一起,倒是让君义奥想引开荒芜之气,也没有办法,就这样丢下两人。

    坑里的三人合计,要怎么以最快的速度,找到紫宁雨时,正逢杉树林传来打斗之声,越发浓密且渐广。

    稽天涯运转玄渊心决,从土坑里起身,往南行。

    君义奥关心的望向月三蓉,也没有多说,从正中穿过杉树林。

    月三蓉最后起身,手持清寒剑,运转永恒决,往正东行。三人分开,快速引散荒芜之气,冲出包围,寻找声音打斗的来源。见到另外两个参加战印斗的人,救重伤的紫宁雨,与睿山离凡道的,尤图雄打在一块,尤图雄的招式,快准狠且不要命的,只要使昏睡的紫宁雨死。

    参加战印斗的两个江湖人,似有感,奋力抵挡尤图雄的杀招。

    稽天涯对睿山离凡道,果断的还保有一丝理智,没有在这时来乱;君义奥眼见两人与重伤的紫宁雨,和月三蓉相对,快不及眼的出招,救人出水火。

    因为他们都是参加战印斗的人,所以彼此在天樊城书院认识。

    君义奥出手救人,带出重伤昏迷的紫宁雨之时,无疑让尤图雄的目光往身上引。

    尤图雄见到月三蓉、稽天涯都在场,有感后手,荒芜之气已经用尽。他暗思:不能让他们察觉,黑恶之气与睿山有关。无法压制来人,快速离开杉树林。

    月三蓉才上前,扶好紫宁雨,打量旁边的,面色苍白的客归心、纪小草。数人都是少年辈,对江湖事热血沸腾的,很快熟络。

    君义奥将易泷回鞘,运转天鉴术给紫宁雨疗伤,道:“在下镜南宗独孤奉君氏君义奥君无悔”说着将人分别的,给介绍遍道:“此为次北固山沧桑楼月族楼主之妹,月商蓉;这位是稽仲府二公子,稽天涯。”

    客归心扶起纪小草道:“白衣过客客归心,御剑千纪纪小草。久闻三位雅名,如雷贯耳,有幸相见。”说话时,几不可察的打量月三蓉。

    月三蓉与好友、君义奥相视,不动声色。

    君义奥才道:“不知你们为何会与睿山离凡道的人对上?”

    客归心收回心神,正当日上三竿;他在天樊城书院,还有比赛,于是道:“君公子稽公子月姑娘,我必须先行回去对战,宁雨还望诸位带回,请。”说完话,与纪小草先行离开。

    “哎”君义奥眉目抬了抬,这叫什么事,你们说走就走了,留下个重伤的姑娘给我们怎么办?

    紫宁雨醒来,见到月三蓉在此地,柳眉轻动之间略有涟漪微现,从君义奥身边站起;起的着急,连带头壳沉重,以剑支地的缓缓摇头。

    稽天涯心知这姑娘以及刚刚离开的,白衣过客客归心都似乎有话,要对蓉蓉讲,莫非当真出了什么意外?

    他见月三蓉还是站在外围,既不上前也不搭理人,摸摸鼻子与紫宁雨交谈道:“紫姑娘,不知你怎么会来此地?”

    紫宁雨除了对月三蓉颇有意外,对上稽天涯,开口已现媚音绕耳道:“不知稽公子,为何前来?”

    稽天涯扬了扬欠抽的笑,道:“我找姑娘而来,下榻的客栈未找着人,就来这里了啊。”

    “找我为何事,莫非你觉得我当真与沧桑楼有关?”说这话时,明显带了恼怒,却按压了心绪,嘲讽道:“或者稽公子也想请,我为你一解疑惑才甘愿?”

    他不觉有异,回答:“我与蓉蓉昨天夜里就对姑娘好奇,才会联袂前来,找姑娘谈心。”

    “谈心,稽仲府与我非亲非顾,不知你要谈什么?”紫宁雨看着他,如要问出个所以然,实则眼里凛冽,更有一言不和就大打出手的模样道:“或者你知道了什么?”

    “还望姑娘切莫误会,我与蓉蓉真不是,对你图谋不轨。”他完全没有身受乱音影响之觉悟,着急解释道:“蓉蓉,你倒是说说话啊,怎么你与君兄一副看戏的模样?”

    稽天涯说到这里,终于发觉超出范围的事发生,看向紫宁雨之时,才感后背冷汗直冒;他都不知自己何时,上了姑娘家的当,这么着急,把真心抛出。

    君义奥、月三蓉对视,前者有感紫宁雨天生狐相;后者越发有似曾相识之感。对月沧海昨夜提起的,紫宁雨会乱人心神,却警醒十足,也幸好早有防备,否则,当真会全部都陷进去。基于君义奥想让某人来问,因此,只是扬着深邃的五官,眼里带笑。

    月三蓉没有要说什么的觉悟。因为她不知道紫宁雨为人可信与否,所以本着好奇、关心才会前来。

    “阁下既然无事,那么别找上我。”紫宁雨见数人不说话,略沉声道:“我的事,于你们无关,更与沧桑楼无关;你沧桑楼还想立足中原武林,则别掺和。”说完话,头也不回离开杉树林。

    稽天涯本来背后生冷,听了这句额头冒汗,眨眨眼,只感天蹋四分之一了,哪有这样的伤者,被救了还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

    紫宁雨转身之际,月三蓉再度不安,快不及眼的,运元将数人带上树稍。这回,攻击的为黑恶之气。遇上灵元自动化散,随后消失无踪,却防不胜防的,攻击自身死角。

    这到底是谁操控的?

    数人被打散。

    月三蓉情急之下,独自面对黑恶之气。

    君义奥带上紫宁雨在旁边看着,她周身被黑恶之气困住,着急大叫道:“睿山离凡道的出来,再不出来,休怪我下手不留情。”一声吼,运转灵元,散去周身许多的黑恶之气,却没有起到效果。

    因为尤图雄早就走了,所以留下的黑恶之气,只会凭借自主的意思攻击众人。

    月三蓉还在黑恶之气的包围中。

    紫宁雨二话不说,运转紫竹决,转瞬黑恶之气渐消,而荒芜之气渐浓。

    稽天涯袖起乾坤力,倒转流风,吹散黑恶之气,望着月三蓉问:“蓉蓉,你怎样了?”

    “无碍。”月三蓉紧运永恒决,再露疑惑的神情,一步步从黑恶之气中走出。

    月三蓉看着缓缓汇聚于,紫宁雨周身的荒芜之气,记忆越发混杂,脑海运转越发快,没有一会脸色更白。

    紫宁雨转头,对君义奥、稽天涯怒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带她离开?”

    不知怎么的,被她一声喝,稽天涯两人平白生出种,紫宁雨比自己高出许多头的想法来;这种感觉就是,明明于自己等人年纪相仿,却被看轻了。

    紫宁雨没多拖拉,离开了点君义奥的范围,想要去反方向;月三蓉又怎么会让人就这样,带着荒芜之气离开?这样离开了,真与送死无异。两世来自己都亡在荒芜气息上,独留紫宁雨无法面对。

    月三蓉手出月寒术,术法如有灵,去了紫宁雨那里,将运转紫竹决的人冰封。

    紫宁雨身受月寒术,无法抵御寒冷,刚刚受重伤,竟昏迷。荒芜之气淡淡的,散在她周身,少了威压,黑恶之气立刻上涌,再度将月三蓉包围。

    君义奥接过紫宁雨,稽天涯也去到月三蓉身边,眼见黑恶之气再度汹涌。君义奥咒骂了声,随后出易泷,一剑斩风华,易泷将所有黑恶之气斩断。

    月三蓉手持清寒再度于,他的剑气对消。双剑灵元,冲破黑恶之气的包围,稽天涯顺势易位,背上紫宁雨去了旁边。

    君义奥道:“商蓉为什么这些气息,似乎都要向你以及紫姑娘而去?”

    月三蓉道:“不知。”

    君义奥道:“我们停手,会被黑恶之气层层包围,你有什么办法?”

    月三蓉道:“我断后,你离开。”

    君义奥看着面前的某个冷冷清清的人,好笑的摇头,这人认真的模样真好看,不过,话可不是这样说的啊,只好道:“你与稽兄离开,我断后。”

    月三蓉冷眸微疑,加大永恒决的运转,清寒剑上蓝焰滔天。

    君义奥可不是来闹的,道:“商蓉,你听着这些气息似乎很害怕天鉴术,让我”

    月三蓉打断道:“黑恶之气旨在我,你没必要蹚浑水。”

    “你”他问:“你知道了?”

    月三蓉点头。

    “商蓉,不觉得挽商君真有许多事瞒着你,从开始,我就感那黑恶之气,会找上沧桑楼的门生;以及对你动杀,有目的,你仔细想想,其中有什么纰漏?或许我们还能一起解决呢?”他说话时,未发觉放松自身灵元的纳元,竟有些松动的招式。黑恶之气,有机可趁。

    月三蓉道:“小心”随后竟是不顾自身,往黑恶之气上冲。冲时运转巧劲,月寒术自起,虽然无法将黑恶之气化散,但是使它淡薄了许多。黑恶之气也少了许多,清寒剑一档,除了运元过度,未让它沾染上身。

    “商蓉”君义奥收剑回身将人带起。

    “蓉蓉”稽天涯身背紫宁雨,立刻上前。

    月三蓉道:“无碍,先离开。”她说着话,按压转动不止的心玉,当头运灵元回樊城估酒客栈。

    稽天涯、君义奥对视,带上紫宁雨从后面赶来。

    估酒客栈的门生、弟子还没有回来,白天的战印斗虽然结束,但是人还未归。三人回来,君义奥匆匆去找,冯莺回来给紫宁雨治疗伤势。月三蓉则在房里,亲自照顾人。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当医生开了外挂〕〔都市之最强狂兵陈〕〔当维修工的日子〕〔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逆天废柴:邪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