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因为仙气过剩他养〕〔炎黄神眷〕〔我能点化世间万物〕〔重生年代文孤女有〕〔上门狂婿〕〔全职公敌〕〔我自镜中来〕〔贫道张三丰〕〔爆笑穿越:王妃是〕〔团宠妹妹六岁半〕〔重生八零做团宠小〕〔末世:每周一个神〕〔继承三万亿〕〔诸神世界:我成了一〕〔王者时刻〕〔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带着系统做巨星〕〔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天王殿在线全本〕〔九仙神域唐风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56章我与归心小草为江湖人
    边角客栈的酒斗正在进行。

    月三蓉蚕眉微蹙,酒味随时越发浓郁,不饮酒的她闻着院里的气息,没一会熏的双颊微红。旁边百家嫡传不断的,大声呐喊的加油,更有恨不得亲自上阵的,兴奋的忘记在哪方。

    月三蓉见众人兴致高涨,也没有扫兴,站开了点位置。

    两个时辰转瞬快要过去。

    赵白虎的酒鼎未见底,还有酒没有饮完,摇了摇头,看见五人还在,一盏盏酒的往肚里送,已经头重脚轻,往后倒。

    月莹莎见他倒下,刚刚亮晶晶的双眼,越饮酒,越发亮,没有理会他,再度饮酒。

    边角客栈的嫡传,才有些讶异的看了眼月莹莎。冯晦身边的煞衣卫立刻上前,将赵白虎带下去休息。尤图雄、稽天涵的压力倍感加重,却有些力不从心,酒鼎见底却还有数杯啊。

    步夜明也在半盏茶时间,步上赵白虎后尘。冷塑峰牙齿发颤的,面色发白的上前,将人带到后边休息,取出醒酒汤,给他饮,不让人难受。

    君义奥这才正眼看着月莹莎,这丫头还真不是盖的,到现在还没倒下。

    月莹莎双眼亮丽的看过去,娇巧一笑又顺盏舀酒,直到酒鼎里的酒,全部都饮完,眼不红,气不喘的看向冯晦。

    嘶

    江湖百家嫡传看着她,眼里有忌惮。丫头真是深藏不露啊,这鼎酒,她是怎么饮下的?

    君义奥轻笑,将最后一盏酒饮完,抬头望向尤图雄、稽天涵道:“喂我们的酒没了,你们呢?”说话时,酒味浓、话音重,神采飞扬,桀骜不训、玩世不恭显露无疑。

    尤图雄当既放下酒盏,手起一拳,快不及眼打向他欠扁的脸上。

    君义奥不动声色的将,月莹莎带向月梦池身边,似缓却毫无纰漏的相接。两人重拳相交,没有酒的两个鼎快速打翻。在场中的人,无不面色大变。

    朱常余、稽天涯快速上前阻止打斗道:“冯晦,你就是这样纵容手下来乱的?”

    冯晦见到尤图雄、稽天涵的酒鼎里的酒虽然见底,却还剩下些许。阻止尤图雄道:“住手。”

    尤图雄人小鬼大、嘴特别大,眼睛细小且狭窄的,笑着往后退:“呵呵”收手看向月莹莎说:“没想到睿山与次北固山的人,生的女娃,竟有如此特殊的体质,果然有意思。”

    月莹莎听了这话,往月梦池身边退去。月梦池上前道:“莫非阁下输不起了?”

    尤图雄冷蕴重怒,嗤笑声:“你是谁,祸从口出的理应该明白吧,识相的退下。”

    “你”月梦池咽下口气,虽然为照顾月莹莎的,但是对面的为睿山离凡道的人,升起力不从心之感。

    尤图雄“哈哈”了声,双手抱拳,也没有去管冯晦冷的成冰的面容,随后肆意妄为的道:“这事没完,有时间,我倒要与她好好讨教。”

    “你没有这个机会。”月三蓉面色不怎么好的上前,睿山每回输都如踩了尾巴,碍于离凡道实力摆在那里,只好道:“既然今天的比赛结果出来,那么明天去估”

    她估酒客栈还没说完,君义奥、君玄离立刻接到:“商蓉月姑娘,明天去清秋客栈。”

    她点头;对冷塑峰、月梦池道:“带上莹莎夜明,我们回去。”

    两人相视,齐声道:“是”

    她再看着那人,眼里露出疑惑,似关心似有话待问。

    君义奥自动忽略冯晦带火的双眼,上前道:“商蓉,你放心,再来个十坛八坛,我也没问题。”随后知她有事,让某人先走,开口:“你先回去吧,我与稽兄秦兄,处理后绪就回来。”

    “切莫与离凡道动手。”说完,她转身离开边角客栈,回去关心紫宁雨,又见兄长也在房间,冯莺收拾妥当的告辞离开。

    天色夜了,紫宁雨的伤势,有冯莺的疗复,经过一晚上的调休,面色很好。明天要比赛,因此,她醒来之后,也没有与次北固山的人,聊天、置气的意思。

    紫宁雨明白,沧桑楼会找上她,所为何事;她真不想将过往的,恩仇带入次北固山沧桑楼,因此,对救了自己的月三蓉,只是冷漠的道声谢,随后闭上眼,赶快休息以便明天的战印斗。

    她对战印斗的执着,只为十二地气。自从明白睿山的打算,与离凡道牵扯上之后,这些年不断的于好友纪小草、客归心,逃开睿山的追杀。

    紫宁雨身为江湖走跳的人,明白十二地气,可以提升紫竹决;果断冒着,与睿山离凡道相对的危险,前来樊城参加战印斗。

    她知道的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睿山不是善地,沧桑楼虽然为江湖五大世家,但是无法与离凡道相提并论。既如此,她宁愿独自承担。

    月三蓉见此,开口:“兄长。”后问:“紫姑娘可有大碍?”

    月沧海摇摇头,这个小妹啊,总是面冷心热,只好道:“我刚刚前来。”

    两人齐齐的看向闭目的紫宁雨。

    紫宁雨只好睁开亮丽的双眸道:“挽商君月姑娘,我与沧桑楼并无关系,你们不用担心,我所做的只为自己。”

    “你与客归心纪小草为好友?”月三蓉看向躺在床上的人开口:“为何你的紫竹决与永恒决如此相似?”

    紫宁雨眼里有丝愤怒,却只好道:“月姑娘,紫竹决并非永恒决”说着将紫竹决拿出,交给她看,开口:“此为紫竹决,于紫竹生长相生相息;虽然开始与永恒决相同,但是与永恒决的静谧肃穆沉着完全不同。”

    “你怎知永恒决的特性?”她说话时冷冷的问:“若你没有见过永恒决,怎知?”

    紫宁雨道:“挽商君已经相告过。”

    月沧海道:“哦?”随后略思昨晚的对话,不着痕迹的饮茶。

    紫宁雨道:“我昨晚已经将你的底探清。”

    月沧海道:“姑娘学过媚术?”

    紫宁雨道:“并无”随后解释道:“我这些年走跳江湖,会使用的手段。”

    月三蓉想起兄长的告诫,紫宁雨会使用乱心神的手段,想来与此有关。可是自己需要问的,冯晦说过她为睿山离凡道的叛徒,却没有问的机会。

    “挽商君月姑娘也知我为江湖人。”紫宁雨看向两人,亮丽的眼中带了,冷漠的排斥道:“江湖人不比世家,我与你沧桑楼无关,更与永恒决无关,多谢你们的相救,我明天伤好会快快离开。”

    月三蓉留人,开口:“若姑娘不愿离开,可带上你的好友,往估酒客栈下榻。”

    紫宁雨面露复杂,躺着看向她,冷冷清清的双眸毫无波澜,蚕眉印在脸上;即使无笑也如星芒;淡淡的梨花涡印在脸上;白如螓首的容颜,竟能见到丝苍白的神色;一身月牙白的衣杉,只在腰间别了块,淡蓝色流苏穗子的玉佩,犹如不食烟火的嫡仙。

    她拒决道:“不必,我与归心小草为江湖人,不会去任何世家;再次言谢。明天战印斗,如果我们是对手,那么我不会留手。”

    她再三表示,自己为江湖人,不愿与任何世家为伍的心思,瞒不过冰雪聪明的两兄妹。

    月沧海轻笑了声道:“既然姑娘并无大碍,那我与小蓉则先回去休息。”说完点头让门生端药进入道:“此为冯姑娘给姑娘熬的药,饮完则可;明天的战印斗不容小觑,你好生休息。天色暗了,小蓉,我们先离开吧。”

    月三蓉还想说什么,兄长已经与人告辞,本为疏离、不落世态;少语、不喜吵闹的人,没有问出个所以然,也就跟着离开房间。

    月沧海起身离开紫宁雨的房间,两人来到院外,知小妹有话待问,才道:“如何了?”

    她才开口:“今晚我去边角客栈,冯晦明确的承认,紫姑娘”

    “嗯?”月沧海示意小妹说下去道:“她怎样了?”

    “冯晦说紫姑娘为睿山的叛徒。”她走入院内凉亭开口:“今晚,他直言要我交出紫姑娘,否则,祸及沧桑楼。”

    月沧海目露疑惑说:“紫姑娘为江湖人,怎会成为离凡道的叛徒?”闭上眼轻轻摇头,笑过之后才道:“小蓉,此事你别去管,紫姑娘身系的秘密不少,让她自己解决。”

    她听此,紫宁雨态度冷漠,也不好多插手。。

    月沧海这两天,与紫宁雨再三接触,对她的性子有了解,既然她不愿将麻烦牵入沧桑楼,那么也没有多去理会。身为楼主的自己,需要考量的从来不是个人,而为整个次北固山。

    他虽然对紫宁雨有好奇,但是无解则不会再三深入。但凡世事都有度,过了则只会在外留心,而不会从旁牵制,以及再度关心。

    月三蓉只道:“睿山离凡道目中无人。”

    “哈”月沧海对此并没有否认,只道:“她既然与沧桑楼无关,这些年离凡道大肆招揽江湖门卿客座,我们没有与离凡道对上的心,则别多管紫姑娘的事。”

    月三蓉不可否认。

    月沧海过了会,才开口:“小蓉,夜了,明天第二轮比赛抽签,你今晚也累了先休息好,再去天樊城书院参加比赛。”

    月三蓉点头,离开院里回去。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当医生开了外挂〕〔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当维修工的日子〕〔都市之最强狂兵陈〕〔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逆天废柴:邪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