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九大神帝唐风〕〔柯南之初恋是侧写〕〔网游之生死劫〕〔农门福妻是大佬〕〔人在天庭刚成天帝〕〔窝囊女媳叶君临小〕〔穿越农家锦鲤小福〕〔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签到海贼从处刑罗〕〔穿越之直上青云〕〔烈火救赎〕〔苟不住的我把火影〕〔长歌当宋〕〔末日拼图游戏〕〔全职艺术家〕〔模拟神仙是什么体〕〔叶君临叶君临小说〕〔穿越时空之心理系〕〔主角叶君临李子染〕〔神话之我在商朝当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宠商妃 第57章君公子的修为很高强
    天樊城书院的战印斗,如火如荼的举行。

    月三蓉跟着兄长来到天樊城书院。头轮比赛已经结束,第二轮抽签则为进入前十的比赛,这回的天樊城书院,少了许多百家嫡传、亲传、门生,更多的为江湖之人。

    浪里淘沙的方式,选择五名接受十二地气的宠儿,斗争又哪里不激烈?

    月三蓉打量昨天胜出的六人,其中江湖人有许晚晴、金临潼;还有秦纾宫的陈偈;剩下的都为天樊城书院的,分别为:陈诟文、乔游、尤图雄。

    她分心看了眼那些人,收回神色。

    君义奥也多份吃惊,想到连君玄离都败下阵来,也就释然;想来独孤奉君氏的名声,这回还真就落在自己身上;本身是个桀骜不训、玩世不恭的家伙,即使明白比赛重要,也不是个会担心的料。

    他的眼里,除却中意的某个人影之外,并没有将这场战印斗,放在心上。大抵少年子弟,年少轻狂的,没有受到多少磨难,又是个武学、悟性十足高的家伙,面对同辈,从前,在前辈那里磨惯了的人,怎会担心?

    稽天涯也如他一样。

    他更多的为没心没肺,用自己的话来说就是,稽仲府的二公子,沧桑楼的万年老四,就算输了,也没关系不是?稽仲府的担子又不需要自己来担,至于沧桑楼,平时就是来乱的,这重要的时候,只要尽力了则可,不需要多大的压力。

    陈林瑟见到,天樊城书院的人少了过半,手轻摇“诸位安静”的话不断重复,等场面随既安静之后,才道:“诸位,战印斗已经开启,第一轮比赛圆满完成;今天为第二轮开始,诸位都为从开始走来的,依然将灵元传入台上的灵石,灵石会将诸位的对手排好。”

    “由于第二轮的比赛,并没有头轮的人数多,因此,为期还是三天,只不过每天比赛的场数并没有那么多;而灵石排对手,也需要一些时间,诸位听清了之后,则可以将灵元,送入灵石。”

    江湖子弟闻言,手起灵元,传入灵石,灵石发出阵阵华光,这回倒是让诸江湖子弟,等了半盏茶时间,由于陈林王刚刚已经交代,他们也有耐心,等待灵石运转,华光渐续,才将对手灵元传出。

    月三蓉竟然直接流到第三轮。

    月三蓉拿着从灵石传回的,自己的灵元,化回体内。回头就见好友、那人以及秦一琯等人面目带笑,她未多论,既然第二轮没自己的事,那么只好等三天后的第三轮。

    君义奥吸吸鼻子,来到某人身边问:“商蓉,你说灵石会不会认人啊?”

    “如何认?”她冷冷的反问:“你知?”

    君义奥连忙解释道:“我的意思,灵石怎么就会让你直接流传到第三轮呢,太没天理了。”

    她冷眸微凝。

    “喂,我可是羡慕你来着”君义奥有感某人想运月寒术,立刻道:“你看啊,头轮为大浪淘金,第二轮看实力,而你却直接流空去第三轮,这不是没天理是什么?”

    君义奥正在于某人谈论,为何会有,那么好运的流空到第三轮。

    稽天涯从旁边开口:“我说蓉蓉,快来看比赛了,朱常余和乔香儿正在场上斗呢。”

    君义奥“喊”了声,有些遗憾不能与,某人好好交谈,只好道:“来了来了。”说完将人带到前面,观看比赛,凉凉的道:“黄金猪倒是个得天独厚的,这么快就能上台。”

    稽天涯轻笑道:“你小心他可不好惹。我若对上他,可没有胜算。”

    “他这人阔绰有余,无论何事都讲排场。”君义奥站某人旁边,说着话道:“不过武力灵元的修为,还真无人敢小看。”

    稽天涯对此倒是没有反对道:“也不看看黜鳞宫,在中原武林拥有什么地位,谁能小看?”

    月三蓉环视一圈,由于比赛已经进入第二轮,因此,比赛的场数也少了一半,今天为朱常余对乔香儿;稽天峻与君义奥相对;最后的是御剑千纪纪小草和冯莺。

    台上,朱常余到底为黜鳞宫少主,又哪里会那么容易的输给,西南乔家的不起眼的嫡传?对战虽然激烈,但是没得比。一个时辰之后,朱常余胜了乔香儿。

    日上中天,比赛来到第二场,整个天樊城书院也被凝重、肃穆的氛围包裹着,连小小西南乔家的闺女,就能与五大世家的黜鳞宫拼到一个时辰,又有谁会掉以轻心?

    月三蓉双眸看向台上,台上稽天峻、君义奥已经调好内息,两人一刻间过去,也没有动手。她不禁有丝忧;随后反应过来忧在何方,使劲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她不知心玉已经为那人而动了。

    稽天涯才有感,月三蓉的神色不怎么好,于是问:“蓉蓉,你怎么了?”

    她摇摇头道:“你大哥是武学奇才。”

    “喊”稽天涯摸摸鼻子,有些心虚道:“他是稽仲府的大公子,也是爷爷相当看重的人,这回爷爷只望他能承接十二地气呢,又怎么会不全力以赴?”

    月三蓉才正视,双眸余光望向另一边的那个鲜衣怒马的身影,道:“君公子与你大哥相对,谁会赢?”

    “这”稽天涯才有丝好奇,按理说蓉蓉是不可能会担心大哥,难道会担心君无悔,怎么可能,万年冰山还会担心人了,只好道:“我说蓉蓉,你怎么从沧桑楼出来,到天樊城书院之后,人就变了呢?”

    她不觉有异,问:“我变了什么?”

    稽天涯道:“我感觉你最近,总是关心君无悔”

    “有吗?”她望向好友道:“我怎么不知?”

    稽天涯倍受冷落的道:“你真不知吗,你看啊从前的你谁都不理,谁都不关心,站在旁边八风不动的如块冰,现在却连担心上脸了,也不知发生什么了。”

    他说完,有感这为真的,随后右手拍脑门道:“蓉蓉,你不会是中意了君无,呃”话没说完,立刻改口:“哈哈,当我没说,当我没说。”

    月三蓉冷冷的双眸扫过来,眸里的意思很明显表示:再说下去,我用月寒术。

    秦一琯等人在后面,愣是找不到插话的理由,直到稽天涯摆显完后,才与沧桑楼的诸人,在底下笑的找不到北。

    月三蓉也没有去理会,看向台上,两人已经动了。

    君义奥易泷剑运天鉴术,辅独孤奉君决,剑起如游龙惊鸿现,剑落如流星转眼无痕,对上稽天峻,快不及眼连番重击重压,毫无让人停歇的余地。

    稽天峻手起帆刀,大刀阔斧的运转玄渊心决,一会如大浪涛天卷起千重浪;一会如平地无波暗带波涛汹涌,变化无常防不胜防。

    两人交手,就知遇上知音。

    君义奥于稽天涯在沧桑楼对过,那时的自己不知礼数,冒犯了商蓉,与某人穿鞋,被稽天涯按在地上,揍过一场,对玄渊心决也算有了解。

    他对上稽天峻,才知稽天涯的玄渊心决比之其兄,差了许多;不过稽天涯的长项,并非专一而为混杂,两人不可相提并论。他大哥使用玄渊心决的招式,每招每式都带有玄渊深水的,难测难定,变中藏机巧,巧转动乾坤。

    君义奥明白不拼出真正的实力,独孤奉君氏的老脸当真会丢尽。

    君玄离都还败在他手上呢?

    君义奥对战数百招之后,分开道:“稽大公子小心,在下要使决招了。”说话时,还是大大咧咧,然而双眼却深邃无比。

    稽天峻咽下有口说不出的话,道:“哼,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与我相对了。”

    “哈,好说了”他手持易泷,剑尖回旋笼入左肩与人齐,道:“注意来。”说完话,竟有身先挑帆刀,手往前,出天鉴术,以快打变,诱敌机先,使人轻慢。

    月三蓉在台下,见他使的招式,不自觉的往前踏了步。

    稽天涯将人拉住道:“蓉蓉,这为比赛。”

    月三蓉才回神,点头。

    稽天涯才道:“君无悔会轻敌就不是他了,你别担心。”

    月三蓉开口:“他并非轻敌,而为速战速决。”

    稽天涯道:“蓉蓉,你怎么知道?”

    “不出一刻”月三蓉收回心神,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为与那人相交的一言一语,飞扬的、跳脱的、深邃的、鲜衣怒马的影如走马观灯道:“你大哥心乱了,并非对手。”

    稽天涯看台上,君义奥双手已经出现血迹,显然为玄渊心决辅帆刀所伤,人也处在劣势,为什么蓉蓉会说自己的大哥会落败?

    他等了一刻间,结局果真如月三蓉所说。

    君义奥以退为过,节节败退,最后关头反败为胜,将稽天峻一剑轰下台。

    他看怪物般的,看着月三蓉,意图要人给出解释。

    “君公子的天鉴术可以回逆本源。”月三蓉回忆沧桑楼的那人打坏角楼,自己擒人去紫竹居见叔父、兄长之时,那人轻易的让,中了黑恶之气的门生,魂从控制那头归来的一面道:“玄渊心决变化无常,他已经熟悉,自然不会再度留手。”

    稽天涯正视,玄渊心决整个稽仲府,就只有大哥修炼的,可以得到爷爷稽仲同的赏识,却轻易的败给君无悔,君无悔的实力,去到哪里?

    月三蓉有感好友神色,略思索道:“君公子的修为很高强,你若对上需小心。”

    <br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玩家凶猛〕〔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三寸人间〕〔当医生开了外挂〕〔原来我是修仙大佬〕〔当维修工的日子〕〔都市之最强狂兵陈〕〔黎明之剑〕〔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的一天有48小时〕〔逆天废柴:邪君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