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初婚有刺芭了芭蕉〕〔海贼之随机重生〕〔量劫之主〕〔燃烧吧捕蝇草〕〔宿管阿姨〕〔苍源古陆〕〔我有一片墓地〕〔随身饲养小世界〕〔狂犬修真〕〔山上有道〕〔修仙界神豪〕〔三国琦公子〕〔记忆兑换商〕〔超频全人类〕〔开局十连抽然后无〕〔度恶〕〔无上帝道〕〔在你心里撒个野〕〔快穿:这个女配很〕〔男主总想叼我回窝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承运而生 第二十六章 星辰命运和自我坦白
    “古人信奉人得命运如星辰轨迹一样。一个人出生,他的命运就和某颗天上的星宿相关联了。星辰轨迹的变数也操控着人的命运的变数。很多古代的贤者对此深信不疑,先秦时代甘德、邹衍就是先行者。他们在天文和人的阴阳五行方面有着独特的理解和创造。你看过《三国演义》吧?小说中的诸葛亮也算是一个,其中有一段:是夜,孔明令人扶出,仰观北斗,遥指一星曰:‘此吾之将星也。’众视之,见其色昏暗,摇摇欲坠。后来又有一段:司马懿夜观天文,见一大星,赤色,光芒有角,自东北方流于西南方,坠于蜀营内,三投再起,隐隐有声。懿惊喜曰:‘孔明死矣!’,由此可见,人的命运是一开始就有了运行的轨迹……”

    “又胡扯,赶紧老实交代。”葛兰见惯了吴子义的胡说八大,直接就上手了,谁爱听谁听,我只要结果。

    吴子义肩膀上挨了几下,打得轻飘飘的,但是不能辜负她这时候娇嗔的心情,于是说道:“在我高三第一学期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夜观星象,发现我的星辰轨迹出现了巨大的变化,第二天又为了制止一场价值上千万的经济血案,我决定买20元的彩票,后来的结果果然印证了星象和人生轨迹密切相连的五行阴阳和天命星宿的理论。”

    “说人话。”

    “我中了大奖,税后627万。”

    “么得?”葛兰瞪大了眼睛,额上青筋条条绽出,“你特么……”然后不说话了。

    她的脸正对着吴子义展示出来的手机屏幕,那屏幕上清楚的显示了建行卡的余额:3287616.33元。

    很认真的数了两遍,猛然的就抱住吴子义,在他脸上使劲的啃了两口,然后一脸笑得有些呆滞:“你包养我算了,我不上班了。”

    “不对啊,不是627万吗?怎么只有三百二十多万了?你包养了谁啦?”

    女人其实都不蠢,只不过有时候装得蠢萌一些,以维持可爱的小女孩形象而已。

    “在梅子湖那边的丹溪庄园买了一套房,三室两厅,16号楼21层a单元,共137.8平米,这是钥匙。”吴子义从腰间下了钥匙扣,举起一串钥匙,发出清脆的叮咚的声音。

    葛兰的呼吸都有些紧迫了。

    “因为挨着湘南大学比较近,所以我想就在那里买房可能会更方便一点,我不想住校,我对住校没有什么期待,而且说不定以后我也就会常住星沙。”

    “你特么……”

    葛兰嘴里憋出这样一句。

    “还买了两个车位,并且我正在考驾照,如果拿到驾照,我会买一辆车,目前看好的一辆是凯迪拉克xt5,一辆是沃尔沃的xc60,但是我更倾向于xt5,虽然设计偏向于三十到五十岁之间的成熟男人,但是我喜欢更舒适一点的。”

    吴子义说了半天,葛兰没有回应。

    定定的仰着头看着吴子义,眼眶里都有经营的泪花了。

    这女人怎么啦?

    “兰姐……我没想瞒你,就是等一切安排妥当了,然后告诉你……”吴子义伸出手,想要摸摸葛兰的脸,葛兰居然没有躲闪。

    感觉到了脸上的冰凉。

    “小混蛋,大骗子……”葛兰忽然就疯狂的捶打吴子义的手,“说,你既然那么有钱了,为什么还要接我的银行卡,要知道那是我的嫁妆本,你个小混蛋,小骗子,银行卡还我……”

    葛兰忽然就哭了,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有个老太太隔得不远,看着他们,犹犹豫豫的,终于走上前来,对着吴子义说道:“伢子嘢,女孩子要让一让,男子汉心胸要大一点……”

    “我知道了,一定听话。”吴子义对老太太笑。

    老太太又疑惑的看了看吴子义他们,一边离开,一边说:“让着点啊,别动手。”

    等老太太离开了,葛兰忍不住就噗嗤一笑,也不哭了,伸出手,摆在吴子义的面前:“卡还我。黑良心的,这么有钱了,还想吞我的老公本。”

    吴子义一巴掌将葛兰的手打下去:“不还,放这里存着,等你嫁人的时候,当做是嫁妆。”

    “反了你,我要现钱。”

    “那就当成是房租的押金吧。”吴子义笑,“等房子装修好了,你和我住新房子,给你一个房间。”

    葛兰就将手放下来,笑嘻嘻的:“这是要金屋藏娇?”

    “不是,雇个不要钱的保姆。洗衣做饭搞卫生你得全包了。”

    “得了吧,我才不去给你当保姆,我一个人住这里自由自在。”葛兰就哼了一句,很傲娇的昂起头,白皙修长的脖子展露出来,让吴子义忍不住想要去摸一下。

    “不准动,小s胚。”

    葛兰还是有些得意的。

    “很严肃的问你一个问题,你和名玉霞是什么关系?”葛兰收起嬉皮笑脸,瞪着眼问吴子义,“你也不缺钱了,不会是因为钱才和那个老女人混在一起的吧?你喜欢老阿姨啊?”

    “驾校的同学,一起吃个饭。”吴子义还是伸手摸了一下葛兰的头发。

    葛兰的个头比吴子义矮,很容易就被吴子义来一个摸头杀。让葛兰使劲摆头,想要摆脱吴子义的魔手,但是没有成功。

    被吴子义捋顺毛的摸了几把,葛兰认命了,嘴巴一鼓一鼓的,表示自己很生气了。

    “真不和我一起住?”吴子义再问了一句。

    葛兰就没好气的说道:“行啊,和你一起住可以啊,那你把姐娶了吧,反正姐现在还没人要,便宜你好了。”

    吴子义一听,也觉得有些不妥,就不再提这个问题了。

    说实话,葛兰还真是有些心动,和吴子义住一起,起码自己不用做饭,因为吴子义做饭非常非常好吃,洗衣拖地也不用啊,肯定有洗衣机啊,还有扫地机器人啊,用得着自己吗?

    “要真是我亲弟弟就好了。”

    葛兰就不禁想着,瞟了一眼吴子义,感觉这男生又变得成熟了一些,心跳有些蹦蹦的,叹气,唉,要是自己未来的男朋友也这么帅就好了,还这么有钱。

    有房有车还有存款。

    星沙市好地段137平米的房子,在葛兰眼中就是豪宅了,300万的存款在她眼中就是巨款了,xt5在她眼中就是豪车了。

    腐败了,堕落了,我怎么能这么想?

    “一起吃个宵夜?”吴子义问。

    “行啊,吃宵夜,吃死你,今天不吃个万儿八千,不打击打击你这土豪劣绅,真真就是亏死我了。”葛兰愤愤的说着。

    地段是葛兰找的,就在她租住的小区不远的地方,有一个集中的夜市街,找了个相熟的老板,然后坐下来:“来一件啤酒,五抓牛肉串,三个鸡翅,一盘螺蛳肉。十串韭菜,给这个帅哥的。要吃什么自己点,这是我的。”

    葛兰又开始护食了。

    “行,除了韭菜,再来两个茄子,158元一份的香辣虾尾。”吴子义知道葛兰喜欢吃虾尾,但是每次都不会点,因为太贵了。

    “撑死你。”葛兰翻白眼。

    “给你的,吃个够。不够再点。”

    “那鸡翅就给你了,虾尾我吃。”葛兰就眉开眼笑。

    吃饱喝足,葛兰有些醉意了,这姑娘又喝了六瓶啤酒,其余的还是吴子义解决的。送她回小区,在小区门口,葛兰晃了晃身子,对着吴子义摆手:“回去吧,别想了,我是不会跟你走的,想趁老娘喝醉了……”

    “我走了!”吴子义觉得葛兰不会有什么事。

    嘴上虽然说走了,但是还是看着葛兰摇摇晃晃慢慢的走进了小区,这才转身离开。

    以葛兰的性子,肯定不会和吴子义住在一起,也肯定不会找吴子义要钱或者是变着法儿要东西。葛兰是个很独立有性格的人,就像她能够抵制住很多有钱人想要用钱砸她到床上的诱惑一样。

    第二天,吴子义醒过来,很有规律的健身,然后去驾校学习。

    郭教练坐在副驾驶位置,车上除了吴子义还有名玉霞和胖子胡成峰外,还有个三十多的个子很瘦,和名玉霞差不多高一米六几的男人。

    皮肤有些黑,身上总有股油腻的味道。

    “郭总——”

    油腻男人喊郭教练“郭总”,上车就一屁股坐在驾驶位,顺手给坐在副驾驶的郭教练递过去一包槟榔。

    郭教练接过来,也不说一声谢谢,拿出一个,放嘴里嚼,也没有将那包槟榔还回去。

    “走,起步,出门,跑以前练车的路线。”

    油腻男就咧开嘴嘿嘿的笑:“听郭总的命令。”油腻还阿谀。

    系安全带,打转向灯,挂一档,看两边和后视镜,松离合,走起。起步算是比较稳当的。车缓缓的驶出了驾校大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河远阔语轻轻〕〔我能修炼一亿次〕〔我有无敌升级系统〕〔王军马婷〕〔大奉打更人〕〔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超凡大卫〕〔家的味道〕〔伏天氏〕〔宠婚蜜爱:宁先生〕〔第一序列〕〔一言不合修罗场[快〕〔魔王不必被打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