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吴峥〕〔总裁夫人很逍遥江〕〔靳封臣与江瑟瑟小〕〔江瑟瑟靳封臣全文〕〔总裁私宠妻江瑟瑟〕〔萌宝找上门:妈咪〕〔江瑟瑟靳封臣全文〕〔总裁私宠妻〕〔天降萌宝:总裁,〕〔甜婚入骨江瑟瑟免〕〔王妃是个交换生〕〔范建明李倩倩全文〕〔王者归来范建明〕〔王者归来范建明李〕〔王者归来范建明〕〔叶辰萧初然免费章〕〔上门龙婿免费全文〕〔上门龙婿叶辰下载〕〔龙婿当道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承运而生 第六十七章 互撕闺蜜和厨房男人
    . ,最快更新承运而生最新章节!

    闺蜜这个词有时候可以和口蜜腹剑、貌合神离、虚情假意等相提并论。有时候可以和宁拆十座庙,要毁一桩亲划个等号。但是也有可以和情投意合、祸福同担、互帮互助、倾诉衷肠、心灵鸡汤等词相关联。

    所以闺蜜这个词的复杂程度远超了同学、朋友、爱人等关键性的表明亲密关系的词汇。也可以说闺蜜这个词是为了表达世界上最为复杂关系而创立的。这个词不限男女。只不过需要在闺蜜前面标明个性别就可以了——男闺蜜、女闺蜜。

    贺佳是葛兰的闺蜜。

    和有钱又有闲的女人做闺蜜,真心累。

    就像是一阵风一样,不到十五分钟,贺佳就到了,一边进门一边打电话:“我已经到了,你还不上来吗?赶紧的,就差你了。上班?上班哪有看帅哥有味道?这不是要下班了吗?赶紧的。在哪里?我说了半天,你居然不知道是吧?小义义这里,搬新家了。你不看朋友圈?熊大无眼的女人。”

    挂了电话,贺佳也不穿拖鞋,赤着脚就跳进来了。张开手臂,对着迎过来的葛兰“啊啊啊”的乱叫,两人还笑着抱成一团。

    两个女人有什么好抱的。

    拼熊熊吗?

    吴子义从厨房出来,和贺佳打招呼。

    “哇——穿着围裙的样子都这么帅。”贺佳夸张的一只手捂住嘴巴,一只手就要往吴子义身上摸,被葛兰一把扯住了。

    “别乱摸。”葛兰不悦。

    “我摸了又咋地?”贺佳故意的伸手,非在吴子义的手臂上掐了一把。

    “啪”一声,没摸到,被吴子义一巴掌拍下来。贺佳是不是该被教育教育了?动作的尺度越来越大了啊,女人有钱太闲,很容易滋生出有害病菌,危害思想健康,变得油腻嘴花。

    葛兰撇嘴:“私人物品,不得随意触摸。”

    “你们同居啦?”贺佳眼睛在吴子义身上乱转。

    “你才同居呢!”葛兰骂,下不来脸,再怎么开玩笑,这个她还是没胆子说的。

    “那我愿意啊,小义义,你愿不愿意啊?以后我住你这里,你就来个金屋藏娇。”贺佳敢说,还敢动手,又拿手指头去戳吴子义的胸。

    “啪”被葛兰打掉伸出来的魔爪,吩咐吴子义,“去做饭,别杵这里,看见女人挪不开步。”

    贺佳笑得花枝乱颤,这女人的笑点真低。

    吴子义也笑了笑,回头对贺佳说:“用一座城市来形容你。”

    “那座城市?”贺佳很感兴趣。

    “昆明!”

    吴子义说完就走进了厨房,开始做菜。

    “多做两个菜,我叫了霞姐过来了。”贺佳高声对着厨房喊,又扭过头看着葛兰,面露疑惑的说道,“为什么我是用昆明来形容?我很好看吗?还是长得很漂亮?昆明啊,嘿嘿,四季如春,我就觉得小义义的眼光不错。”

    葛兰面露古怪,然后看了看厨房,笑嘻嘻的过来拍了一下贺佳的臀,压低声音说道:“你没看电视吗?电视广告啥的?”

    “我看电视干嘛?我还看东瀛片呢,多久没看那玩意儿了?这和广告什么关系?”贺佳也神神秘秘的附过身,对葛兰说,“你告诉我,我奖励你。”

    “昆明,一座叫春的城市。”

    “呸——”

    贺佳就一口呸了出来,伸出手就抓葛兰的大熊熊,被葛兰拦住了,两个女人闹成一团,你想抓我的,我想抓你的,又各自伸一只手捂住,不敢松开,腰里摸一把,屁股掐一把,笑闹着一同倒在了沙发上。

    贺佳还拿白嫩的脚掌撑住葛兰的大长腿。

    两个女人已经绞成一团,笑得喘不过气来。

    “我现在真的怀疑你这个便宜弟弟是不是真的才19岁,怎么调戏起女人来,这么熟练老道?我都能找了他的道儿,厉害啊。”

    贺佳松开手问。

    “是我老公,别扯关系。”

    “呸,真是马不知脸长,你这老女人,怎么配得上小鲜肉?我还差不多,老公老公,你俩睡了?”

    贺佳马上就反击,顺便理了一下凌乱的头发。

    微微的汗在锁骨上浸出,,凌乱的头发理了理,显得顺从了点,“云鬓乱,未忺整”,倒是一种如实的写照了,更显得窈窕曲线的身材,正可谓是“杨柳腰,无物比妖娆”。

    葛兰就禁不住“啧啧”的咋舌,两手又忍不住要去摸,被贺佳一把打掉。

    打掉之后,又去摸,再次被贺佳不耐烦的打掉,“呸”道:“你怎么不向厨房里的小鲜肉下手啊,找我干嘛?我给你找根黄瓜吧!”

    “滚——谁稀罕!”

    葛兰呵斥一声,从沙发上爬起来,没防着被贺佳从后面拍了一击圆磨盘,回头嗔视一眼:“别烦我!”就朝着厨房走去。

    贺佳也屁颠屁颠的赶过去。

    吴子义正在做剁椒田螺。剁椒是吴子义自己制作的那种,很浓郁的香味和辛辣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即便是有抽油烟机,还是有点儿味道飘了出来。

    “我喜欢,够辣!”葛兰就忍不住流口水,看着吴子义做菜的熟练的动作,她居然有些幸福感在胸腔中流转。

    “小义义!”

    “嗯!”

    “小义义!”

    “嗯!”

    “小义义!”

    “嗯呢!乖呢,听话,去客厅玩会儿,马上做好。”

    吴子义很愿意配合葛兰,太熟了,任何玩笑似乎都在刻意承受的范围之内,毕竟多年来都是这样开着玩笑过来的,吴子义心里很敬重葛兰,对她的任何口花花的话都能够包容和理解,毕竟一个单身久了的女人,骚话多一点完全是正常操作,就像是贺佳一样。

    不一定非得男女之间发生点什么,但是看到好的、帅的,就忍不住会说几句撩骚的话,做点暧昧的动作,来保持自己对男人的兴趣。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失去了x生活的老头会喜欢盯着年轻的妹子看,主要是为了保持对女性的一种兴趣,以提示自己还是个带把的男人,从而对生活再抱着一点点的兴趣,对生命还有点点挂念,因此坚强的活下去,活到九十岁。

    “呸,要不要这么肉麻?喊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贺佳受不了了,歪歪扭扭的跑到了客厅里,歪在沙发上,给名玉霞发信息。

    “快来,霞姐,还不来你的墙角要被撬了。有人在撩骚!”

    名玉霞没有回复,估计在路上了。

    “狗男女!”

    贺佳呸了一声,继续歪着玩手机。让那对狗男女去见鬼去,她又怕在吴子义那吃亏,难道要连续三次在同一个人身上吃亏?自己又不是个大傻子。

    “小义义!”

    葛兰乐此不疲,一声比一声更加的腻人。还主动的去贴吴子义的后背。

    “菜好了。”吴子义起锅,将菜盛进了盘子里,转过身,将盘子高高的举起来,不至于碰到葛兰贴过来的身体。

    “煞风景!”葛兰气掐他的腰。

    腰部的肉掐不住,腰力不错,还没有赘肉。只得伸出手,将那盘螺蛳肉接过来,闻了闻,香气扑鼻,忍不住就伸出手指头,捏起了两粒,丢进嘴里,果然是极好的。

    辣味在嘴里炸开,螺蛳肉绵软有嚼劲,却又带着松软的口感,不紧耐嚼,还不塞牙缝。还有点儿酒香味儿飘出来。

    “好吃,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葛兰端着螺蛳肉跑到了餐厅里,再次伸出手抓了两粒丢进嘴里。

    听到葛兰的大呼小叫,贺佳也跑过来,学着葛兰的样子,用手抓了就丢进嘴里,也不嫌弃刚才两人互抓熊熊之后还没有洗手呢。

    “好了!停,再吃最后一次。”葛兰抓了两粒,扔进嘴里,然后果断的制止了贺佳也伸过来的手。

    贺佳不满,但是看到葛兰坚定护食的表情,表示妥协了。她将一根修长的手指头含进嘴里,吮吸了几下,恋恋不舍的瞅了一眼,转身去厨房。

    “小义义,缺不缺一个暖被窝的,管三顿饭就成。”

    贺佳斜倚着厨房的门口,一只手往上举,搭着门框,对着吴子义满目含春,下巴一扬,腻声腻气的说道。

    吴子义端着菜碗从她旁边经过,回厨房的时候,摸了摸贺佳的头:“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红粉骷髅,白骨皮肉,所有的搔首弄姿,都只不过是因为成了精的雌性山货看到了唐僧的模样。只有去伪存真,才是生活的真谛,女施主,回头是岸。”

    “我——”贺佳收了妖相,说好的不招惹吴子义的,真是记吃不记打,又吃亏了吧,大傻子。

    “滚,有老娘在,你这蜘蛛精还想吃唐僧肉不成?”

    葛兰一把将贺佳扯住,拖到了客厅里,开始上下其手。

    不多时,吴子义将菜做好了,餐桌上已经是六菜一汤,色香味俱全。为了避免菜可能会冷,桌子通了电,开了保温。并且用一个瓷碗从上面罩住盘子,保住水分不流失。

    解掉了围裙,吴子义洗手,来到客厅。

    “给霞姐打电话,看她什么时候到。”吴子义对贺佳说。

    霞姐是贺佳邀来的,当然得贺佳打电话问了。

    贺佳正要拨号,就听到门铃“叮咚”的声音,不用说是名玉霞到了。贺佳就跳过去,打开门,一个人影就“呼”的跳起来,张开双臂,抱住了她,两条腿还紧紧的夹住她的大长腿不松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山河远阔语轻轻〕〔我能修炼一亿次〕〔我有无敌升级系统〕〔王军马婷〕〔大奉打更人〕〔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超凡大卫〕〔家的味道〕〔伏天氏〕〔宠婚蜜爱:宁先生〕〔第一序列〕〔魔王不必被打倒〕〔一言不合修罗场[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