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品强者〕〔美漫丧钟〕〔婚婚欲碎:前夫,〕〔上门神豪〕〔余生只对你情有独〕〔校草居然是你前男〕〔直播快穿之打脸成〕〔这爱妃有毒〕〔卿本天命〕〔我有一个聚宝盆〕〔苏酒娘〕〔家有悍妻怎么破〕〔小小房子大大爱〕〔九八年暖又甜〕〔第一好婿〕〔妻命难为〕〔九品相婿〕〔三分月色七分甜〕〔重生农女巧种田〕〔都市最强仙尊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我为帝 第二十四章 妃雪阁危(求订阅!)
    “一蛇吞象,厥大何如,郭开贪婪,并不奇怪。”

    顾承捧着一卷竹简:“欲速则不达,既要燕赵攻伐,坐收渔利,自然要耐心些!”

    如今已过十日,他们仍在使馆,没有得到赵王召见,甘罗第三次拜访完郭开,脸色已是十分难看。

    因为郭开要三千金。

    毫无疑问,这是狮子大开口,仗着赵王宠爱,郭开坐地起价,反正真的惹怒了秦国,也有李牧等将军去抵挡,他还能做出忠心报国状,何乐而不为?

    这是真人,眼中只有利益,哪怕再是三寸不烂之舌,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也是无用。

    “唉!”

    甘罗叹了口气,他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上卿之位在招手,相比起潇洒的顾承和沉冷的盖聂,他自然淡定不了,七国局势变幻莫测,若不能速速拿下此局,恐有变数。

    “难道相国大人付不起三千金?”

    顾承放下竹简,问道。

    这个年代,金不一定指黄金,却也不是后世以为的青铜代金,而是要加以区分。

    普通百姓使用的“金”,其实就是青铜,青铜作为金属治铸史上最早的合金,埋在土里后颜色因氧化而变得青灰,才有此称,真正的铜锡合金,看上去是亮黄色的,与黄金类似。

    当然,贵族之间交换的又不同,那是真的黄金,所以千斤黄金,与万户之邑和百里之地并举,否则一千斤青铜去换百里之地?怕不是做梦!

    如今郭开要的,自然就是实打实的三千黄金,他只在赵王耳边吹吹枕旁风,就如此获利,当真是好大的胃口。

    “相国大人门客三千,开支甚巨,此次使赵,我只带了一千金。”

    甘罗苦笑。

    吕不韦乃是富商出身,奇货可居,当年为了投资嬴异人,花费何止万金,成为秦相后,他明面上收拢门客,暗地里又组建罗网组织,这些可都是要花钱的。

    此次出使赵国,讲的明白些,就是来空手套白狼的,秦不出一兵一卒,从燕赵两国获得城池,吕不韦给甘罗一千金,已是看重,三千金是真的没有……

    “呵!我给你出个主意如何?”

    顾承笑笑。

    “请公子指点!”

    甘罗目光微微闪烁,立刻拱手道。

    啪!啪!

    顾承拍了拍手,赵高瘦削的身影从堂后转出,托着三枚玉牌,皆是三晋铲形币为形,以良玉制成,上面绘以不同的纹饰。

    “这枚令牌,属于四岳赌场!”

    顾承拿过第一枚金纹玉牌,淡淡地道:“作为整个邯郸最大的赌场,日进斗金,你觉得它的主人会是谁?”

    甘罗眉头一扬:“如今赵国第一宠臣,就是郭开,莫非……”

    “不错!”

    顾承道:“四岳赌场正是郭开的产业,每月的收入有一半充入赵王的金库。”

    甘罗恍然。

    果然能成为第一宠臣的,就不是单纯的弄臣,郭开这人生财有道,更知道王上骄奢淫逸,特意献上黄金,赵王岂能不喜?

    顾承又取过第二枚带着胭脂气息的玉牌:“这是醉梦楼,邯郸最大的女闾(lu)之地,背后的主人是将军乐乘。”

    两个少年谈论烟花之地,不免有些怪异,但甘罗丝毫不以为意,眼中浮现出深思:“这么,乐乘上位,果然是郭开在背后使力?”

    乐乘本是燕国将领,为人极擅见风使舵,在一次败阵后,被赵军俘虏,直接投靠赵国,上一代赵王封为武襄君,示意恩典,却没有重用。

    谁料如今的赵王登基后,干的第一件荒唐事,就是用乐乘代替廉颇掌兵。

    廉颇也是战国四大名将之一,一生征战四方,为赵国立下无数汗马功劳,结果被一个降将取代,一怒之下攻打乐乘,乐乘败走,而廉颇也知道不容于当今的赵王,便流亡到了魏国。

    这其中就有一个疑问,是谁动赵王命乐乘取代廉颇?

    罗网组织的情报,推测是郭开,如今看来是实锤了。

    因为如果乐乘没有与郭开沆瀣一气,如醉梦楼这样的销金窟,郭开早就自己拿下,轮不到旁人。

    推举乐乘上位,也是郭开掌握军中势力的第一步,可惜廉颇去了,还有李牧,否则赵国给折腾折腾,不用秦国攻打就快亡国了。

    “公子方才,一蛇吞象,厥大何如,想来郭开是人心不足,蛇欲吞象了。”

    甘罗目光望向最后一枚玉牌:“这第三块肥肉,郭开惦记很久了吧!”

    “赵国乐舞举世无双,而最顶尖的舞姬,都出自于妃雪阁!”

    顾承颔首道:“无论是影响力,还是贵族赏赐,四岳赌场和醉梦楼加起来,都不足妃雪阁一半!”

    有个成语叫做邯郸学步,其实这个“步”并不是走路的姿势,而是舞步。

    赵国流行一种踮屣(xi)舞步,就是点着脚尖跳舞,姿态非常优美,难度也极高,所以有燕国少年邯郸学步,未得精髓,沦为七国笑谈之。

    “妃雪阁我亦有所耳闻,但如今郭开和乐乘虽不至于权倾朝野,以赵王对他们的信任,在邯郸城内也足以横行了,这妃雪阁遭受两人觊觎,却还能安然无恙,背后又有什么来头?”

    甘罗露出请教之色。

    顾承看向赵高,赵高道:“禀大人,妃雪阁是信陵君所建。”

    “什么!”

    甘罗目现动容。

    信陵君魏无忌,是战国四公子中能力最强的一位。

    长平一战中,赵军全军覆没,天下震动,其他五国深感唇亡齿寒,都欲派兵救援,但白起杀得太凶,他们又心惊胆战,生怕没救下赵国,还让秦国把下一个目标瞄准他们。

    当时距离最近的魏王就被秦王虚言恫吓,心胆俱寒,命令援军按兵不动,信陵君见形势不对,当机立断窃得兵符,又使力士杀了将军,控制了军队,在邯郸城下大破秦军。

    这一战使信陵君成天下景仰之人,不过锋芒毕露,也大大触怒了魏王,有家归不得,在赵国逗留了十数年,直到平原君死,才回到魏国去。

    “不愧是信陵君,即便是寄居邯郸,也能置办下这关键的产业,这些年送往各国的舞姬,恐怕都成了他的耳目,好手段!”

    甘罗抚掌赞叹,旋即摇头道:“可惜如今的信陵君,自身难保了。”

    信陵君确实是秦国的心腹大患,这些年秦连攻三晋,每每遭遇挫折,都与信陵君相关,为了针对此人,尉缭便派客持重金游魏王身边的近臣,再命使臣入魏,恭贺新的魏王登基。

    魏王大怒,他正春秋鼎盛呢,哪有什么新的魏王,使臣便接到信报,是信陵君魏无忌要登基做王了,原来是误会……

    这种再拙劣不过的挑唆,却由于信陵君本人功高震主,再加上身边人极尽谗言,使得魏王心中的刺越来越深,开始防备打压,如今信陵君不再上朝,每日沉迷酒色,离死不远了。

    自毁城墙的事情,每个国家都在做,连秦都杀了白起,还指望那些远比秦昭襄王昏庸的君王,能有最理智的判断?

    “信陵君一倒,妃雪阁危矣,公子之意,我已知晓!”

    甘罗起身,拱手一礼,刚要去解决那三千金的来源,就听顾承淡淡地道:“你不知!”

    “嗯?”

    甘罗脸色微变,迎向顾承的双目:“病虎威犹在,信陵君虽已失势,却也不会容许郭开乐乘这等人,随便拿捏他的手下,妃雪阁还能延续,不过是换个地方罢了!”

    甘罗不解:“赵国容不下她们,也无法回到楚国,这群舞姬还能去哪里?”

    “眼见为实!”

    顾承招了招手,赵高退下去安排马车:“我已在妃雪阁定下席位,走吧,去欣赏一番名动天下的赵舞!”

    甘罗深吸一口气:“久闻赵舞倾城,我拭目以待!”

    ……

    ……

    与此同时,妃雪阁外。

    焰灵姬带着身躯变得更加魁梧,肌肉下蕴含着爆炸力量的无双鬼,仰首看向这富丽堂皇的楼阁,扭着柔媚的腰肢,走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的味道〕〔倾世女帝〕〔山海意难平〕〔副本掌控者〕〔九星毒奶〕〔诡秘之主〕〔绝对一番〕〔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修真聊天群〕〔傲世仙尊〕〔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真没想出名啊〕〔赘婿当道〕〔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第九守秘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