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品强者〕〔美漫丧钟〕〔婚婚欲碎:前夫,〕〔上门神豪〕〔余生只对你情有独〕〔校草居然是你前男〕〔直播快穿之打脸成〕〔这爱妃有毒〕〔卿本天命〕〔我有一个聚宝盆〕〔苏酒娘〕〔家有悍妻怎么破〕〔小小房子大大爱〕〔九八年暖又甜〕〔第一好婿〕〔妻命难为〕〔九品相婿〕〔三分月色七分甜〕〔重生农女巧种田〕〔都市最强仙尊
泉州乐说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我为帝 第三十二章 炼制神器(求订阅!)
    </h1>

    “没想到,吾的传承,开启者竟是人族之魂的妖皇!”

    水波荡漾,顾承来到了传承的核心,放眼望去,这里仿佛是无垠的星空,周天三百六十五枚星辰环绕。

    一道承载天地,伟岸无边的身影,缓缓转过身来。

    “既成妖皇,当为妖族未来规划谋利!”

    感到广大无边,浩瀚无际的威压当头涌来,顾承不慌不忙,双目迎了上去。

    东皇太一已死,留在这里的,是其寄托在东皇钟内的一道神念,在适当的时刻爆发。

    东皇修为太强,即便是一道神念,也足以令混元道祖如临大敌。

    顾承若是本体在此,还有一战之力,妖皇分身的话,无疑是没有反抗机会的。

    不过对妖族,他确实问心无愧。

    虽然利用十方妖众、四大妖神,为人族破局,但开妖界,兴妖族,鸿蒙大世界的妖族能有如今的生存环境,他居功至伟。换成东君和陆压治理,恐怕早就成为冲击混元的资粮,死活不论了。

    当然,妖的观念,和人向来是大相径庭的。

    在妖看来理所当然的事情,却是大大违背人族的道德观。

    同理,把人类的观念强行套在妖的身上,也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

    那叫人妖不分,是非颠倒~

    所以这一刻,顾承的心态十分平和。

    东皇太一的传承,确实够诱惑,但巨大的福缘往往伴随着最凶险的危机,如果东皇太一的神念真要下手,那也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传承核心安静下来。

    东皇与顾承对视,半响后,却说出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吾终明女娲之意。”

    顾承目光一闪,刚要发问,东皇颔首道:“你可得吾之传承,莫忘本心便好!”

    愿意说的终究会说,不愿意说的也强求不得,顾承行了一礼,就见东皇伸手一招,东皇钟飞至,悬于他的头顶:“吾予你的传承,是神器炼制之法。”

    顾承露出喜色。

    说句并不夸张的话,到达他这种境界,即便是混元道祖,在修行上也没有什么可以指点之处了。

    明白的都明白,参悟不透的,绝不是点拨能够解决。

    而如东皇的核心功法,对应的是太之大道,哪怕毫无保留地传授给顾承,也只是多一些参考。

    顾承现阶段最需要的,第一是一方大世界本源的全力支持,这点落在山河社稷印上;第二是冲击混元的经验,这点落在西王母与后土身上;第三则是那登堂入室,又未能完全圆满的时之大道。

    现在东皇倒是给出了第四点。

    炼制神器。

    这确实是一个先前忽略的思路。

    神器的炼制,其实不是道祖所特有,好比地皇书,后土娘娘炼制时并非道祖。

    人族的三皇五帝,都曾经拥有过神器,伏羲琴、神农鼎、轩辕剑,但那是气运所钟,后来为了铸就乾坤鼎,又全部降回品阶。

    由此可见,神器也分两类——

    如天皇镜、地皇书、人皇剑这类的,属于气运神器,镇压一方世界气运,一旦世界受损,品阶可能会跌落,属于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如女娲石、东皇钟这类的,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混元神器,乃混元道祖亲手炼制,即便脱离了其主人,依旧有无穷伟力。

    毫无疑问,现在东皇所传的,就是第二类神器的炼制之法。

    他的双臂缓缓抬起,东皇钟消失,无形的利刃交错虚空,纵横切割,刹那间划出三百六十五格,每一格皆囊括一枚星辰。

    星辰投影之处,又有无数先天禁制密布,或扭曲颠倒、或挪移封锁、或循环无尽、或分化衍生。

    “周天星斗大阵!混元河洛大阵!”

    顾承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这两座曾经威压天地的大阵之名。

    周天星斗大阵,对应高高在上的日月星辰,混元河洛大阵,对应厚德载物的山川地理。

    而直到这一刻,顾承才发现了这两座大阵的真正作用。

    不是镇守妖庭,是为了炼制神器东皇钟。

    东皇双手一转。

    霎那间,周天星斗银白的光辉熄灭下去,仿佛深沉夜空,又好像幽深的黑洞,散发出无形的吞噬之力,一一贯通。

    与此同时,混元河洛的大地反倒变成了晶莹剔透的色泽,好似夜空中的星辰,流转出透彻迷人的光晕。

    这种轻描淡写,逆转天地的手段,让顾承叹为观止,不过更让他在意的是,如此炼制之法,怎么越看越像是……

    果不其然,星辰大地相互生克,不动中蕴含运动,方寸中囊括宇宙,一股混元之意诞生,然后从无垠的虚空中,一道奇特的流光被吸引,灌入其内。

    嘭!

    流光刚入,东皇拂袖,两座大阵轮转,封闭天地。

    “真是一个囚笼?”

    顾承扬了扬眉。

    刚刚就觉得这像是囚笼,没想到还真是。

    这值得东皇花费如此心血捕捉的流光,必然是神器的关键。

    但很快,顾承的脸色就变了。

    因为那道流光发现上当,开始疯狂反抗,难以想象的凶猛与威压四处弥漫。

    顾承久违地感到一股恐惧。

    那种感觉,就像是尚且是凡人的他,碰到了择人而噬的老虎,生死危机与精神压力狂逼而来,让再稳定的道心也要崩溃。

    更可怕的是,这不是真的炼制神器,仅仅是重现昔日炼制东皇钟时的过程,就有如此冲击力,难以想象那真正的威胁,是何等程度?

    顾承目光闪烁,默默向后退去,直到到达能够承受的范畴,才细细观察起来,心中有了计较:“混沌魔神?”

    它与此前匹敌菩提老祖的混沌魔神骸骨,似乎同出一源,只是更加纯粹,更加强大,更加难以抵挡。

    对于顾承的反应,东皇一无所觉,驾驭周天星斗与混元河洛,将流光不断镇压炼化,在漫长的争斗中,流光的反抗越来越微弱,最终散开,转化为一抹灿烂夺目的紫光。

    顾承一怔:“鸿蒙紫气?”

    “不错,这就是鸿蒙紫气,混沌魔神元神所化,同样的,三千大道也是由它而来!”

    东皇目光这才转来,一字一句地道:“你明白了么?每一尊道祖,每一件神器,都是一座囚禁混沌魔神的牢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家的味道〕〔倾世女帝〕〔山海意难平〕〔副本掌控者〕〔九星毒奶〕〔诡秘之主〕〔绝对一番〕〔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修真聊天群〕〔傲世仙尊〕〔海贼之日日果实〕〔我真没想出名啊〕〔赘婿当道〕〔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第九守秘局
  sitemap